三言两语谈技术是否要列入浙江的高考

作者:未知 来源:本站原创 发布时间:2019年04月17日 点击数:

2019年4月16日,我看到了一份“挺有预设味”的高考改革调查表,第一个问题是“技术学科”要不要列入浙江的选考。从这个预设的问题可以发现,问卷制定者本身已经对“技术学科有偏见”,在浙江的“7选3”中,为什么不是让大家一起选“7里面哪一门可以删除?”等类似问题,而直接点出“技术”,普通人可能感知到调查者心中的那个预设情况:近几年浙江省高考改革的问题主要是由于“技术学科列入选考造成的、物理科目的动荡也是技术学科的原因……”。或许是我想多了,但我对这样的调查表真的深感失望。(本文来源:www.93edu.cn)

这是一份具有一定预设倾向的调查问卷,由此得到的调查结果也可能会与原来预设产生较强的关联性

对于“技术选考列入浙江高考”一事,做为浙江省的一个技术学科的教师,我也想对改革说几句:在改革面前,真正拥护的人的可能不一定表达意见,所以有时支持改革的人成为了“形式上的少数”;一项没有阻力、没有缺陷的改革是不存在的;面对改革只片面的听取部分被改革者(学校和老师)的意见而一味的求退缩,那还要我们做什么改革。让我们回想前几十年的国企转制改革,一大片“4050”的国企员工为了维护自己的利益,成了改革的制约因素,但我们的国家没有退缩。

总是能立于中国改革前沿的浙江,这么点小难题、这么点部分学校管理者为了日常的学校管理而发出来的意见,相信并不能真的代表“改革的最本质精神”,我觉得我们的技术学科教师要对我们的改革者有信心。

以下,是我对技术学科的在现阶段的一些初浅认识(本文来源:www.93edu.cn)

 1.牢记改革初心是我们思考改革杂音的关键:近几年,对浙江改革的杂音多数来自浙江以外的高校管理者、浙江省内的各级学校管理者。本次改革的初心是让学生有更多的选择权。不管多少种课程选择的组合,学生的最终考试选择都是“3”,如果我们的教育管理和实施者能认清这个本质,牢记改革初心,我们就不会对“多出来的技术学科心生异感”。从本质上来说,多一门被选择的高考课或少一门被选择的课,它都没有增加任何学生负担(因为最终考试科目一样),如果学校管理者少一点“替学生着想”的心思,少一点谋划自己学校的所谓“一段线、名校上线数”等思想,学生最终要学的科目还是一样,最终当做高考的科目还是一样,哪一点体现了“增加负担?”;如果说一定有的话,那也是改革初期对学校师生的调整阶段会产生一定的冲击,但这段时间已经挺过去了,为什么我们还要退缩?现实的教学中,部分学校、部分学生是感受到了负担的加重,但我个人认为,这里的主要原因是上级管理部门、各个学校在改革中,还用旧的思路管理学校,还用旧的考核机制评价学校、评价老师、评价学生。而各个大学为了“表面录取分数的高低排名”,在专业的录取上,缺少对高中学科的“针对性限制”,好的专业应该有对应“选考学科的限制”,就象一个队伍需要管理一样,梦想着让排队的人自我管理,那是不现实的。如果各高校对来自浙江的学生与其它省份的学生进行统一排班教学,教学者和学生都会不适应,因为浙江的学生只占了全国的很小一部分,这很正常,这也是改革初期的正常问题,而把这种问题放大则是“管理惰性”导致的结果。如果我们能坚守改革初心,剩下的只是考虑如何克服前期的困难,迈出改革前期的一小步,很难但很有必要。

 2.浙江省实施数字化转型离不开教育中的技术学科:2019年让我感受最深的是浙江省“8+13”的政府项目,这些项目中的最大一个特点是“数字化”,数字化需要“物理和数学基础理论研究人才”,数字化也需要“技术学科的实践人才”,习近平总书记希望浙江能打造数字化政府样板,能通过“最多跑一次”改革让数字政府惠及民生。虽然国内还没有其它省份把技术学科列入高考,这让多数不明真相的人士感觉技术没必要列入高考。但是,在浙江省实施最多跑一次改革前,又有多少人能够预知浙江现在的成就,又有多少人在改革初期发出了多少的杂音。而最多跑一次的最直接应用就是“信息技术”。我们今天如果必须要讨论,那就是要围绕技术课程内容的优化和提升,而不应该是简单粗暴的“列入与不列入”。

 3.赋分制与选拨高端学生之间的矛盾问题:目前,社会上还有较多的声音质疑赋分制,我个人认为赋分制是一项非常科学合理的设置。有些朋友担心赋分会造成“原来裸分小差距的扩大化、裸分大差距的缩小化”等不公平现象。什么是公平?在合理的公开的同个规则面前,一切都是相对的公平。高考本身是面向全体考生的,尖端的考生可以有“竞赛和自主招生”等途径提供入学通道。那种希望通过有预设难度系数的高考试卷来完美区分不同学生水平的考试,显然达不到所有人的期望。所以,我们应该接受这种规则,不断去优化它,而不是去单方面的强调某门学科的重要性。没有人可以绝对证明“物理比化学重要、物理比技术重要、……”,对于一个希望读机械等理工类的学生来说,如果他想在本科毕业后马上就业,高中阶段所学的“技术学科”可能比化学和生物重要;而对于一个希望读医学等的学生来说,如果他想在本科毕业后马上就业,高中阶段所学的“化学和生物学科”可能比其它文科课程重要。因此,谁的学科地位高,也只是一种相对的分析,具体到每一个学生个体,重要性都只能让学生自己来选择。教育主管部门、学校管理者、老师、家长等都只有建议权……

 4.技术学科是理论联系实际的一种代表性学科:对于浙江省内各学校,如果简单的认为“理论高于一切”,那么“理化生、政史地”学科好象真的是不错,但是历史告诉我们“理论必须联系实际”,实际的很好的代表者就是天生具有STEAM教育特性的“技术学科”,数学建模后在信息技术学科的编程中得到发展,物理学科的部分内容在通用技术的电子控制学科中得到应用落地。浙江省把技术学科列入高考,本身是对“理论联系实际的一种有益探索”,我真心不希望这种改革会被一些“纯理论教学者、唯分数论者”所阻碍。任何改革没有绝对的公平,认准改革初心,理论结合实际,做起来就对了。技术学科是一门注重科技与人文的有机融合,突出技术意识、创新思维和实践能力的培养的学科。在国际STEM教育风起云涌之际,我们需要技术学科的共同努力。

 5.承认技术学科本身的内在缺陷并积极整改:给别人议论最多的技术学科问题中,教材缺陷可能是最大的一个问题。这与技术学科的发展时间短有关,也与全国只有浙江省列入高考而教材却选用其它省份的版本有极大关系。面对问题,我们需要直面相对,但这些都好解决,我相信省内的浙大等大学教授可以引领我们省内的技术学科教师,包括浙师大的部分教授在技术学科中已经为我们提供了极大的教学帮助。

    6.调研技术学科价值的最直接对象是大学生:技术学科是否有列入高考的价值,最好的调研对象应该是已接触过“浙江选技术学生”的大学教师、原来选择技术并且已在大学就读的学生,以及等他们毕业后参加工作后的感受。虽然,目前在技术学科中出现了大量的“田忌赛马”式的竞争案例,让部分传统的高中名校在技术学科方面产生了不适,我认为这反而是好事。“鲶鱼效应”是保持教育生态健康的有效手段,阶段性的产生这种“田忌赛马”式的竞争案例是对教育生态的有效促进。教育是全体的,也不能简单的让极少数的精英专享,我个人一直认为,高端的学生应该通过学科竞赛、各大学的自主招生等获得入学途径;普适性的高考“7选3或6选3”高考是针对普通学生及少部分遗漏的高端学生。

    7.目前针对技术学科的异议的最大根源:理想的高考选考改革模型、理想的选课走班制度在实际的学校中、在学校的现有教师的储备中、在传统家长的认知中、在各大学的专业无选科限制等多重因素的制约下被无限放大,而我们的改革措施没有及时有效的打上补丁。

    8.把学考的ABC等改成P与非P也是加减法:浙江省袁省长在近期调研高考改革时,提出了加减法策略。我认为这是对目前浙江改革中现存问题的一种积极的上层决策,但是减负担与减学科无必然关系。减一门学科,如果不在教学管理上跟进相应的策略,学生的负担还是一样重,减学科,只是减少了学生的选择种类,并没有减少学生的负担,因为还是语数英+三门选考科目, 只是减少了选择种类 ,这种思路完全反映了“反对技术列入高考者潜在的管理思维,他们不是为了学生,而是为了自己的管理”。不减学科,通过改变学考成绩的认定方式(如把原来的ABCDE等认定机制改成P与非P),学生的负担也能适当减少;不减学科,通过改变选考的时间和次数,也能减轻学生的课业负担;不减学科,通过改变选考科目的知识点数量,也能减轻学生的负担;不减学科,通过对偏文专业和偏理专业的学生设置不同的选考模块,也能减轻学生的负担;不减学科,在各大学的专业中增加“选考科目”的组合,自然能优化学生高中时的选科导向,从而减轻学生的负担。

    9.改革的最大问题是目前大学招生政策还需优化:

    目前,国内部分省份的选考方案,其实是对原来文理分科的简单修改,它们最大的顾忌来源于大学里没有很好的对自己的专业进行选科限制

    本来,高考改革应该是大学与地方政府统筹行动,共同面对问题。可是,现在我发现大学在改革杂音面前,发声很少,希望国内大学能积极跟进改革。

    在面对改革难题时,方法总比困难多,那种碰到困难,选择放弃的思维,总让我感觉不可取。古人愚公面对门前的高山,做出了长期的移山决定。我们浙江的高考改革,在日趋完善的情况下,突然放弃,必将打击后面潜在的跟进省份。

     10.对技术是否有必要提前列入高中教学的个人想法

      由于目前只有浙江把技术列入高考, 所以造成了大学中浙江的学生重复学习问题。这个问题,也是改革者需要面对的前期问题,但我想还是有课程前置的必要。如果不前置,我们的其它学科的教学内容难道也是一直保持50年前的高考内容不变?如果不前置,我们难道还认为“浙江的现代化需要的是工业经济”?一切都在改变,与时俱进的探索,有必要。在当前AI飞速发展,中国技术多次受制于人的情况下,认真发展“物理、数学”等基础学科,努力提升中国学生的技术素养,试一下,或许让学生选择一次,也是机会。如果大学真不需要,完全可以在“专业限制”中体现,而不用“压制高考的改革制度”本身。

 

    数字浙江,需要技术人才,技术人才需要高考保障,不人云亦云,走出浙江的改革路,我对此有信心。当然,如果“技术学科在浙江高考历史中最终成为昙花”,我想我们浙江的技术老师也应该都能接受,因为无论如何,它一定是当前阶段的多数人的意见的最终呈现。

    如果我们认为高考的“选科”是一种改革的正确方向,那么,我们现在更需要的是孵化这种改革意愿,逐步改革原来的“标准化的教学培养模式”。在认定改革方向的前提下,去优化它,而不是重走旧路。

    我希望浙江的技术学科越来越好,也希望浙江的经济越来越好,最终,技术是不是高考学科,我都能接受,因为任何时候,选择没有绝对的对与错,它都是相对的符合当前发展阶段的必要而正确的决择。以上观点,尽代表个人想法。

    (本文来源:www.93edu.cn)

 

[关闭窗口] [添加收藏]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