舟山市统编小学语文教科书使用情况调研报告

作者: 来源: 发布时间:2018年11月15日 点击数:

调研前记:2016年8月24日,在湖州举行的浙江省第一次统编教科书使用培训活动,意味着统编小学语文教科书在浙江省全面推行。也就是从那天开始,我正式担任舟山市的小学语文教研员,可以说,我是跟着新教材实施的步伐慢慢走上教研之路的。两年的教研经历,让我越来越明显的感觉到,做好教研工作最核心的就是做好“调研”工作。

“调研”,顾名思义:“调查研究”,它是一门学问,是一门致力于求真的学问;它是一项艺术,是一项讲求方法的艺术;它更是一种科学,是一种见诸实践的科学。

一、为什么会想到做调研?

浙江省小学语文教研员余琴老师曾经问我,为什么舟山会想到通过调研实施新教材?现在想起来,当初,着手开展调研工作的出发点很简单,就是想为统编语文教科书的培训活动做好决策上的准备。

舟山不同于其他地区,每个县区都有离岛学校。举例来说,一个嵊泗的老师要参加市里半天的教材培训活动,正常情况下,也需要三天。如果遇上风或者雾,时间上就更说不准了。在这种情况下,我们一直有一种想法,我们的老师好不容易聚在一起参加教材培训活动,如何让这个活动在一定的时间里收到较大的效益,让老师们真正地“有求而来,有觉而去”,来得值得?来得有意义?尽管现在,我们的网络教研也非常发达,但是集中研修活动达到的效果还是很多网络教研所达不到的。所以,从这个角度而言,我们觉得调查研究非常重要,因为很多时候,我们给老师们的东西并不是她们真正想要的东西。她们真正的需求是什么?真正的困惑是什么?如何精准地分析,提炼出“真问题”,唯有通过调研。相信调研可以为我们的集中研修活动提供依据,提供决策,让集中研修活动因为切实基于教师的真需求而提质增效。

二、怎样着手做调研?

这里,需要说明的是两个问题:一是调查什么?二是研究什么?

调查:从调查的层面上说,我们可以把调查分为“随机调查”“专题调查”“集中调查”三种类型。

1.随机调查:这其中,随机调查使用最普遍。我们通过听课后随机调查,电话随机采访,微信随机留言,召集随机访谈等多种形式的“随机调查”,力求在一种相对来说比较宽松、安全的环境中,让老师们说出自己真实的想法,并顺势了解到实实在在的情况。

2.专题调查:在随机调查的基础上,我们还会有针对性的开展专题调查。比如,在随机调查中,有很多老师都觉得,这套教材的使用给一线教师提出了较大的挑战。那么,老师们在使用统编小学语文教科书的时候感到最大的压力是什么呢?对于这个问题,我们就进行了专题调查,通过多种形式了解老师们的真实想法。这样的专题调查,便于我们更好地对症下药,有的放矢。还有,比如,老师们对二下年级“借助示意图讲故事”的教学以及三年级上册散文美篇的教学很难把握,为此我们也组织过专题调查,走进老师们的课堂,去探求现象背后的真相。

3.集中调查:集中调查往往安排在学期开始或者学期结束。集中调查的对象有时是学生,有时是老师,有时是家长。调查的内容有教学实施的困惑与需求,有教材使用的意见与建议,有结合学情的特色做法与不足反思等等。我们力求通过这样的集中调查,全面细致地了解到新教材使用的各方面的情况。

以下是上学期期末在各县区市属学校抽样的教师代表中进行的集中调查问卷:老师,您好!感谢您参与我们的问卷调研:1.您觉得使用这套教材最大的困惑是什么?这套教材对学生来说最大的亮点是什么? 2.这套教材在使用的过程当中,您觉得有什么不足需要改进吗?需要改进的意见或建议是什么?3.我们组织了各级各类的新教材培训,您觉得这些培训对您有没有实质性的帮助?对于培训,您还有什么好一点的意见或者建议?4.您在使用这套教材时觉得最大的挑战是什么?最大的压力又是什么?5.您在使用这套教材时,在结合我们舟山本地的,本校学生实情的做法中,有没有什么好一点的经验做法可以分享?您的意见或建议对我们来说非常宝贵。谢谢您的配合!

研究:经过大量的调查,我们获取了第一手的信息资料,接下来就可以用来做进一步的研究了。从研究的层面上来说,主要分成三个步骤:一是归类梳理,二是问题提炼,三是定向思考。

两年来,我们面向舟山各县区、市属小学组织了统编语文教科书使用情况调研9次,征集到一线教师1000多个教材使用方面的困惑建议,整理成6份总字数近8万字的调研反馈材料。我们经过汇总梳理后发现,所有的问题可以归结为三大类的问题。下面,就按照问题数量多少进行排序反馈。

问题一:教学困惑类

1.感觉教学时间不够用

比如:本册教材要求会认会写的生字明显增多。由于时间限制,上课只能教学几个重点生字。实践发现,教师在课堂上教过的生字,因为特别强调过,学生通过视觉记忆,书写往往更美观,识记往往更有效,那么怎样解决生字教学中时间不够的问题呢?

又如:感觉二年级下册后面几单元课文篇幅很长,学生读读都要好久。在使用过程中我们不难发现,这套教材对于农村孩子来说,有些课文篇幅过长,特别是对于一些“放养”的孩子来说有些困难。

这一类问题还有很多,老师们普遍感觉新教材实施过程中,教学时间不够用,特别是到了二年级以后,随着识字量的增加,课文篇幅的加长,老师们的这一困惑变得更加明显。由这类问题的提炼,我们能想到什么?

在课堂上,教师教什么?教给孩子阅读与学习的方法,留足空间与时间让孩子进行自主合作探究;在课堂上激发孩子的学习兴趣,让他们积极主动,发自内心地喜欢学习。2018年5月10日,在江西南昌的全国统编小学语文教科书培训会上,温儒敏教授就在“读书为要”的报告中旗帜鲜明地提出:“每讲一课,就要附加若干同类和相关的作品,让学生自己去读。光是这样还是不够。不要把课安排得这么满。三年级每讲一课,都要附加三到五篇作品让学生读,不懂的也没有关系。”

2.感觉教学目标不明确

比如:先于拼音教学的识字单元,虽然是以教学常用字为主,但是学生学前差异大,在没有任何支撑下的识字教学不知教到何程度?还有和拼音同步进行的识字是脱离文本的,全凭机械记忆,效果较差。

又如:三年级起,课文中有片段练习,每单元有习作练习,书面表达的量一下子增大了许多,很多学生不会写,教师指导也不太到位。学生的习作到底应该达到一个什么样的程度,把握不准,急需解答。(三年级的习作到底该怎么教?作文的要求仅仅是一段话,还是一整篇文章?文字表达上又有什么要求?)

这一类问题也有很多,老师们普遍感觉新教材实施过程中,对于“教什么”的问题比较明确,但是至于“怎么教”“教到什么程度”还是会有较大的困惑。这当中,问题最多的是指向二三年级的写话教学,如何有效指导既凸显教师的教,又不局限学生的学?由这类问题的提炼,我们又能想到什么?

基于课程标准的教学显得如此重要。在统编小学语文教科书使用的过程中,基于课标,结合学情以及文本的特点,将目标细化落实,确实是一门很深的学问,同时也给一线教师提出了更大的挑战。这里,我们必须明确的是基于课程标准的教学不是要求所有教师教学标准化,不是一种具体的教学方法,也不是教学内容和课程标准的简单对应,而是学期、单元、课时目标源于课程标准,评价任务设计先于教学过程设计(逆向设计),全程采用目标导向的教学与评价,教师关注从“课堂”到“课程”,从“教什么”到“学会什么”。

3.感觉教学评价不到位

比如:二下课后习题完成后的评价如何落实?《羿射九日》中的第2题“根据表格里的内容,讲一讲这个故事。”要讲到怎样的程度才算达标呢?《大象的耳朵》中,“‘人家是人家,我是我。’结合生活实际,说说你是怎么理解这句话的。”这个课后习题对于二年级的学生来说是有一定难度的,怎样算可以过关了呢?

又如:“我爱阅读”“和大人一起读”的目标是激发学生的阅读兴趣,那么学生兴趣的激发可以用怎么样的形式来评价和彰显呢?

这一类问题指向的是教学评价的问题,其实,也就是指向教学目标的精准化达成问题。这些问题确实是值得我们思考的。这当中,尤其应当引起重视的是对学生情感、态度、价值观的评价。对这个问题的深思,其实就是对基于核心素养形成的表现性评价研究与思考。

问题二:教材意见类

1.从学生认知规律出发

比如:把识字安排在学拼音之前非常符合一年级小朋友的特点,但能不能只识字,不写字?因为孩子们的手部力量不够,精细动作没有发育完善,之前学过写字的小朋友也不多。开学几天后,一下子就要进入握笔写字状态,虽然写的是最简单的字,但对他们来说也是有难度的。横难平,竖不直,很多小朋友写字像画画,还不如后面的拼音写得好。所以建议第一单元只安排识字与读文。

这样的提问是真正从学生的认知规律出发的,我们觉得有一定的道理。于漪老师曾经说过:“教师的教要在学生的学上起作用”。那么,如何让学生真学习,这其中,站在学生的立场,以学生的视角看问题显得至关重要。

2.从教材编排体系出发

比如:在这里关于识字、写字方面我们提出几点疑惑:⑴二上年级的课后写字是怎样安排的?是否有一个科学的规律性?因为在教学的过程中,经常会发现这样一个问题,一个部件还没有学过,带有这个部件的其它字却先行学习了,如第三单元第九课中我们才进行“每”的学习,但第一单元第二课却先进行了“海”的教学,这样的写字安排是否符合规律性和科学性?⑵二上年级的课文对于学生需要认识的字在数量上有了很大的提高,但是我们会发现,在教学的过程中,很多生字会集中在一个自然段,甚至是一句话中,这会让老师在教学的过程中多了一丝手忙脚乱的感觉,也给学生增加了很多难度,不知识字的安排是否具有科学性和规律性?

这一类问题是从教材编排体系出发,这样的提问也能带给我们深思:一篇文章选编为教科书,就毫无避免地带上了教科书所特有的属性。所以,我们一线教师在解读文本时,一定要有一种前后联结,左右联系的思维,站在一个序列里跳出教科书看教科书,只有这样,我们的教学才更科学。

3.从价值观引领角度出发

比如,《寒号鸟》最后一题选做题:你在生活中见过喜鹊或寒号鸟这样的人吗?说说他的故事。学生一般都会举例说班级里的某个同学学习不认真,做作业拖拉,导致学习成绩差,我们不能像他一样。这样容易挫伤学生的自尊,建议这一题更换内容。

在新教材中,这样的问题不多,但是如果确实存在这样的问题。当然,很多时候,教育教学是一门唤醒的艺术,她不是一种根本性的改变或者是扭转,而是一种引导、顺应与激励。当课堂上出现这样的情况时,作为教师该如何巧妙引导,让学生走上正轨,这应该是为人师努力研修的方向。

问题三:培训意见类

1.最喜欢的形式:“经验分享+课例引领”

定期召开低年级教学经验分享会。因为每个老师其实都有在平时的教学中很不错的设计和教学心得,可以收集起来互相探讨,以供参考。定期召开低年级教学课例分享会。希望能有更多的有经验教师的引领课,而且是不同类型的课,最好是能突破重难点的课,可以让我们学习、借鉴,给予我们引领,让我们从听课这一最直观的活动中学习可操作的经验。就像在下周我们市属要举行的低年级教材培训,根据老师们的要求,安排的是一个单元的课例研讨,这样的培训是真正基于教师需求的。

2.最喜欢的时间:“学期结束+学期中途”

现在新教材的第一次培训活动往往都在开学初,学生报到前进行,建议能否将教材培训结合到上一个学期结束时或者学期中途。这样,既能让老师们利用假期好好消化新教材的理念,又能让老师们在有了实践的经验,有了一定的思考后进行反思和查漏补缺,这样可能效果会更好。

3.最喜欢的内容:“整套设计+单册建议”

我们知道,这套部编本教材的内在联系性是很强的,语文要素的呈现也是有规律可循的。所以,我们建议,来一轮系统的基于全套教材编排意图的培训,如果能够将“整套设计+单册建议”有机结合起来,相信教师们更新理念、进入状态会更快,老师们的视野会更开阔,站位会更高。                               

三、调研的结果用来干什么?

通过调查与研究,我们提炼出了真问题,并由真问题进行了深思考。

1.为研修活动提供了科学性的决策与依据

比如,2018年1月2日、2月27日、9月8日,我们面向一线教师征集了使用新教材的问题困惑。调研结果就为2018年1月5日、3月15日、9月12日的舟山市小学语文一上二上期终和二下三上期初教材培训提供了决策与依据。因为从老师们的征集意见反馈单看出,老师们的问题主要集中指向“时间”“目标”“评价”三个方面。于是,研修活动上特意安排了专家答疑的环节,在1月5日的活动中,我们聘请了柳琏老师答疑,并安排了典型课例进行引领。3月15日的教材培训也是如此,因为二下教材中“根据示意图讲故事”是老师们普遍感觉难以把握的,于是教材培训时就呈现了《蜘蛛开店》这一课例来引发老师们的思考,课后,三位本地专家又根据老师们的疑问从“识字写字”“课文阅读”“说话写话”等三个方面进行有针对性的引领。9月12日,著名特级教师刘晶老师为我们舟山市全体三年级教师以及四五年级教研组长做了题为《统编小学语文三上册教学解读》的讲座,刘老师根据老师们提出来的困惑与需求,分析原因,寻求对策,提出建议,指引方向,针对性非常强,尤其是对老师们最关注的“预测”“导语”“习作”“略读”这几个方面教学进行了深入浅出地系统解读,令参训教师豁然开朗,收获满满。

2.为教师发展提供了有价值的平台与途径

各种典型的问题以及问题带给我们的思考为我们舟山小学语文下一个阶段的研究指明了方向,提供了路径。通过这样的调研促使各县区的新教材实施研究活动也有了典型的做法。比如,岱山《项目化教材研修:从问题开始》的做法,促使教师团队中学习共同体的形成,使全体教师之间形成了同生共赢的教研文化,教师在“提炼问题——合作行动——共同提升”的协同教研中成为行动研究的微专家、“土”专家。                                 

我们十分关注学生在课堂上的参与度和卷入度,这样大面积的调研带给老师们的同样是积极的参与度和卷入度。老师们以主人翁的精神实施新教材。因为每个学期初和学期末,我们都会有问题和意见的征集,所以老师们也养成了良好的习惯,自觉树立起了“问题即课题”的意识。我们发觉,在这个过程中,我们的老师善于思考了。两年来9次的疑难问题征集,我们明显感受到了老师们的变化。比如,老师们能关注教科书中的“第一次”,关注教学实施的“示范性”;能站在学生学的立场,从学生的视角出发思考教学的“实操”性以及“理据”性。老师们在提问中学会了思考,在思考中学会了质疑,在质疑中学会了研究。老师们在这样的过程中,成为了思考的强者,成为了实践的能手。当然,我们知道,教师成长的直接受益者就是我们的学生。调研最终促进的是人的发展。这也是我们此次调研收获的意外惊喜。

 

[关闭窗口] [添加收藏]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