纳千顷之汪洋 收四时之烂漫

作者:李钟萍 来源:本站原创 发布时间:2018年10月28日 点击数:

纳千顷之汪洋    收四时之烂漫

            

古人有云“士有百行,以德为首。”可见德才二者,无疑是德为主,才居次。一个人才疏学浅并不可怕,可怕的是其人才高八斗,却心术不正。那些汗青流芳的豪杰伟人,无不把对道德的追求放在至高无上的位置,至于布衣素人,更应该以此为鉴。

中国古代以“德才识学体”概括一个人的素质,使得历来对人才素质带有儒家倾向的基本要求,古代强调的是“才德全尽”,现代则称之为“德智体美”。其理由很简单,“才者,德之资也,德者,才之帅也。”相比于有德无才者,有才无德者会“挟才以为恶”,其“智足以遂其奸,力足以决其暴”,遂即成为社会当中的一个“危险品”。

 由此,德育教育的重要性便不言而喻。其实教育作为一种特有的社会现象,始终承载着太多的使命,也留下太多的尴尬。传道,授业,解惑,多少年来一直被人奉为经典,视若圣明,却也成了人们心头的隐痛。在目前的高考录取规则或是推荐、自主招生考试中,往往是把学生的学业成绩、突出的才能、学科特长等所谓的“硬件”作为实实在在的条件,进行定量的考核,而对道德品质往往以“社会责任感强、志向远大”等这些“定性”的词作了“虚化”处理。从一般性来说,这是当前保障教育公平公正的必然选择。不过,它作为指挥棒,必然也会引起学校和学生甚至整个社会是“以智为先”,从而“蔽于才而遗于德”,其直接后果就是学生整体素质结构存在着缺陷,发展高度受到限制,影响社会的进步和发展。

直面现状,现在的教育成了考试机器,一切有利于考试的就受到绝对重视,和考试无关的就是边缘性的。德育具体的处境是边缘化的,和学生的生活是脱离的,完全不注重学生的主体性和独立性。我们提供给他们的是经济的、前沿性的文化,而在生活上又是后现代的。长期的权威压制导致只是强调服从和听话,而现代社会最重要的特点是对人的权利的尊重,对人的自由的尊重,把人作为一个真正的有价值的人来对待,而不是因为他有很大的使用价值。令人印象深刻的就是美国人在处理卢刚和赵承旭这样穷凶恶极的杀人狂徒事件的善后事宜中所具有的澄明道德情怀,和中国人处理马加爵杀人事件的阴暗卑污心理,形成了极为强烈的对比,其高下简直判若云泥,令人瞠目。这个时候是否该反思口号德育带来的恒久“伤痛”是要比无作为更难以愈合。

 

“修身强学”的校训让二中人都铭记于心——修身必先于强学而为之,“修身”这个出自儒家经典大作《大学》之语,揭示出其目的必然是养德。现代称之“学会做人”,是教育的首要任务。而离开德育或是忽视德育的学校教育,要让学生“学会做人”,显然是苍白无力的。笔者也就此一点谈谈学校德育教育中所要秉承的“以人为本,德行师道”。

学校全员德育“以人为本,德行师道”承担着一种拯救学生于“水深火热”的教育状态之中的使命。如同大家都发着高烧,不管下一步怎么医治,先降温退烧了再说,好似一剂猛药。搞好学校德育,牵涉一个更为广阔的德育体系问题——事实上还有一个更为广阔的德育语境问题。换言之,如果我们的学生在德育上出了问题,哪怕是发烧头疼一样的小毛病,它也有着深层的病因。举一个经典的案例:奥斯瓦尔德是德国著名的化学家。然而,他在选择化学专业之前,还有过一段曲折的经历。起初,父母为他选择的是走文学的道路,不料老师对其评语:他很用功,但过分拘泥。这样的人即使有着很完美的品德,也决不可能在文学上发挥出来。父母尊重儿子自己的选择,改为学油画。可是他既不善于构思,又不会润色,对艺术的理解力很差、成绩在班上倒数第一。学校的评语变得简短而严厉:你是绘画艺术方面的不可造就之才。面对这个评语,父母并不气馁,他们主动征求学校意见。学校领导被家长的精神所感动,专门召开了一次由校长主持的教务会议,班主任说到他做事十分认真,化学老师说他做事一丝不苟,这对于做好化学试验是十分必要的品格,建议他试学化学。奥斯瓦尔德很快对神奇的化学入了迷,他智慧的火花迅速被点燃,自此一发而不可收,终于成了世界著名的化学家。当然,你可能会抱怨能有几个像奥斯瓦尔德这样的学生,抑或不满科任教师的片面苛刻,或者慨叹其父母的用心良苦,甚至质疑学校层面“兴师动众”的做法……但正是这些主体层面共同呈现出“以人为本,德行师道”的德育和谐,才成就了一位诺贝尔化学奖得主。这也充分证明了一个事实:人的各个方面和特征的和谐,都是由某种主导的、首要的东西所决定的。

另有一则小故事,貌似诸多版本,意思大体一致,这里简述之:说有6个人分粥,问如何能分得均匀:1.每个人分一天粥,结果发现当轮到自己分粥的那一天,别人的粥少,自己的特别多;2.推选一个德高望重的人分粥,开始还能比较公平,但渐渐地这个人就为自己和与自己亲近与经常拍马屁的人多分粥;3.成立一个分粥委员会和一个监督分粥委员会,对分粥工作实施监督和制约,结果分粥倒是基本公平了,但分完粥时,粥已经凉了而且大家形成了互相指责和埋怨的情况。4.选任一人分粥,当六份粥分在六个碗里后,分粥的人最后拿粥,令人称奇的是这样分粥的方法结果每次每个人碗里的粥都一样多。

笔者认为,按照东方人的惯性思维,第三种情况经常可见,掌握“勺把子”的委员和掌握“尺把子”的委员都照例要打一场“口水战”,不但没解决分粥的“公平”问题,而且吵得更加饥肠碌碌,毫无“效率”可言。而第二种情况如同任何权力都会产生腐败一样,过不了多久,这个貌似“公道”的人便可开始“近水楼台先得月”,众人从一开始指望他“大公无私”进而转变为挖空心思讨好贿赂并且还要忍气吞声让他年年评为“先进个人”,弄得整个小团体乌烟瘴气……最原始、最简单的方法当属第一种情况,却使得“人不为己,天诛地灭”的思想发挥得淋漓尽致。而最后一种情况便是最实用且相对公平又能相互制约的合理之道。 寓言故事再次验证了邓小平说过的一句至理名言:好的制度,可以制约坏人少犯错误;坏的制度,可以纵容好人也犯错误。换言之,一个成功的制度,可以使一个集体更加充满生机活力;而一个失败的制度,则会使一个集体离心离德、走向崩溃。学校全员德育同样如一,“以人为本,德行师道”的核心恐怕便也如此。

 

“纳千顷之汪洋,收四时之烂漫”说的是中国艺术的最高境界,如同一扇精致的窗户,学校全员德育的最高境界也应如此“窗明几净”。窗户承载多项功能,但这些功能的发挥都必须基于一个前提,既成就自己又吸纳别人。学校全员德育理应也是如此,“以人为本,德行师道”,不可盲目借鉴,茫然效仿。

 

 

[关闭窗口] [添加收藏]
更多
上一篇:用人必重其“实”[ 10-28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