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人的森林与自己的天空——永远新生 ——从文学作品的外在形态到艺术的表现与形式

作者:李钟萍 来源:本站原创 发布时间:2018年10月28日 点击数:

古人的森林与自己的天空——永远新生

          ——从文学作品的外在形态到艺术的表现与形式

 

优秀的文学作品是全人类的共同文化财富,这是一笔永恒的财富,它不会因时间的推移而泯灭,也不会因日月轮回而遮蔽自己的光芒。这笔财富曾滋养过一代又一代的心灵,它像盏灯打开并通向所有心灵的道路,正是由于一代又一代文学大师勇立潮头,人类的文学精神才得以薪火相传。

历来,文学作品外在形态多样,人们为了能更好地去把握这种方式和结构形态,就引入了类型和体裁的概念,这本身就是一个认识的过程。

无论何种类型的文学作品,都是在表现对现实的感受,传达出一种情感。当然不仅是指创作过程,而且还包括在观众、读者那里激发出感情的过程。不同类型的文学作品也是随着这两方面的需要出现并不断进步的,这也正促成了它的发展演变。

不同类型的文学作品具备不同的特征。也正是由于这些特征才划分出不同类型。在不断发展过程中,使某些特征得以突出、深化、演变。书中对于各个时期出现的各种文学作品类型作了详细的阐述和介绍。尤其在如何认识现实性、理想型、象征型文学与现实主义、浪漫主义、象征主义文学的关系的这一问题上揭示出了明确的答案。

现实型、理想型、象征型文学是从逻辑上对文学类型进行的总体划分,它适合于不同历史时期的文学形态,具有普遍性的意义,而现实主义、浪漫主义、象征主义文学则是文学发展过程中的一些历史形态,它们有特定的历史内涵。不能用现实主义、浪漫主义、象征主义来指称所有历史时期的文学类型。

由此可见,近代文学中的现实主义、浪漫主义、象征主义文学思潮、文学运动,使现实型、理想型、象征型文学形态得以独立、充分的发展。现实主义、浪漫主义、象征主义文学成为现实型、理想型、象征型文学的典型形态,它们较完全地体现了现实型、理想型、象征型文学的类型特征。明白这一点,有助于我们对文学类型的发展演变有更好的整体性把握。

对我触动比较大、印象比较深的当属现代主义文学,这是一个复杂的文学现象。伴随着主观性和假定性促使其不同程度地继承和发展了浪漫主义和象征主义文学的某些因素,是理想型和象征型文学的多向演变形态。

现代主义文学反对摹仿,再现现实,反对按客观生活的本来面目反映社会生活,追求个体主观情感不受限制的充分表现。由此,让我想到了表现主义文学所倾向于对人的心理与精神描写的向内转,内心的外化,进而又使我联系起艺术流派中的抽象表现主义。其内涵比较复杂,与其说它是一个派别,不如说它是一种理想,一种在二次大战之后现代艺术的具有突破性发展的思想。它起源于超现实主义。超现实主义的潜意识学说和“自动主义”创作理论,是抽象表现主义发展的动力。

现在,我们便可谈及艺术,并把思想拓展延伸到整个艺术领域。

世界上的艺术珍品已是洋洋大观,但是曾经历了时间的考验与筛选,卞和之玉人不识,杰作诞生之初被讥讽、咒骂的情况经常发生,感情易传染,甚于感情的审美观也易传染。杨贵妃的肥胖进入了周昉的画图,审美观的占拓缘于人际交流。刘姥姥日子久了也可能喜欢林黛玉毫无异议。古老中国的艺术传统无限丰富,但哪一时代哪种风格能代表传统呢。可能太悠久了,传统之所以有如此强劲的生命力,正是由于反传统,反反传统,反反反传统的不断发展,永远新生。近亲婚姻导致衰颓,每次异种的引入才促使新品种、新生命的诞生,都经历过孤陋寡闻的时代。引进外国艺术是新鲜事,但外国传统犹如中国传统,都是反、反、反、反、反中积累形成的,需识别精华与糟粕并不容易。取哪样的经呢?往往深入宝山空手回,还自以为是地妄图将西方现代艺术一脚踢死,对吸取西方现代艺术起了绊脚石的作用。

人情的共性决不会埋没艺术的个性,正因物质生活太相似了,人们珍视独特的精神享受,追求奇花异草,猎奇更是新鲜。但是短暂的,绝非艺术创作。保管传统的孝子和盲目崇外的浪子都不时创造者,也许回头浪子倒居于优势,既跨越了孤陋寡闻,又立足于土生土长。

艺术之所以无可取代,乃是他有一个自发的创作过程。同样的一棵松,经过千百个画家的创作心灵,它却可以有千百种面目,也必然会有千百种面目,这种独立的面目才是最可珍惜的。

在美术欣赏课上,我们看到了千百年来的创作,有时不免会想:“这么简单的东西,我也可以做。例如我们看埃及,希腊时代的许多壁画,构图、线条、色彩都是极其简单的,我们只要用心,要画得与它相同并不太困难,问题是,我们画得一模一样,它就不是埃及、希腊几千年前心灵的展现,我们也只能是傀儡而已。

回到现代,一个艺术家的生命并不长久,在肉体上与凡人无异,如果他竟而浪费了宝贵的生命,一直隐在名作的背面,实在是非常可悲的事。过去艺术的历史已经存在那里,但时代和环境一直在变迁与发展,如何以自我的心灵来面对生活的环境,来创造时代所带来的挑战,才是现代人的正确态度。前人曾走进印象的山,走出抽象的水,走进写实的森林,走出超现实的天空……这些都只是历史的逗号,不是句号,都只是鞋子,不是脚。

我们有我们的山水,我们有我们的森林,我们有我们自己的天空,这些山水、森林、天空可能没有前人的完善,但到底是我们自己的!

就文学而言,形式属性也助于说明我们为什么看重那些特定的文学作品如同我们所了解的文学载体。在这种情况下,由各种被人们视为“形式”特征的特征构成的领域是极其广阔的。诗歌所使用的韵律,对词语的排列组合,以及一个情节的结构,都是形式方面的问题,只要我们考虑了某些例子,那么,文学方面的各种形式特征所具有的领域和多样性就清晰可见了。对于杰勒德曼利·霍普金斯的诗歌来说,他对一种具有个人独特风格的“跳跃式”的运用,便是一个使他的作品与众不同的形式特征,在形式的另一个层次上,情节和次要情节的不断交织对于狄更斯和特罗洛普创作的许都小说所具有的结构来说,则是至关重要的。即使一出戏剧、一部小说或者一首诗歌对各个主题的安排,也可以被人们看作是一种形式特征,它们可能存在于各种韵律单位,各种词语,某一个情节的各个组成部分,或者对一个主题的各种表现之间。

诗歌的韵律,词语的顺序以及情节的结构和主题,都是由其他形式特征之间的关系构成的,韵律是一个比较强调某些词语的问题,或者说是一个有关音节之相对长度的问题。

作家从艺术角度出发对词语顺序的运用,既包括在一个语句之中对词语的相互关系的开发利用,也包括在不同的语句之间对词语的相互关系得开发利用。也许通过一个例子就可以非常容易地理解这一点。美学书上经常引用的狄更斯的小说《荒凉山庄》,其第二段中对首语重复法——即重复一个从句的第一个词语或者短语的做法的运用:“大雾四处弥漫。大雾向河的上游弥漫,流淌在碧绿的河中小岛和河边低地之间;大雾向河的下游弥漫,在河上层层叠叠的运货船舶和岸边一个庞大(而且肮脏)的大城市的污染之间奔流翻卷。大雾覆盖了肯特郡的座座高山……。”在这里,“大雾”这个词不仅得到了持续不断的重复,而且由于其在每一个语句和从句的同样位置上不断出现而得到了强调,也就是说,得到了这个词语的连续出现之间关系的强调。我们在这里能够看到,文学的各种形式特征的重复和变化与绘画之诸形状的重复和变化,或者与音乐乐句之重复、变化以及节拍得相似之处,究竟是如何存在的。一部文学作品的结构很大程度上也同样是一个有关其各组成部分之间所存在的关系的问题。

但我们也不可能把它作为一种理论而提出,因为作品终究不是独立于它们的创作者、它们的观众以及比它们更广阔的世界而存在的。

让人不禁认识到艺术是文明社会中人的精神和情感的特殊形式载体。艺术家们创造的感情资源,精神资源,思想资源,文化资源、情感资源是艺术创造的源泉和动力。

在文化史上,人们从达芬奇、米开朗基罗、毕加索、梵高、贝多芬、托尔斯泰、李白、苏轼、郑板桥的不朽作品中得到精神陶冶,同时也在他们的人格光辉和人性魅力中得到启示,大师们的生命激情和创造激情,感性活力和精神张力也同样使人得到精神的升华。              

[关闭窗口] [添加收藏]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