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新发现秦始皇

作者: 来源: 发布时间:2018年08月30日 点击数:

历史学科强调史料实证的重要性,基于不同的认知角度、不同的立场对相同的历史事件、历史人物有着不同的认识。秦始皇是中国历史上第一个皇帝,古往今来,围绕着他有着许多历史谜团,对秦始皇的认识也是众说纷纭、莫衷一是。李开元教授的《秦谜—重新发现秦始皇》给后人展现出不一样的秦始皇,对历史进行合理的推理,吕不韦真的是秦始皇的父亲吗?秦始皇的弟弟为什么叛变投敌?秦始皇的表叔是谁,丞相为什么会反叛。秦始皇的皇后到底是谁?秦二世、扶苏与他的母亲是谁?历史需要合理的解释,基于史料说话,但留存世间的史料毕竟有效,解读出更多的历史需要“有一分材料说十分话”,多方联想合理推测,索引探微,设问求解,将各种蛛丝马迹串联起来,最大限度地解析历史,揭示历史的真相。

悬案一:谁是秦始皇的父亲?司马迁在《史记》中对此有不同的记载。吕不韦是赵国大商人,看重秦国质子赢异身上纯正的秦王血统,献赵姬于赢异。吕不韦实现了中国历史上最大的一桩买卖,说动华阳夫人立子异为安国君的继承人,实现了芈氏家族与子异之间的政治联盟。结合历史的考证,我们可以推断出,吕不韦没有作案的动机,华阳夫人和芈氏家族也不允许任何人在这个问题上作假。秦汉时期的继承制度是非常严格的,父亲的地位,必须由嫡长子继承;嫡子的认定,必须是父亲和正妻所生,得到官方的正式认可。我们可以对秦始皇生父的历史疑案作一个肯定的结论。秦始皇嬴政的生父是子异,生母是赵姬,他是秦国第33代庄襄王的嫡长子。

悬案二:弟弟和假父的故事。历史上的“成蟜之乱”,长安君成蟜临阵倒戈。成蟜是嬴政的同父异母弟弟,在政权博弈斗争中成为牺牲品。夏姬是子异的生母,她为子异选取的新夫人应当是韩国王族出身的韩夫人,韩夫人生下了成蟜。在嬴政即位之钱,有赵姬太后、华阳太后、夏太后三股外戚势力,真正主事的是华阳太后。以帝太后赵姬为首的赵系外戚打击韩夫人和成蟜的结果,就是“成蟜之乱”,这其中与嫪毐封候事件相关。历史上嫪毐与帝太后的私情酿成的“嫪毐之乱”,其目的是针对华阳太后与帝太后之间的政争,嫪毐与吕不韦之间的政争。嫪毐之乱是秦始皇50年人生中最大的危机,既是最大的政治危机也是最大的家庭危机。嫪毐之乱结束后,楚系外戚一家独大,印证采取合理的政治行为迎合母亲帝太后,平衡了与养祖母华阳太后的关系。

悬案三:寻找秦始皇的表叔?昌平君是嫪毐之乱时真正领兵前往咸阳实施平叛的人物。昌平君熊启是楚考烈王熊元在秦国做人质时在秦国娶亲所生儿子。熊元在咸阳娶秦昭王之女为妻最符合各方面利益,也合乎古代王室间通婚的礼仪秩序。昌平君的楚国父系出身,使他天生与以华阳夫人为首的的楚系外戚集团关系亲密,有共同的归属感和利害关系。昌平君是秦王的表叔,华阳太后的侄子,平定嫪毐之乱第一功臣,由他来接任丞相(秦王政十年,昌平君任秦王嬴政的第二任丞相)。在嬴政决定出兵灭楚的问题上,昌平君与嬴政意见不合,被免职出京,安置在郢陈。秦王政二十二年,昌平君在郢陈起兵反秦,导致李信20万秦军攻楚失败。嬴政任命王翦为秦军大将,统领60万秦军进攻楚国,平定昌平君为首的反秦叛乱。

悬案四:秦始皇的后宫谜团?秦始皇在第五次巡游中,幼子胡亥随行,左丞相李斯带领一套随始皇帝同行,右丞相冯去疾带领另一套留守咸阳。秦始皇有着立胡亥为继承人的考虑。胡亥的真情本性,追求人生的享受,更多地关注父亲的生命和健康。因为“坑儒事件”的不同看法:始皇帝贬斥扶苏出京,到上郡蒙恬所统领的北部方面军中出任监军。“始皇帝遗诏”:诏令扶苏从上郡回到咸阳,主持安排自己的后事。“沙丘之谋”赵高等人制作的遗诏,这份遗诏导致长子扶苏自杀,幼子胡亥即位,最终埋下了秦帝国突然崩溃的祸根。扶苏的母亲极有可能是出身于楚国的王女,因为母亲的关系,扶苏与楚国就有了血缘上的挂念,扶苏冤死于秦二世之手,楚人同情扶苏,复兴楚国的起义军以扶苏的名义作为号召。

穿透历史的迷雾,探寻历史的真相。战国时期就有着“李园献有孕之女”的故事,吕不韦献有孕之女的故事附会春申君献有孕之女给楚考烈王的故事。创造这个故事应当在汉武帝时代,当时对秦始皇的看法和评价发生根本的变化,将秦始皇说成是吕不韦的儿子。由此宣称秦国在秦始皇时已经失去正统地位,汉王朝取代秦王朝是继承周王朝的真正天命。 历史上的秦楚之间有着21代联姻的秘史。史书中为什么没有留下秦始皇时代有关外戚势力的记载?“秦俗多忌讳之禁”秦始皇对于长期控制秦国政权的楚系外戚势力的反感和反抗。从嬴政的出生一直到他成人,他一直生活在华阳太后的庇护和掌控之下。秦始皇对扶苏的楚系背景始终心存忌讳,对楚系外戚怀有强烈的戒备心。历史是基于史料对往事的推想,“大胆假设,小心求证,合理推想,临场体验”,重新审视《史记》的相关记载,重新构筑秦王朝和秦始皇的历史。焚书坑儒是半桩伪造的历史,焚书是真,坑儒不确切。司马迁写《史记》时正是汉武帝热衷于信神仙的时期,采用秦始皇坑方士的故事,借古讽今,讽喻汉武帝如同秦始皇一样偏执迷信,也谴责和警告那些装神弄鬼的方士。东汉时期的儒生们改编了“焚书坑儒”的故事,将儒生们塑造成殉教的圣徒。“焚书坑儒”一个真假参伴的合成词,作为一种文化符号,借谴责专制暴君、谴责文化暴行之名,将儒家经典抬举为圣经,将儒生们抬举为殉教的圣徒。我们学习历史,考证历史应当“传播思想的声音”:基于证据,用合理推想的形式表达历史。 我们现在所读的《史记.秦始皇本纪》是东汉明帝以后的版本,经过东汉儒生和正统史家们的添加和篡改,已经不是司马迁当年写的样子。

[关闭窗口] [添加收藏]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