幼儿园教学游戏化的精神内核究竟是什么?

作者:吴航 来源:幼儿教育杂志 发布时间:2018年08月14日 点击数:

游戏是幼儿的生存方式。游戏对幼儿发展的价值,在前苏联著名心理学家维果茨基看来,主要是“创造了(儿童的)最近发展区”。值得欣慰的是,近年来,游戏之于幼儿身心发展的价值越来越得到学前教育工作者及家长的认同。

幼儿园一日活动从性质上可分为游戏活动、教学活动和生活活动三种类型。这里的游戏活动更多是指区域性游戏活动。

《幼儿园教育指导纲要(试行)》指出,“幼儿园以游戏为基本活动”,这就要求我们在开展区域性游戏研究的同时,还要关注游戏与教学活动、生活活动之间的关系,并在教学活动和生活活动中体现游戏精神。基于这样的认识,研究者认为当下深入探讨游戏与教学的关系十分必要。

目前国内学界有很多关于游戏与教学关系的探讨。朱家雄在《教育活动的设计与组织》一书中提出,游戏与教学具有渐进转化关系,这种渐进转化是根据游戏与教学结构化程度的高低而变化的。

刘焱则指出,应通过游戏教育化和教育游戏化来实现两者的有机结合。她强调,要通过教学游戏和建立在教育性玩具基础上的支架式教学两种方式来实现游戏与教学的有机结合。

现实中,幼儿园教师在处理两者关系上往往会出现种种问题,如理解出现偏差、游戏有形无神等。之所以会出现这些问题,是源于当下的有关研究大多关注教学和游戏两者关系的具体表现形态,缺乏对两者有机结合的深入探讨。

探究教学游戏化的实现方式,不能仅从教师“教”的角度入手,更应从幼儿“学”的角度出发,凸显游戏精神的内核,以实现教学的游戏化。

教学游戏化的研究必须准确把握其精神内核,这样才能有助于人们在教学中把握游戏,在游戏中把握儿童。那么教学游戏化的精神内核究竟是什么呢?本研究认为,就是深度教学。

【何谓深度教学】

深度教学是针对传统知识教学存在的表层化、表面化、表演化现象提出的,旨在“超越表层的符号教学,由符号教学走向逻辑教学和意义教学的统一”。〔1〕这意味着,在教学中,教师应注意引导幼儿超越表层的符号知识学习,进入与自身发展有内在意义联系的教学领域。

深度教学中的“深”,不是教学内容的“深”和“难”,让教学内容超出幼儿的理解范围,而是针对传统知识教学过于注重表层符号知识学习提出来的。幼儿的发展特点决定了教学内容不可能,也没必要追求“过深”和“过难”。深度教学是指重视引导幼儿走向知识的“后台”,关注知识背后丰富的意义和价值,让幼儿在探寻、体验、操作的过程中实现对知识意义的追求。

【教学游戏化与深度教学的内在统一】

如果说目前中小学教学改革的偏差主要表现在“技术主义”和“功利主义”下单纯追求符号知识量的掌握上的话,那么,当下幼儿园教师对教学游戏化的理解也可以说是偏重在教学形式的热闹上。

大部分幼儿园教师对“教学游戏化”的教育理念缺乏正确的认识。其理解的“教学游戏化”多为在教学中引入某种游戏形式,或是在教学的导入环节引入某个游戏元素,以吸引幼儿的注意。这种仅关注形式,忽略精神内核的做法是无意义的。那么,“教学游戏化”的本质究竟是什么呢?

1.教学游戏化的根本目的是追求教学的发展性

无论教学游戏化的表现形态如何,就活动性质而言,它依然是教学活动。而教学活动的根本追求就是促进个体的发展,也即“发展性是教学最根本的价值追求,更是课堂教学改革的根本基础”,幼儿园教学也不例外。

幼儿的发展是全面的,这意味着教学不能仅关注幼儿某一方面的发展,尤其是作为符号表征的知识的获得,而应综合考虑发展的丰富性、关联性和深刻性。发展性教学不以幼儿符号知识的掌握为根本目的,而是追求知识掌握过程中幼儿思维方式、行为方式乃至生活方式的改变。

2.教学游戏化的过程应彰显幼儿游戏性体验的获得

游戏活动关注幼儿游戏性体验的获得。游戏性体验主要涉及兴趣性体验、自主性体验和成就感体验。体验的获得与活动过程息息相关,决定活动之于幼儿的价值。就过程而言,教学的游戏化必然强调教学活动开展过程中幼儿所获得的体验。这种体验与幼儿在游戏中所获得的游戏性体验类似。

第一,教学游戏化应强调教学活动中幼儿兴趣性体验的获得。教学中幼儿的兴趣性体验是指,在学习过程中,幼儿的“一种情不自禁的被卷入、被吸引的心理状态”。教学中幼儿兴趣性体验的获得与活动开展过程中幼儿产生的意义感息息相关。这种兴趣不是由外界刺激物激发而产生的短暂的直接兴趣,而是教学活动“使儿童能够联系到已经对他有意义的事情”。因此,游戏化的教学能使参与其中的幼儿在自我意识、自我反思的基础上建立意义感。意义感的建立和发展,必然推动幼儿兴致勃勃地参与到教学活动中。反之,教学活动如果仅关注符号知识的掌握,而不与幼儿的生活进行意义关联,必然会成为“索然寡味”的教育,从而使幼儿丧失学习的兴趣。

第二,教学游戏化应强调教学活动中幼儿自主性体验的获得。教学中幼儿的自主性体验是指,在学习过程中,幼儿因拥有选择、决断的机会和可能而产生的主体性体验。自主性体验是幼儿游戏性体验的重要组成部分。教学中幼儿自主性体验的获得,必然强调对幼儿权利的尊重和主体性的培养。这里的“主体”不是与客体相对立的主体,也不是单一认识论层面的主体,而是完整的主体,是身心协调的主体。这样,游戏化的教学就是一个舒展和流动的过程,也是幼儿体验感悟的过程。

第三,教学游戏化应强调教学活动中幼儿成就感体验的获得。教学中幼儿的成就感体验是指,在学习过程中,幼儿随着知识的掌握、能力的提升而产生自我成长的体验。教学中幼儿成就感体验的获得,必然强调将幼儿的自我成长、自我身份确定、自我价值追求作为教学的对象和目的,建立起符号知识与自我成长之间的有意义联结,让知识真正“走进幼儿的世界”,而不再仅仅是“关于世界的知识”,〔5〕从而让幼儿在游戏化的教学中感受自我的成长与改变。

明确了幼儿园教学游戏化的精神内核之后,我们需要探讨的是如何实现教学游戏化。研究者认为,可从观念的转变和具体策略的实施两方面入手。

【转变教师观念,树立教育学立场的知识观】

传统哲学认识论的知识观是,知识是人类认识的成果,是对客观现实的反映。在教育场域中,知识是师幼互动的素材和对象,只能以“假定的意义”被确认。然而,教育学立场下的知识观关照人的发展和个体自由精神的建构,以知识的“假定的意义”为基础,追求知识的“个性化意义”,凸显个体生命与知识的相遇、相融,强调知识对个体生命的价值与意义。知识内在的结构性,有利于我们探寻和思考知识的“个性化意义”,以及知识与教学之间的关系。郭元祥认为,知识具有三个不可分割的内在组成部分:符号表征、逻辑形式和意义。其中,符号表征是知识的表层,逻辑形式是中层,意义是知识的内核。符号表征往往代表的是事实性知识,逻辑形式体现的是儿童认识世界的方式和过程,意义彰显的是知识与儿童发展之间的价值关系。三者相互作用,共同构成完整的知识结构。因此,教学过程中,幼儿对任何知识的学习都不能仅仅停留在知识的表层。教师要逐步引导幼儿“抽丝剥茧”,体验认识的过程,最终实现知识的意义生成。

【掌握教学游戏化的具体实施策略】

1.营造对话性教学氛围,促进幼儿有意义学习

教学游戏化试图摒弃传统单一的“知识传递式”和“表层热闹式”教学,转向“对话中心”的教学。对话是教学的本质,通过对话,幼儿与教师、同伴、文本及自我进行多元视域的融合。

在这种融合中,幼儿理解了知识、交流了情感、创生了意义。在深度对话的教学氛围中,幼儿不再是消极、被动的学习者,而是个体生命价值的创生者。通过对话性教学氛围的营造及多元对话,幼儿在教学中获得的知识就不仅仅是单纯的事实性知识、概念性知识,幼儿会深入到知识的“后台”,获得知识对其自身和群体发展的真正意义和价值。

教学游戏化中的对话,首先应是平等的。众所周知,游戏中游戏者之间是一种完全平等、民主的关系,这是游戏者共存于一个游戏中的基本条件。游戏者依据共同的兴趣、爱好、体验、认识结成联盟(共同体),创造并分享共同的意义感。

因此,教学的游戏化也必然追求教学活动中教师与幼儿、幼儿与幼儿、幼儿与中介之间的这种共同体关系的确立。这就必然要求教师改变传统教学中“我讲你听”“我说你做”的权威态度,“将幼儿视为一个个鲜活、丰富的生命,他们不仅需要帮助和爱护,而且值得自己尊重和学习”。   在教学活动中,教师也需要投入完整的自己,实现与幼儿的真正对话。教学游戏化中的对话,其次应是开放的。我们知道,对话是不可设计的,它没有端点,没有固定的“套路”,正如游戏中,游戏者的每一个回应都需要依据其他游戏者的反应随机而动,谁也无法决定他人的行为。游戏者只能在游戏中体会、理解、调节、回应,游戏中没有标准答案。而当下幼儿园教学中存在的一个普遍性问题是,教学成为幼儿对教师心目中固定答案的猜测和记忆。这样的教学看似有问有答,却失去了对话的“开放性”,无法实现真正意义上的教学游戏化。教学游戏化要求教师以开放式的心态回忆与反思自己的真实经历与体验,实现对幼儿“心声”的倾听和关怀。教学游戏化中的对话,再次应是理解的。研究者认为,一个真正的游戏伙伴,是以“双向理解”的沟通作为交往起点的。传统教学中,幼儿园教师大多不注意观察幼儿的反应、分析幼儿学习的需求和特点,也不注意倾听和解读幼儿的言行,往往是教师牵着、拽着幼儿往前走。游戏化的教学强调师幼之间的真诚、敞亮和理解,它不再只是幼儿认识世界的方式,还是幼儿和教师的存在方式、生活方式。

2.规范幼儿的课程履历,促进幼儿深度学习

课程履历不同于幼儿的成长档案袋,它是“学生课程学习的过程和经历,是一种过程意义上学生学习某一门课程的任务性、程序性、规约性的成长经历,是学生每一门课程学习具体的任务性规约和过程性规约”。如果说幼儿的成长档案袋是对幼儿学习成果和过程的日志式记录的话,那么幼儿的课程履历则更强调目标指引下对幼儿各种学习经历和过程规范的刻画。课程履历可以体现幼儿在教学中具体经历了哪些学习活动、学习过程,使用了哪些学习方法,完成了哪些学习任务以及完成到什么程度等。它包括任务性规约、过程性规约和方法性规约,任务性规约是指,“为达成课程目标或教学目标,学生必须完成的学习任务规定或约定”。 它有利于教学过程任务化的实现。尽管目前幼儿园教师在集体教学活动教案的撰写过程中,已逐渐能关注到“知识与技能、过程与方法、情感态度与价值观”三维目标,但如何突破表面化,将目标(尤其是“情感态度与价值观”方面的目标)贯彻落实到不同的教学环节和幼儿的学习上,依然需要深入思考。

对此,研究者认为,对教学中任务性规约的细化无疑是一条可行的路径。这需要教师依据具体的教学目标和内容,设计多样化和个性化的学习任务。

过程性规约是指,“为完整达成课程目标要求,学生必须经历的学习过程和学习方式的规定或约定”。〔12〕它强调教学的情境化。安德森曾提出四种知识类型:事实性知识、概念性知识、程序性知识和元认知知识,与之对应的学习方式则分别为接受与记忆、理解与探究、操作与体验、反思与感悟。幼儿园教师应针对具体的教学情境和领域特点,结合幼儿的年龄特点来考虑某个教学活动中幼儿主要的学习方式和所获得的知识。

四种类型的知识与学习方式在不同活动中的多样化组合应成为教师教学准备的核心内容。虽然,幼儿受身心发展所限,其学习方式更多以操作、探究、体验和感悟为主,但也不能绝对摒弃接受、记忆、理解和反思的学习方式。

方法性规约是“对具体学科的学习方式与学习行为的规定或约定”。〔13〕它是幼儿各发展领域的关键要素和核心经验的具体化。传统教学中,教师多关注教学目标、教学内容、教学方法等,缺乏对“教什么”“儿童如何发展”“怎么教”等问题的思考,更不清楚幼儿五大发展领域的核心经验。目前,学界关于PCK(即“领域教学知识”)的研究,有利于幼儿课程履历中方法性规约的落实;关于幼儿发展领域核心经验的研究,有助于促进幼儿的深度学习。

3.创设真实性教学情景,促进幼儿真实学习

知识具有三种依存方式:背景、经验和逻辑,知识依存于特定的社会背景和自然背景,依存于种系经验和个体经验,依存于思维逻辑。这意味着,深度教学应与幼儿的生活背景、个体经验和思维发展特点相联系。首先,教学活动应指向幼儿的“真实生活世界”。这并不是说教学的全部场域直接指向幼儿的生活。指向“真实生活世界”的教学关注的是教学的过程价值和意义价值,因为“教学问题必须围绕尊重个人真实生活的意义与价值而展开”。这就要求教师为幼儿创设一个真实的教学情景,向幼儿提出真实的问题,与幼儿发生真实的互动。而真实的问题必然源于幼儿真实的生活。其次,教学活动应与幼儿的个体经验相联系。这要求教师在教学中,允许幼儿进行充分的感知、操作、探究和体悟,再通过可能的反思创生意义与价值。对于大班幼儿,甚至可将其反思结果展示出来,或应用于其他情景中,以解决类似问题。这样,整个教学过程都是以真实的任务、个体化的体验为核心的。最后,教学活动应体现幼儿的思维发展特点和趋势。指向幼儿“真实生活世界”的游戏化教学,在强调尊重幼儿思维发展特点的同时,还重视教师对幼儿思维发展的促进,尤其是促进幼儿形成那些高级的思维技能。

根据布卢姆的教育目标分类学说,高级的思维技能包括分析、评价和创造。对幼儿发展可能的习惯性低估,导致我们在学前教育阶段很少触及“高级思维技能的发展”这一议题。脑科学研究的新进展催生了学界对此议题的探讨。研究表明,幼儿也具备分析、评价和创造的能力,只是幼儿的这些高级思维能力具有其年龄特点。因此,教师应改变过去那种仅停留于识记教学的做法,转向思考如何在教学中促进幼儿的思维发展。

4.运用回应性教学策略,促进幼儿理解学习

要真正实现教学的游戏化,从关注符号表征层面的知识到关注全面知识结构的把握,回应性教学可以说是其根本的实现途径。回应性教学是基于理解的教学,是基于情景的教学,是基于过程的教学。它通过师幼、幼幼之间的互动,将幼儿与他人、文本及其自身紧密的结合在一起,将知识的学习与幼儿的现实生活建立起必然的联系,从而激发幼儿探索的热情。游戏化教学中的回应可以包括“自然或社会背景的回应、学生生活经验的回应、文化精神与思想的回应”等。这意味着幼儿园教师要针对幼儿的“生活世界”“个体经验”和“生活意义”展开全面而有联系的、丰富而有深度的回应。

[关闭窗口] [添加收藏]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