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爱华:教师在积木游戏中的观察与指导——对话题《“建筑工地”的故事》的回应(一)

作者: 来源: 发布时间:2018年07月24日 点击数:

华爱华:教师在积木游戏中的观察与指导——对话题《“建筑工地”的故事》的回应(一)

|||

在建构游戏中,教师常常很困惑:是更应该注重孩子游戏体验的获得呢,还是更应该强调孩子建构能力的发展?针对一线教师的困惑,我们特邀中国学前教育研究会副理事长、华东师范大学教育学部学前教育系教授华爱华来为我们做深入的分析与解读。

“建筑工地”的故事

暑假时幼儿园重新进行了装修。开学后,刚升大班的孩子面对全新的环境甚感新鲜,纷纷提议,在建构区也搭建一个幼儿园。我觉得孩子的想法很好,就鼓励他们自己分工搭建。讨论时,孩子们有商有量的,设想着要搭建一个多层的教学楼,一个美丽的花园,还有一个大型游泳池。游戏中,男孩睿睿和晨晨专注于搭建教学楼,乐乐在旁边好像插不上手,这时,他看到一旁的女孩朵朵和瑜瑜在讨论建个什么样的游泳池,就跑过去对她们说:“我们一起建游泳池吧。”一会儿,朵朵拿来几块半圆环状的积木围建了一个花瓣状的游泳池。她在这个花瓣状的游泳池里跳了几步,自言自语道:“这个游泳池太小了,只适合我的芭比娃娃。”于是又去找了几块半圆环状的积木来,把游泳池变大。瑜瑜则搬来许多长条形积木在游泳池外围搭建起围墙来。乐乐在一旁建议道:“你可以在这里加个门。”但瑜瑜没有理睬他,又去找来一块枪形积木往朵朵搭建的游泳池中央一竖,说:“我要加个喷泉。”乐乐见状,也去找了一块枪形积木拿在手上,对着已经围合起来的游泳池以及围墙的积木接合处一一耐心地敲过去,说:“我来钉钉子!丁丁丁……”过了一会儿,还主动跑来向我汇报:“我今天是负责钉钉子的!”其他孩子可能也觉得乐乐的“钉钉子”游戏很好玩,都学着乐乐敲起了钉子。这时,睿睿和晨晨的楼建好了,他们说:“我们来搭一条路通到游泳池那里去吧。”旁边的孩子都说好,他们一起愉快地搭了起来。游戏结束了,负责游泳池工程的朵朵和瑜瑜事实上只是做了些简单的游泳池和围墙的围合工作,乐乐则一直忙着扮演钉钉子的建筑工人,什么作品也没做出来,只有睿睿和晨晨用架空的办法搭起了设想中的两层教学楼。看着孩子们的游戏表现,我陷入了矛盾中:有的孩子没有像之前讨论的那样完成计划中的建构任务,有的孩子虽已完成了某个建构作品,但这样的建构作品并没有体现出这个年龄的孩子应有的建构水平,有的则一直沉浸在与建构游戏无关的其他游戏中。可是,从另一个角度看,孩子显然在这样的游戏中也感受到了快乐。如果我当时介入引导了,会不会影响他们快乐的游戏体验呢?换句话说,在建构游戏中,我们是更应该注重孩子游戏体验的获得呢,还是更应强调孩子建构能力的发展呢?您遇到过类似的困惑吗?如果是您,您会怎么想、怎么做呢?

 

华爱华:教师在积木游戏中的观察与指导(一)

积木游戏是结构游戏的一种,是幼儿最喜欢的游戏类型之一。由于材料开放、易拆易建,幼儿可以任意组合,象征性地满足自己的各种意愿,从而获得创造的快感。幼儿不仅能从中体验到积极的情绪,而且能借由不断提高的建构技能获得认知的发展。 然而,在“‘建筑工地’的故事”这个案例中,教师虽然感受到了幼儿的快乐,但对其建构水平不甚满意,对幼儿仅仅满足于简单搭建且不断穿插角色装扮行为感到焦虑,从而纠结于对幼儿游戏的支持是只需满足其情感需要,还是有必要推进其游戏水平的提高, 若加以干预会不会影响其情绪体验。

我认为,教师在幼儿的自发游戏中并非不可以有所作为,但前提是要准确解读幼儿的行为。笔者有幸看了该案例的视频记录,所以能更有针对性地阐述自己对积木游戏的几点认识,并尝试对该案例中幼儿的积木建构行为作出分析。

一、理解幼儿在积木游戏中的角色装扮行为

1.想象是幼儿游戏的核心要素,

所谓“结构游戏”“角色游戏”“表演游戏”“运动性游戏”等,是研究人员根据幼儿游戏行为的特征而对游戏进行的分类,目的是研究不同类型的游戏与幼儿发展的关系。 这种分类研究也为教师创设各种游戏环境以及有目的地观察和引导幼儿的发展提供了依据。于是,这种游戏分类便转化为幼儿园的分类游戏了。但有研究证明,角色游戏是26岁幼儿的典型游戏。幼儿在游戏时并不会有意识地区分各类游戏行为,一旦想象性情景在头脑中出现,他们的行为就立即具有了象征意义。如,滑梯变成了跑道,自己成了向下滑行的飞机;积木变成了榔头,自己成了修建房屋的工人……因此,无论教师如何分类 地来组织游戏,处于表征思维阶段的幼儿在任何一类游戏中,其行为都会或多或少带有角色装扮的特征。

2.积木游戏中建构行为与装扮行为会交替出现

角色游戏的产生在很大程度上与情景化环境、形象性材料的诱导有关,这一点幼儿年龄越小越明显。而积木游戏搭建出来的作品就是一种形象,能诱导幼儿进人想象性情景。所以,幼儿的结构游戏往往伴随着装扮行为。最初,幼儿主要是用搭建的作品进行装扮活动,比如,将两块不同形状的积木叠加在一起,看上去像一辆车,他们便玩起了开车游戏;将积木平铺,他们联想到一张床,便躺在上面假装睡觉;将积木围合起来,他们联想到游泳池,便用积木替代小人假装在里面游泳……这时候搭建的作品往往比较简单,装扮行为也比较简单且持续时间比 短,他们不断更换作品主题,同时也变换装扮行为。随着搭建目的性的增强和搭建水平的提高,幼儿开始越来越多地为装扮而搭建。比如,为了玩游泳游戏而搭建游泳池,为了玩动物园游戏而搭建动物园,为了玩开汽车游戏而搭建停车场或高架桥……这时候的作品开始复杂起来,幼儿往往花较长时间来搭建,建好以后就玩相应的装扮游戏,玩的过程中如果对作品感到不满意,就会通过搭建来完善作品。这时装扮 行为和建构行为仍是交替出现的, 但两种游戏行为始终围绕同一主题 并保持关联性。

3.积木游戏中的装扮行为会随建构水平的提高而逐渐减少

从拿建构作品来装扮,到为装扮而建构;从简单的作品、简短的装扮行为、不断变换的主题,到复杂的作品、与之相应的装扮情节、基本不变的主题,这是一个发展的过程。随着 作品的日益复杂,在单位时间里,幼儿的建构行为会增多,装扮行为则会减少并逐渐成为一种点缀,且以建构完善的作品为主要目的。比如,为了搭一座高架桥,幼儿会通过“开车”这种装扮行为来体验并调整高架桥的高度、宽度,考虑是否增加路灯和收费站等,以完善高架桥作品。当幼儿的结构游戏水平发展到完全没有装扮行为的伴随,幼儿单纯为了建构一件可欣赏的作品时,结构游戏便已转化为一种纯粹的艺术造型活动了。那么,再来看这个案例,我们首先要认识到的是,装扮行为出现在积木游戏中是一种发展的必然,因而教师关于“有的幼儿则一直沉浸在与建构游戏无关的其他游戏中”的评价应作修正。教师所指的其他游戏实际上就是角色装扮行为。幼儿确实一边搭建一边进人了想象的情景,比如在游泳池跳进跳出、假装敲钉子等,但这些行为绝非与建构无关。其次,我们也要看到,作为大班幼儿,他们的建构行为在短短时间里仍然伴随着较多的装扮行为,说明其作品确实还比较简单。至于教师如果仅仅因为幼儿只做了简单的游泳池和围墙的围合工作而认为其作品没有体现出该年龄段应有的建构水平,我认为理由还不够充分,有必要对作品进行更具体的分析。

[关闭窗口] [添加收藏]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