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而不同臻“化”境

作者: 来源: 发布时间:2018年06月24日 点击数:

从者,从众也;北者,相左也;化者,为我所用,和而不同。这三者,形象地揭示了成长旅途中的三个阶段。人不就是这样的吗?刚开始,听从父母、师长;然后,有了与长辈不一样的思想,有了走自己的路的冲动;再以后能够听得进大家的意见,同时保留自己的想法,成为一个较为成熟的社会人。由此可见,和而不同,才能臻于人生至境。

达到“化”境,需要“从众”的基础。一个人的成长,真的很需要师长们的教诲,朋友的箴言,周围人们的共同建议。从善如流,说的不就是这个意思吗?《世说新语》里的周处,年轻时,为人强悍,打架斗殴,不听劝告,为害乡里。当他除掉大蛇、猛虎二害之后,乡亲们以为他已丧身蛇虎之口,举乡庆贺,给了他深深的刺激。在吴郡名士的教育下,周处明白了“朝闻夕死”的道理,也领悟了“从众”的要义,最终成为一个乡人称道的孝子。你想,如果周处一直自以为是,我行我素,怎么可能成为一个接近了人生至境的人呢?这样说来,“从众”对于年轻的我们而言,真是思想成熟不可或缺的重要基础。年轻的你,多听听那些教诲、箴言,能顺应集体的想法,会接受有益的建议,一定可以为明天那个成为成熟的自己“增分”的!

同时,我以为,达到“化”境,也需要“北者”的元素。这个元素,应该也是一个达到“化”境者,不可或缺的。一个成熟的人,在“从众如流”的同时,也需要有自己独立的思想和判断,才能和而不同,达到事业和思想的顶峰。清华第一任校长梅贻琦,平日里,处理学校事务,大家问他意见,他总是说“吾从众”;但是,在民族危亡关头,他则站出来,振臂高呼,号召大家,共赴国难,救亡图存,创建西南联大。梅贻琦被称为清华四君子,永载史册。这个人,时时存留自己独立、与众人不同的思想,只是求同存异不说而已。人们称他为君子,真是实至名归!青年时期的我们,有自己的思想,有自己相左于世俗的想法,都是人生进步的表现。只是不能走极端,要有“从众”的意识相伴,才能逐步达到和而不同的人生化境。

“化”的实质,是对于人生的深切体悟,是和谐而不混同,是既要想想自己,也要考虑大家。它要顺着“从”,拉着“北”,一路紧跟紧随,一路孤孤单单,一路相扶相携,最终走向人生的至境。这也应该是对于“从”“北”“化”三者关系,比较形象的说明吧?

[关闭窗口] [添加收藏]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