归到文字始有光——《项脊轩志》镜头点评

作者:肖培东 来源: 发布时间:2018年06月11日 点击数:

归到文字始有光

                                        肖培东

《项脊轩志》是一篇不可多得的散文艺术珍品。归有光借项脊轩的兴废,回忆家庭琐事,抒发了物在人亡、三世变迁的感慨。全文形散神聚,借一阁以记三代之遗迹,又用或喜或悲的感情作为贯穿全文的意脉,将生活琐碎事串为一个整体,融写景、叙事、抒情为一体,文淡情浓,极具艺术感染力。恰如王锡爵所说:“无意于感人,而欢愉惨恻之思,溢于言语之外。”如何抓住这篇文章的精妙?如何引导学生真切感悟这悲喜交加的项脊轩?本期镜头将引领我们走进文本的语言深处。

一个“影”字,撩拨起贾立双老师的教学心思。贾老师从“桂影斑驳,风移影动”中很敏锐地察觉到这篇散文处处被“影”萦绕。百年老屋剥蚀的斑斑痕迹里光影迷离,稍经修葺便有日影月光、兰桂竹木等摇曳出恬静、悠闲,项脊轩便充满了诗情画意,让人倍加感喟的是影中人物的音容笑貌,更会把读者带进一个可感可泣的境界。这样一思考,“影”不仅是了文章的内容,也可视作文章的线索。影中有情境,影中有细节,影中有变迁,影中更有悲喜深情,真可谓一“影”一“味”。“这节课,我们一起来说说《项脊轩志》中那些令我们或动容或悲叹的影子。”贾老师一“影”激起千层浪,让学生再读文章寻“影”说“影”,其实是对文本内容和内涵的深度挖掘。从学生随口说“树影”,到老师有意识地引导学生顺“人影”而至情感深处,欢愉惨恻之味尽在“影”中。结束时若能以“影”小结文章的结构思路、语言艺术,课堂结构就更为严谨。《项脊轩志》这篇散文内有身世之感和思亲之情贯串,外有项脊轩的变迁绾合。教学中我们多是或抓项脊轩这一连接全文思想感情的枢纽,或扣“多可喜,亦多可悲”这一情感线索。贾老师镜头中的这一个“影”字,却也别有景致,这样可以立骨的一字你还能找到其它吗?

比如那个“居”字,我们是否也视若无睹?归有光居于斯、长于斯的项脊轩,见证着归有光的成长,这间小小的书屋,记录了作者成长中的一些人和事,也见证了归家这个封建大家庭分崩离析的苍凉悲切和作者凄凉身世的沉重慨叹。就这个“居”字,在文中出现了五次,分别是“可容一人居”“然余居于此”“尝居于此”“余扃牖而居”“不常居”,其中有四次是写作者自己的,一次是写老妪的。情随事迁,时移势易,五个“居”字,我们可以读出项脊轩的悠悠岁月,体悟人物从踔厉风发到隐忍平淡的痛苦蜕变,感受作者对人生无常、命不可测和岁月无可抗衡的深沉喟叹。你能从这些“居”字中读出什么?厉毅老师借此问引发学生思考,实则是变换项脊轩这一触发点而做的另一种形式的精巧教学。学生由“居”而进项脊轩,由“居”而关联项脊轩的人事和作者的感慨和情思,进而细细品味其中蕴含着的深刻意蕴和作者的复杂情感,可谓精巧。需要注意的是,这个“居”字,并不是厉老师强硬塞给学生的,而是等出诱出的。“难道这里只有变化?有没有不变的东西?”“关于项脊轩,作者多次提到它的一种功能。”如此耐心等待学生自行阅读思考,这才是真实的教学。所以,“居”字的背后,正如他所说,阅读有时候是需要沉下心来的,有些时候你会忽略掉一些原本很重要的信息。一方书斋“居”有情,这也给我们阅读文本、备课教学很好的启迪。

阅读文学作品的过程,是发现和建构意义的过程,发现语言的形式特色是探究文本体悟精妙的不二法门。《项脊轩志》在叙事上以白描见长,抒情亦以素朴为本。老老实实地回忆,平平淡淡地叙述,语言质朴,不加藻饰,其淡如水,其味弥长,不事雕琢而自有风味。作者善于拮取生活中的细节和场面来表现人物,如用寥寥数语写老妪叙述母亲之事,老妪的神情、母亲的慈爱无不尽现纸上。这些描写性语言,自是我们课堂教学中需要重点品析和细细揣摩的。而刘婧老师抓住文中几处叠词进行品析也较为新颖。归有光在文中较多地使用了叠词,如用“寂寂”来烘托环境之清静,用“往往”来渲染门墙之杂乱,用“呱呱”来描摹小儿的哭声等等。这些叠词被使用来摹声、绘景、状物,增加了文章的形象性和音乐美,增强了文章的艺术感染力,但又绝不单纯是为了状物、写景。随物以宛转,与心而徘徊。写物关情,情景交融,才是文章多处用叠词的真实用意。如刘老师所说:“作者用一个个叠词诉说着自己在项脊轩中的悲喜。叠词的作用绝不仅仅是摹声绘色,和谐音节,而更多的是传情。”如此,学生对归有光散文语言艺术更有深刻感悟。不言情而情无限,言有尽而意无穷。看似稀松平常的字词,其实都积淀着作者深沉的情感,笔意清淡却是字字深情。在教学中把握吟咏文字,便一定能带领学生走进归有光的内心世界。不足的是,刘老师对六个叠词的赏析教学过于单调,碎问题牵引痕迹较为明显。引导学生揣摩品味语言,有赖于教师的语言素养和教学素养。杨绍忠老师关于“漉”“注”“漏”之辩的镜头能给我们带来颇多感动。“百年老屋,尘泥渗漉”,下面又说“余稍为修葺,使不上漏”,一个“漉”一个“漏”,两字意思相近,能调换一下吗?杨老师的教学镜头视角很小,就是文言文中的两三字,却教得实实在在、真真切切。“漉”“漏”两字的辨析,教师若无深厚的功底仓促间是很难说清的,杨老师更贵在是努力让学生自己辩明自己学清,且还能带出“注”字再让学生推敲,品词嚼句以巩固能力。揣摩语言,还原语文教学本色,在教学过程中又充分发扬民主教学思想,使教学切入学生的经验系统,最终实现有效教学的目的,语文教学就该如杨老师这样实实在在。

细细品读几则镜头,更能理解,语文教学中应重点对语言进行揣摩,通过文本语言指向文本语境中的心灵,进而洞察作者的心灵,并进入到自己的心灵。《项脊轩志》美在结构,美在细节,美在情感内涵,最终都是要回归到散文的语言文字去品味去揣摩。这正是,百年老屋项脊轩,归到文字始有光。

 

[关闭窗口] [添加收藏]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