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漫:一言之辩 激活课堂

作者: 来源: 发布时间:2018年06月09日 点击数:

【摘   要】阅读课堂的琐碎平庸,一直是个老大难问题。黄建斌老师的课例,为我们提供了用一个辩题激活学生、统领课堂的教学策略。这种策略,具有激发兴趣、整合内容、传授方法、实现对话建构、培养思维品质等多方面的重大意义,值得广泛运用。运用辩论教学法的关键,是找到可以引起争辩、值得争辩的问题,例如遣词造句之辩、文意理解之辩、艺术形式之辩、人物品评之辩、事件问题之辩等。运用辩论教学法时,要注意“内容之辩优于形式之辩”“区分事实与价值、审美与真理”等问题。

【关键词】阅读教学  辩论  教学策略

 

阅读教学,要避免琐碎、平庸、枯燥的讲析,就得找到文本的关键点、突破口,以之带动全篇、激活课堂。如何寻找突破口?如何确定主干问题或主体活动?如何实现“文本解读到位”与“学生兴趣激活”的双赢而不是顾此失彼呢?

我以为,在众多的教学策略中,用一个关键性问题的辩论,构成课堂活动的主线,往往有“四两拨千斤”之效,可谓之为“辩论教学法”。它的好处很多:简化教学头绪,提挈全篇内容;激活学生思维,渗透方法训练,促进主体建构……

这里说的辩论,不是课堂上一般性的提问“有没有什么不同意见?”然后让学生三言两语随便说说——这种补充性的讨论,通常是教师已经讲完了主要内容、确定了主流观点,再让学生的“不同意见”作为点缀。本文说的辩论,是教师备课时精心构思、有着充分的知识准备与思维支架的教学活动,这种活动往往是一节课的骨架。辩题可以很小,但辩论一定要深入,不能蜻蜓点水、浮光掠影。

这里说的辩论,也不同于正式的辩论赛(比如国际大专辩论会),这种辩论有严格的程序规则,辩题和立场由抽签决定,很大程度上是考验辩论技巧、为辩而辩。阅读课堂上的辩论,也有规则和要求,但目的是促进学生与文本积极对话、建构意义。

 

问诊案例

 

“带月”与“戴月”辨

 

黄建斌

 

“带月荷锄归” (陶渊明《归园田居》 
[其三]),许多老师都是按照教参的解析来解读“带月”的:劳动归来的诗人虽然独自一身,却有明月陪伴。月下的诗人,肩扛锄头,穿行在齐腰深的草丛里,这是一幅多么美好的月夜归耕图啊!其中洋溢着诗人心情的愉快和归隐的自豪。

但我总觉得这样的解读太笼统,不能让学生很好地理解诗人所要表达的思想感情。于是,我在教学这首诗时,特地设计了这样的环节:

师:教材中用的是“带月”,但也有版本是“戴月”,你认为应该用哪个词?为什么?

 

生:我认为应该用“戴月”。因为成语“披星戴月”就是用的这个“戴”。

 

生:我认为用“带”更有表现力,因为“带月”用了拟人的修辞手法,是带领月亮的意思,语言表达很生动。

生:月亮在天上,就是在人的头顶上,诗人就像是戴着一顶洁白的帽子回家,这也很形象啊。

这时,其他同学也七嘴八舌地发表自己的意见,有支持第一位发言的学生的,也有支持第二位发言的,一时间闹得不可开交。于是,我提议大家查字典,看看“带”和“戴”在词义和用法上有什么区别。一阵短暂的忙碌,答案立即出来了。

生:我查了《现代汉语词典》。“带”作动词用有八个义项,我觉得其中的“引导、领”这个义项比较符合“带月”这个词语;“戴”作动词用只有一个义项,“把东西放在头、面、颈、胸、臂等处”。这两个字也有通用的时候,例如“带孝”也可以写成“戴孝”。因此,我认为两个字都可以用。因为无论是“带月”还是“戴月”,都是诗人和月亮一起回家,非生动即形象,没有太大的区别。

师:既然两个字都可以,那诗人为什么用“带”而不用“戴”呢?是诗人随性写的,还是精心选的?

 

 

 

生:我认为是诗人精心选的,古人写诗作文是很讲究炼字的,“推敲”的故事就是很好的例子。

 

师:对,古人写诗作文确实很讲究炼字。“吟安一个字,拈断数茎须”(卢延让《苦吟》),这样的例子很多,像“春风又绿江南岸”中的“绿”字,王安石先后用了“到”“过”“入”“满”等十几个字,最后才选了“绿”字。这个“绿”字,写出了春天的色彩感觉,让人满目绿色而春天气息感受无遗,表现了江南生机勃勃、春意盎然的动人景象。而陶渊明自己也曾说过,“诗可数年不写,不可一字不真”。这样看来,诗人用这个“带”还真应该是精心挑选的。那么,问题来了,诗人为什么要用这个“带”呢?

生:因为“带”是“领”的意思,诗人领着月亮回家,就像是领着一个老朋友回家一样。

师:这位同学认为,此时的诗人把月亮当作老朋友,这很有意思。你能不能举例证明古人有把月亮当作老朋友的呢?

生:有。李白《月下独酌》“举杯邀明月,对影成三人”,他把月亮当作了自己的朋友;“醒时同交欢,醉后各分散”更是写出了他和月亮朋友之间的深厚情谊。

生:我补充一下。诗人领着老朋友回家,心情肯定是愉快的。也就是说,诗人劳动之后领着个老朋友回家,生动形象地写出了劳动的乐趣,表现了诗人闲适、愉悦的心情。

师:刚才两位同学的分析很有道理。梁启超评价陶渊明时曾说,“自然界是他爱恋的伴侣,常常对着他笑”。看来,在陶渊明的心目中,月亮不仅是老朋友,更是亲密的伴侣呢。经过一天的劳作,他们牵着手徜徉在这静谧的自然环境中,其中的乐趣已不言而喻。但这里还有问题,诗人早晨去锄草,晚上才扛着锄头、领着月亮回家,劳动了一天,本来应该是很累的,而此时的诗人为什么是愉悦的呢?

生:这从诗的最后两句可以看出,“衣沾不足惜,但使愿无违”,劳动后的疲劳应该有点吧,但与“愿”相比,一切都“不足惜”了。

 

师:那这个“愿”具体指什么呢?

生:从查找到的资料来看,应该是指诗人归隐田园、躬耕田亩的追求自然生活的思想感情。

师:很好。我们再一起来看标题,标题中的“归”是什么意思?标题又该怎样理解?

生:“归”是回归,《归园田居》表面意思是诗人回归到田园来居住,深层含义是他思想的回归,回到他精神的桃花源。

生:所以,我认为,用“带”更恰当,更能表达诗人的真实意愿。

 

师:刚才这几位同学的分析不知能不能说服主张用“戴”的同学,请说一说你们现在的理解。

生:他们说得很有道理,但我还是认为应该用“戴”。因为清新明丽的月亮本身是美好的,能给世间万物增添美感,许多美好的比喻就能证明这一点。

师:你能举个例子吗?

生:“小时不识月,呼作白玉盘。又疑瑶台镜,飞在青云端。”(李白《古朗月行》)

生:“月下飞天镜,云生结海楼。”(李白《渡荆门送别》)

 

生:“可怜九月初三夜,露似珍珠月似弓。”(白居易《暮江吟》)

师:确实,这样的比喻很多。像“可惜一溪风月,莫教踏碎琼瑶”(苏轼《西江月·照野弥弥浅浪》), 

“松排山面千重翠,月点波心一颗珠”(白居易《春题湖上》),等等,举不胜举。但它们跟“戴”有什么关系呢?

生:在诗人眼中,月亮就是白玉盘、瑶台镜、琼瑶、珍珠、玉钩等,而这些事物都是美好的,都是大家所喜爱的,是心爱之物。陶渊明经过一天的劳动,头上戴着一块洁白的璧玉,扛着锄头,沿着田间小路悠闲地回家,仪表是何等的美观,心情是何等的愉悦。“戴月”生动形象地表达诗人归隐田园、躬耕垄亩的愉悦之情,所以应该用“戴”。

生:我还是认为两个字都可以用。因为“带月”是诗人带着朋友,甚至是亲人、伴侣回家;“戴月”是诗人带着心爱的美好事物回家,两者没有厚薄,无论用哪个字,都既富有诗意,又能很好地表达诗人归隐田园、躬耕田亩的追求自然生活的思想感情。

师:看来谁也说服不了谁,因为大家讲的都有道理。我们辨析“带”和“戴”,目的就是要大家通过研读诗的语言来理解诗的主旨。

这节课给了我一个启发:教师上课,不能因循守旧,过分依赖教参,而应该用自己独到的眼光和对文本独特的理解来另辟蹊径,特别是可以抓住文本中的某一个字、词、句子来组织课堂教学,把重点讲实了,难点讲透了,学生的主体性凸显了,那么学生的阅读分析能力也就得到了培养提高,这样的课堂才是有效课堂,甚至是高效课堂。

(江苏省宜兴市洋溪中学   214263)

诊断意见

以上课例中的教学活动,看似随意推进,实则环环相扣、很有层次。

第一个层次,先让学生说出直观的、感性的看法,形成“带月”与“戴月”两种意见的争鸣,以之作为本节课的主干问题。

第二个层次,动员学生查词典,根据“带”与“戴”各自的义项,判断本诗语境中可能是哪个义项。得出结论:两个词都讲得通。这个环节,已经渗透了学习方法:理解词语时,要有分析“词的义项”的意识和习惯。

第三个层次,教师抛出新问题:“既然两个字都可以,那诗人为什么用‘带’而不用‘戴’呢?是诗人随性写的,还是精心选的呢?”由此引出了学生观点:“我认为是诗人精心选的,古人写诗作文是很讲究炼字的,‘推敲’的故事就是很好的例子。”学生的这一小段话,其实就是一篇完整且有层次的论证文:观点明确,理由具体;理由作为一个观点,还有支撑它的理由(例子)。理由+结论=论证[1] 。

教师肯定了学生意见、并补充了几个例子后,顺势提出:“那么,问题来了,诗人为什么要用这个‘带’呢?”当学生说出:“因为‘带’是‘领’的意思,诗人领着月亮回家,就像是领着一个老朋友回家一样。”教师引申提问:“能不能举例证明古人把月亮当作老朋友的呢?”再次强化了“理由+结论=论证”的思维训练;同时,激活了学生的知识积累。学生补充完“举杯邀明月,对影成三人”等例子后,教师引述梁启超评价陶渊明的话,以权威意见补充论据。

以上第三个层次,渗透着思维方法:用例证法和引证法,论证“带月”的结论。

第四个层次,教师问:“诗人早晨去锄草,晚上才扛着锄头、领着月亮回家,劳动了一天,本来应该是很累的,而此时的诗人为什么是愉悦的呢?”把学生的目光引向全诗:

生:从诗的最后两句可以看出,“衣沾不足惜,但使愿无违”,劳动后的疲劳应该有点吧,但与“愿”相比,一切都“不足惜”了。

师:那这个“愿”具体指什么呢?

此时,教学的焦点,由一个字的使用,自然转到了主题。教师进一步提示学生看标题中的“归”是什么意思?标题该怎样理解?由此生成了“回归精神桃花源”的主题。

教学至此,任务已经完成,本可以收官了;但这节课的高妙就在于,教师没有到此为止,而是回到开初的辩题,再次地故意挑起“争端”:“刚才这几位同学的分析不知能不能说服主张用‘戴’的同学,请说一说你们现在的理解。”这就把教学活动带到了第五个层次。

当有学生坚持认为应该用“戴”时,教师让他举例子佐证,再次激活了大量的古诗词积累。学生最后说:“在诗人眼中,月亮就是白玉盘、瑶台镜、琼瑶、珍珠、玉钩等,而这些事物都是美好的,都是大家所喜爱的,是心爱之物。陶渊明经过一天的劳动,头上戴着一块洁白的璧玉,扛着锄头,沿着田间小路悠闲地回家,仪表是何等的美观,心情是何等的愉悦。‘戴月’生动形象地表达诗人归隐田园、躬耕垄亩的愉悦之情,所以应该用‘戴’。”——听课至此,我们也不能不感叹:学生的感受何等细腻、鉴赏何等生动!

此时,又有中立派发言:“我还是认为两个字都可以用。因为‘带月’是诗人带着朋友,甚至是亲人、伴侣回家;‘戴月’是诗人带着心爱的美好事物回家,两者没有厚薄,无论用哪个字,都既富有诗意,又能很好地表达诗人归隐田园、躬耕田亩的追求自然生活的思想感情。”

教师总结:“看来谁也说服不了谁,因为大家讲的都有道理。我们辨析‘带’和‘戴’,目的就是要大家通过研读诗的语言来理解诗的主旨。”

教师自己的课后反思说得好:“抓住文本中的某一个字、词、句子来组织课堂教学,把重点讲实了,难点讲透了,学生的主体性凸显了,学生的阅读分析能力也就得到了培养提高。”这个课例的成功,不仅在于课堂结构简约、高效,实现了“理解诗歌情感主旨”的教学目标,而且有意无意间渗透了很多重要的学习方法、思维方法,切实训练了学生的阅读鉴赏能力;不仅解读了这一首诗作,而且勾连、激活了大量互文,是对知识积累的灵活运用。

 

[关闭窗口] [添加收藏]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