享受游戏的心灵——幼儿教师的一项核心专业素养

作者: 来源: 发布时间:2018年05月25日 点击数:

温州大学教师教育学院  李晓燕   福建师范大学教育学院  张玉敏

 

    游戏对于学前儿童的发展意义已无需多言。然而,在政策与课程层面均高度强调、职前与职后时期均大力推广的前提下,幼儿教师指导下的“假游戏。伪游戏”仍然普遍存在。即使是在高度认可游戏价值、积极参与游戏指导培训的资深教师中也有类似现象出现。研究发现,造成这一现象的原因并非教师对游戏理念不重视,而是潜意识中对于游戏的直觉情感因素制约了教师的行为。这一直觉情感因素就是"教师是否具备享受游戏的心理”,简称“游戏心”。

    游戏心的缺失,使得教师在参与儿童游戏时持"利用游戏的心”,而不是"享受游戏的心”;更关注幼儿游戏时应该做什么,而不是发现可以做什么,使儿童游戏失去活力;更多地进行“游戏外的干扰性指导”,而不是“游戏内的建设性共进”;更多地基于自己的立场思考问题。笔者认为,敞开的游戏心是教师高质量参与幼儿游戏的前提,共情的游戏心是高质量师幼互动的路径,反思的游戏心是高质量游戏指导的核心。

  一、敞开的游戏心:高质量参与幼儿游戏的前提

1.正视权威对于儿童游戏的破坏性

  为何教师的游戏心会直接影响其参与儿童游戏的质量?研究发现,儿童会对游戏参与者的身份进行严格审核。他们对于游戏场中权威的存在有高度的敏感性,即便在教师有意放弃权威的情况下,脱敏过程也是漫长的。

  有研究者指出权威对于儿童游戏的破坏性,并提出了“明退暗进”的方式,即教师的权威角色隐退,以提供材料的方式进行隐性影响,主张教师更多地观察和记录。然而,即便教师退到观察者 与记录者的旁观位置,也不能真正使儿童敞开自我自由游戏。  因为一旦教师进入游戏场,不管是否有所作为,游戏场度的生态都已经改变。在这种情境下,教师所观察的、所参与的、所指导的在很大程度上已经不是游戏了。正因如此,一个玩心未泯的新教师可以获得高质量师幼游戏的“入场券”。敞开的游戏心,是教师高质量参与幼儿游戏的前提。

   2.以敞开的游戏心参与儿童的游戏

    自从“游戏作为幼儿园的基本活动”这一观点被提出后,幼儿园教育游戏化就被提上了日程。这是儿童观、发展观与学习观的重大变革,是教师角色和幼儿角色的全面更新。所有教师,包括入职多年的教师、新入职的教师,以及尚在校园里学习的学前教育专业学生,都面临着幼儿园教育游戏化的重要变化。按照一般的发展规律,资深教师通常能更好地进行课程与教学的更新, 因为他们拥有更丰富的知识与经验,对儿童有着更深厚的了解,在教研活动中量  也更为用心与勤奋。然而,研究者在日常教研活动中却发现:那些活泼爱玩的年轻教师表现出比资深教师更好的状态。资深教师或许能够讲出更多的指导策略,而保持着玩心的年轻教师则以由内而外的游戏热情感染着孩子,并自然而然地生成游戏创意,成为受孩子欢迎的游戏指导高手。在这些教学策略有点鲁莽的年轻教师组织的活动中,幼儿表现得大胆、灵敏、富有创想及幽默感。
    可见,一颗敞开的、爱玩的游戏心,在一定程度上成就了教师的游戏参与顶量,其作用甚至可能大于如识时间、
经验、努力等指标。正如家庭中很多父亲的游戏心成就了他们的游戏参与质量,其作用可能大于在知识、时间、关注度、精力等指标上投入更多的母亲。

  二、共情的游戏心:高质量师幼互动的路径

    1.了解学前儿童的游戏心理

     为何游戏心是师幼最有效的沟通渠道?因为学前儿童的心理具有游戏性特征,他们的心理是一种游戏心理。

    首先,学前儿童的思维方式是极具张力的。他们能迅速在日常生活与游戏世界之间切换。他们将在草地上随风飘动的塑料袋,看成跳来跳去的小兔子;将随风飞上高空的塑料袋,想象成风筝或大鸟;将一条床单搭在身上,就变身成了异域公主;随手拿起一块积木,说“这是世界上最贵的宝石”.... 这种思维上的张力随时发生、随处可见,他们在内心创造了许多“离开日常经验”的可能性,甚至在游戏条件缺少的情况下,也能够高效调配心理能量进行游戏。

其次,学前儿童的思维方式极具流动性。他们会将杂乱无章的生活经历按顺序排列成一件件小事,并决定“先做什么、后做什么”。他们只要有一点简单的念头,就可以迅速生成能立即行动的游戏脚本。正如在幼儿园里常常见到的:-根小棍和一口小锅就把孩子们引入了“小吃城”的情境,一群孩子置身于这个场景中,会生成各种吃的、各种价格、各种角色,并且能很快达成和谐的合作。这种思维的流畅性使儿童更容易进入游戏当中,将有可能滞涩的事件平滑地转换过去。

  学前儿童的游戏心理使得他们的个别行为带有很强的游戏性特征。教师只有具备和儿童样的游戏心,才能真正同情儿童。对于具有游戏心理的学前儿童来说,同样具有一颗游戏心的人,用游戏的行为来沟通的人,其携带的信息会有更好的接受与传播效能。

  2.以共情的游戏心告知儿童游戏的权利

    我们都在强调“幼儿拥有游戏权”,却容易忽略一个现象——幼儿并不知道自己有游戏权。幼儿的认知发展和社会性水平还处于高度依从成人的阶段,这使得他们对于自己的权利既不能自动觉知,也不能在被告知后完全理解。这就需要教师告知幼儿,而有效的告知莫过于直观的传递一教 师和儿童一起疯玩。

假设一群教师很投入地和孩子玩游戏,嬉戏、打闹、大汗淋漓,笑得滚到地上;假设一位教师很认真地遵守游戏规则,参与到孩子的游戏中,输的时候很沮丧,赢的时候欢欣鼓舞:假设一位教师正在和孩子玩游戏时,由于外来因素被迫中止表示很扫兴,而不只是对孩子感到抱歉;假设教师在和孩子们一起游戏时,积极地肯定当中的探索与发现是多么有意义的事情.... 那么,这些教师已经向儿童传递了最直接的信息:游戏是一件快乐而美好的事,是教师也非常喜爱的,喜欢玩游戏是教师非常理解和支持的,儿童有关游戏的想法和困难是可以找教师商量的。从这种意义上说,师者游戏心所形成的直观传递就成为儿童游戏权最好的告知方式,成为最好的保护措施之一。
  三、反思的游戏心:高质量游戏指导的核心
   1.在体验与反思中理解游戏机制反思的游戏心,是深入体验与谨慎思考兼备的一种状况。唯有这个状态,可以将游戏的快乐与意义紧密地结合在一起。换言之,仅仅有深入体验而无谨慎思考,那是沉迷型游戏者;仅仅有谨慎思考而没有深入体验,那是纸上谈兵的伪游戏者。只有两者兼备,才能使
得游戏的吸引力得以保留与生发,并且保持方向。从世界范围来看,游戏创造的飞跃时期,正是资深的游戏者自身成为游戏设计者的时期,同时,他们的自省也成就了游戏机制研究达到最深入的水平,获得了丰富的研究成果。

   也就是说,正是沉浸在游戏当中的游戏者,对于游戏的机制有着最为深刻的理解与领悟。那么,拥有游戏心的教师,也将具备更好的游戏理解、反思、指导、设计的潜力。以反思的游戏心参与到学前教育中的教师,正是后现代主义教育思潮的一个体现:他们没有囿于教师的权威,也没有忘记自己的教育者使命,而是以反思的游戏者的面貌参与到游戏当中,这是唯有带着游戏心的玩家才能实现的游戏浸入式理解、反思及指导,他们在平等的关系中引领游戏活动的质量,真正成为平等者中的首席。

   2.以反思的游戏心指导儿童的游戏

   幼儿园以游戏为基本活动,意味着教师需要参与幼儿的游戏,与幼儿展开游戏互动,但这些还远远不够。作为教育机构的教育者,教师的游戏技能还必须包括指导性的一面、原因有三。

   其一,并不是所有游戏都导向发展,有的游戏本身就是反发展的,或者到了一定的程度就有了反发展的特征。比如,网络视频游戏对人的病态控制,消费主义的思潮对儿童游戏的影响。因正如波兹曼所追问的那样现代媒体允许怎样的对话存在?它鼓励怎样的智力倾向?它会产生怎样的文化?

   其二,儿童的游戏能力还不成熟,需要帮助与支持。曾经在中国农业社会形态下,居住邻近、年龄相仿的儿童自然而然地形成了他们的世界,4如今因为种种原因,儿童被送入集体教育机构,活动空间成为特定化的空间,时间成为特定化的时间,所交往的人也是特定化的人。儿童前所未有地处于一个狭小的宇宙当中,脱离了自然的特质与人文环境,前所未有地依赖于教师的布置与安排,街头自然的儿童游戏已经消失。

   其三,当今的教育要为未来的社会培养人才,需要有前瞻性的眼光。教师既要珍惜幼儿天然的游戏,又需要将未来社会需要的核心素养根植其中。也就是说,游戏发展方向的导向、游戏能力的提升以及核心素养的植入,都需要教师不仅敞开游戏心,以游戏心同理幼儿的游戏心,还需要对游戏进行反思与提升,从而为幼儿提供一条隐形的路,慢慢将幼儿引入更流畅的游戏状态和发展通道。这是带有反思性的游戏心帮助儿童达成的。

    综上,教师的游戏心终将改变儿童的游戏世界。怀特海的过程教育哲学指出,教育的第一个阶段是浪漫,第二个阶段是精确,第三个阶段是综合。问那么,敞开的游戏心就是浪漫的阶段,教师要在这一阶段融入儿童的游戏世界。但是,教师并不会停止。通过游戏心的共情与同理的心理通道,教师可以定向输入知识、技能、态度与价值观等。最终,教师通过反思的游戏心,将这种输入达到更为精确、系统、科学的程度。而这一切的基础之基础、核心之核心,就是师者之游戏心。

  (备注:本文是福建省中青年教师教育科研项目”幼儿园机师专业游戏素保培育模式研究”的阶段性成果,项目仙号为1AS150190)

 

  参考文献

   [1]依玉敏,丰晓燕,基于幼儿偏好文本“童话”对幼儿思维特征的推断[J]学省教育研究,2013(4);12- 17.

   [2]黄进、论儿童游戏申游戏精神的袁落D中国教育学刊,2003(9):28 31.

   [3] BI波兹曼、娱乐至死[M]、中信出版社,2015(7)

   [4]苗雪红、儿童自然游戏群体:传统的失落与当代的重建[U]、学前教育研究,2004( 11):9-11.

   [5] 波兹曼、童年的消逝[M]、中信出版社,2015 :61-128.

   [6]注霞、转变课程观:来自杜威和怀特海过程理论的启示[D.教育理论与实践, 2003( 3):32- 35.

 

[关闭窗口] [添加收藏]
更多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