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敏俐访谈:漫谈国学复兴与语文教育改革

作者: 来源: 发布时间:2018年05月01日 点击数:

李节(以下简称“李”):您如何看待当前在全国中小学兴起的诵读经典活动?它与国学复兴有什么关系?

赵敏俐(以下简称“赵”):据我所知,近些年,全国各地创办了好多以诵读传统文化经典为特色的私立学校,好多公立学校也开展了中华文化经典的诵读活动。这反映了人们对于中国传统文化经典的重新认识,也说明人们对于现代中小学教育体制的不满。近几年,我参观过多所以读经为主要教学内容的私立学校,如北京的四海孔子书院、天津的天真国际书院等。来到学校,我首先被孩子们琅琅的读书声所感动,同时也引发我深深的思考。我国现在已经实行了九年义务教育,上小学与初中基本上不用家长花钱,为什么还有那么多家长自愿花钱把孩子送到私立学校读传统经典呢?在天津的天真国际书院里,我看到校园里赫然写着这样一些校训:“千教万教,教人求真,千学万学,学做真人”(陶行知语);“做人,做中国人,做现代中国人”(唐君毅语);“志于道,据于德,依于仁,游于艺”(《论语》),等等。但是在公立学校我却很少看到这样的校训。这说明当下我国中小学的教育在人的道德品性和知识的培养方面是有缺陷的问题表现为两个方面:第一是教育思想,第二是教材。这两者又结合在一起。回顾从1949年到20世纪80年代初三十多年的中小学教育,我们一直是以阶级斗争教育代替道德教育的。我们当时所熟悉的口号是:“教育为无产阶级政治服务”“千万不要忘记阶级斗争”等。回想我小学读书时的课本里面所选的课文多半是与之相配合的“半夜鸡叫”“少年英雄刘文学”等故事。我们学习的英雄人物是雷锋,要像雷锋那样做好事不留名,要有助人为乐的精神。可是雷锋精神最重要的内容是爱憎分明,他的助人为乐是有阶级性的。他的名言是:“对待同志要像春天般的温暖,对待工作要像夏天般火热,对待个人主义要像秋风扫落叶一样,对待敌人要像严冬一样残酷无情。”而当时社会上的各种政治运动也一再强化着一代青少年的阶级斗争精神,向他们幼小和纯洁的心灵灌输着阶级斗争的思想。“文革”中,由这些青少年为主组成的红卫兵,出于他们“朴素的阶级感情”,对那些被打成“封资修的坏蛋”进行了严酷的阶级斗争,面对“阶级敌人”毫不手软,缺少人性。

改革开放以后,在一切以经济建设为中心的社会运作模式下,中小学教育变成了以升学考试为唯一目标的应试教育,文化知识被肢解,道德教育依然缺失。与此同时,充斥整个社会的金钱至上、权力至上的病态观念,也在激烈地冲击着中小学生的心灵,把原本纯洁的校园搅得污泥浊水。在此背景之下,人们开始反思现在的教育体制,开始自我寻找一些补救措施。他们希望自己的孩子通过学习传统文化经典来补充当下体制内教育在知识上的缺陷,也希望通过这种传统文化经典的诵读而让自己的孩子接受人格上的熏陶。参与经典诵读的主体虽然是学生,推动这项活动发展的却是社会、家长和群众,是大人将在自己身上不能实现的理想寄托于下一代。这说明,当下在全国范围内正在兴起的国学复兴的潮流,包含着国人重建中华文明的深情期待,也包含着国人对传统文化知识的追求,对高雅的人品养成和人格塑造的期待。

李:国学复兴给语文教育改革带来哪些机遇和启发?

赵:语文教育在读书识字的同时承担着文化知识素养教育、审美教育和道德伦理教育的任务。为什么民间发起读经活动,而且要恢复传统读经的方法?就是希望通过传统文化经典的学习,在识字教育、文化知识素养、审美教育和道德伦理教育这几个方面都有较大的提升。这对我们现有体制的中小学教育是有很大的启示作用的。

李:您能分别讲一下吗?比如先从诵读这种教学方法说起。

赵:诵读是学习语文的重要方法,是传统的教学法,也是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一部分。过去认为传统的读书法就是死记硬背,看到老先生们摇头晃脑、拿腔使调地读书甚至会发出嘲笑。经过近百年的回顾与反思,大家也在重新思考这种学习方法,古人之所以这样读书,可能有学习的规律和认知的规律在里面,需要研究。比如学习语文的第一个目的是要解决读书识字的问题。怎么才能通过读书识字这一关?目前的小学教学大纲规定在六年的时间里学会3000个左右的汉字。现在语文识字教学先学拼音,给每个汉字注音。这与传统的诵读识字教学方法相比,反差太大了。目前有些私立学校通过诵读的方式学习识字,短短的一两年时间就可以达到这一目标。这件事情本身就值得我们认真思考。用什么样的方式才能取得最佳的识字效果?我们现在普遍采用的汉语拼音识字教学法是不是最科学的方法,是不是符合小学生读书识字的认知规律?仅从读书识字这一点上,传统的诵读学习法就值得我们好好学习。

李:传统文化经典教育对小学生的文化知识素养教育有哪些方面的提升?

赵:教育的最终目标是学习如何做人。儿童是学习文化知识的最佳年龄,也是进行人文素质教育的好时机。在这个年龄,语文到底该学什么,不是一个简单的问题。语文教育要在读书识字的基础上强化文化知识的教育。

五四以来,我们把现代人的文章吸纳在语文教材里,占了绝大部分,传统文化经典所占的比重越来越小。现在我们要思考一下,什么样的文章包含的文化信息量更大?当然还是经典。

中国古代传统文化经典,从周代开始,经过历朝历代不断地淘汰和筛选后才传承下来,其中包含着中华民族的文明智慧,包含着中华民族对人文社会的哲理思考。这些经典将中国古代的思想文化连贯起来,具有强大的辐射性。四书五经、诸子百家的东西不必多说,就是那些脍炙人口的诗歌也是如此。举例来讲,像李白的《静夜思》这样一首小诗,明白晓畅,如同白话,为什么无论男女老幼人人喜欢?因为里面沉积的是中华民族多年来形成的文化情感,它融会了中国人对自然、社会、人生多方面的体验。中国是一个农业文明的社会,自古就对自然天象特别关注,对季节的变化也特别敏感。月亮的阴晴圆缺,一年的寒来暑往,家庭的悲欢离合,人生的苦乐年华,就这样有机地结合起来,凝结成中国文化中的月亮这一特殊的意象。它可以唤醒游子的思乡,也可以引起对亲人的思念,可以寄托美好的理想,也可以引发对人生的思考。所以,咏月就成为中国诗歌中一个经久不衰的传统。

《诗经》中有《月出》,汉乐府中有《明月何皎皎》,魏晋南北朝谢庄有《月赋》,等等。唐诗里写月的就更多了,张若虚的《春江花月夜》、张九龄的《望月怀远》、杜甫的《月夜》等都是名作,宋代苏东坡的《水调歌头·明月几时有》更是现代人耳熟能详的名篇。直到现在,咏月依然是中国诗歌的一个重要主题。可见,李白的《静夜思》一诗虽然简单,但是它里面所包含的中国文化内容却无比丰富,所以它才会受到人们普遍的喜欢。学习这样的经典,不仅仅达到识字的效果,而且在无形中受到了传统文化的教育、民族文化精神的熏陶。这样一首诗的学习,可能对孩子将来的一生都会产生影响。这就是经典的价值。而我们现在的语文教材里,很多文章还远远没有达到经典的水平,也没有经过文化的积淀。所以,如何将更多更好更适合青少年学习的文化经典纳入中小学语文课本里,是我们应该认真思考和严肃对待的问题。

李:语文教育在传统道德伦理和人格完善方面能承担什么任务?

赵:人的道德伦理素养的教育是传统教育的精髓。中小学教学目标要考虑基本的核心价值观,这个价值观应当是道德伦理方面的,比如说孝、仁爱等。中小学教育应当确定这些基本的道德价值观。传统文化经典有一个很重要的功能,就是可以对少年儿童进行文化修养、道德伦理和审美情感的教育。认识到这一点之后,再来考虑语文教材的选篇。教育有潜移默化之功,人格人品的教育需要在知识教育和审美教育中慢慢实现,不能急功近利。现在我们还有强烈的急功近利的思维方式。社会上道德滑坡,马上就编道德素养课本;有人不讲诚信,马上就编讲诚信的故事。动机是好的,但效果可能并不佳。不能让语文教育负载更多功利性目的。要知道语文教育最基本的任务是读书识字,是审美的教育和人格的塑造,而这些都要通过经典的学习在潜移默化中才能实现。所以,减少中小学教育中的各种政治的、经济的功利观念,让它变成真正的以求真求善求美为主的纯洁的圣地,只有这样,才能真正实现教育在传统道德伦理和人格完善方面所承担的任务。

李:选择传统经典作为语文教材的篇目,应注意哪些问题?

赵:语文教材不能完全恢复到古代。古代文和现代文应当有恰当的比例,也应当吸收世界文化的经典。但是无论如何,对我们中国人来说,中国传统文化应该占到教材的绝大部分内容,这一点不应该质疑。如何选择呢?需要从事传统文化教育的学者坐在一起讨论、研究。其实,当下社会上盛行的诵读经典也存在着问题。从中小学教育的角度来讲,现在人们还习惯地选用《三字经》《百家姓》《千字文》和《论语》《孟子》《大学》《中庸》,包括清朝人选的《唐诗三百首》《千家诗》《笠翁对韵》等,这些教材经过几百年甚至上千年的积累,确实具有经典性,在没有新的、好的选本出现之前,人们选用这些经典作为中小学生诵读教材,有其合理性的一面;但是另一方面,这些教材毕竟是古代编成的,原封不动地搬来用,可能也存在着一些问题,有人对此提出质疑,我认为也是有道理的。

我的看法是,如果一时选不出更好的经典教材来,那么可以暂时选取其中争议较少的经典教材来用,同时考虑编选新的教材。教材编选是一件大事,是重大的文化工程。我们现在的教材编选有随意性。有很多编选传统经典文化读本的人,本身就缺少对传统文化经典的研读,怎么可能编出具有经典性的教材呢?我们也要充分吸收古代经典文化教材编选的经验,包括教材的形式和内容。在这方面,历史上有成功的经验,如《昭明文选》的编选、《千字文》的编写等。总之,吸收古代经典教材的长处,借鉴其编写经验,重新编写新的传统文化经典教材,应该成为复兴国学教育中一项具有重要意义的工作。

当下的国学复兴给中小学的语文教育改革带来了很大的冲击,也带来了难得的机遇,处理好这二者之间的关系,会使当下的中小学语文教育体系更加完善,更为科学,更符合中小学教育的规律,有利于人才的培养,这是全社会共同的目标和期待。

(原载《语文学习》2015年第6期)

[关闭窗口] [添加收藏]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