吕岩《牧童》:唐诗里牧童的惬意生活

作者:丁启阵 来源:博客 发布时间:2018年04月30日 点击数:

草铺横野六七里,笛弄晚风三四声。

归来饱饭黄昏后,不脱蓑衣卧月明。

 

1

这首诗所署作者名吕岩,就是宋代以来世俗传说的八仙之一、道教全真教奉为纯阳祖师吕祖或吕帝的吕洞宾。但是,唐代文献中并没有任何关于吕岩的记载,所有记载均始于宋初。按照宋人的说法,吕岩是唐末人。

宋人记载的传说里,吕岩是京兆(今陕西西安)人,吕渭(做过礼部侍郎)的孙子。至于是否中过科举,是否做过官,有不同的说法。有说他咸通(860-874)初年考中进士,两次出任县令。有说他参加过进士考试,但未及第。

从吕岩日后成为道家祖师这一情况看,当初携家栖隐的原因——唐末黄巢农民起义,是可信的。换言之,他是因为躲避战乱而远离俗世的。不难想象,他有过一个栖隐乡野、潜心学道的时期。

大致可以推测,这首诗的写作时代是唐朝末年。

    

2

诗歌表现牧童的生活,语言浅显易懂。

草地铺展在原野上,有六七里长。可见这是一个适合放牧(牛羊)的地方。晚风里,随意吹几声笛子,说明牧童是个有趣味、有爱好之人。一二两句,表现牧童白天放牧情形。

三四两句表现牧童夜晚的生活:先是吃晚饭,然后是睡眠。黄昏饱餐,蓑衣卧月,说明牧童生活无忧,随性。

 

3

笔者少年时代生活在农村,也曾做过牧童——中小学时代的寒暑假,须参加生产队的劳动,暑假多被指派担任牧童角色。因此,愿意对诗歌所表现的牧童生活说一说自己的感受和体会。

回首数十年前的往事,牧童生涯留下了许多美好的记忆。我不懂音乐,给我一支笛子,我无法吹出悠扬动听的曲调。但是,如果不讲究,不深究,勉强也可以说是我会“弄笛”的,树叶、柳笛、青蒜叶、杏核鼓(取杏核,横侧面各磨出一小洞,掏空果肉,侧洞上贴竹膜,将横洞端塞进鼻孔,鼻子呼气,即能嗡嗡作声,有如B-BOX)之类,我儿时都曾玩过。因为生性鲁愚顽劣,也因为特殊年代的风尚,我做牧童的时候,没有牛角挂书、且行且读那么上进。但是,偶尔带本小说,看上几页,也是有过的。

当牛在溪滩草地、山麓地带安分吃草时,众牧童嬉戏打闹,下象棋,打扑克,也是难得的快乐时光。

根据数年暑假牧童生活的亲身感受,我认为,诗歌中的牧童生活是诗化、美化了的,既不真实,也不全面。或者说,这是诗人眼睛所看到的牧童生活的表面情况。牧童真正的生活并非如诗中所表现的一味地轻松,惬意。

我的江南家乡,村庄、人口都很稠密,草铺横野六七里的优良牧场,我从未见过。若是有,那真是牧童莫大的幸福。我的家乡没有那么大一块草地可供放牧,田头、溪边、山脚,放牧的时候,都需要时时留心提防,不能尽兴玩耍。否则,牛脖子一扬,吃了庄稼;牛角一挑,掀了人家长辈的棺材;小则挨家长训斥,大则引起家族纠纷。

再者,即使有那么一大块草地,你去我也去,大家天天都去那里放牧,牧草也早被啃秃了。农民视牛为宝,是不舍得让它们挨饿掉膘的。否则,田地抛荒,挨饿的可就是农民了。反正,我做牧童的时候,家长、生产队长们是不允许我们把牛赶往那种草场的。所有扎堆放牛、玩游戏、下棋、打牌之类的乐事,都是背着家长、生产队长们偷偷进行的。按照家长、队长们的意愿,是需要化整为零打游击战的,哪里草长,到哪里放牧。

诗的最后一句,穿着蓑衣仰面而卧,也不是什么惬意的事情。制作蓑衣的材料有两类:棕榈,干草。我家乡多棕榈树,蓑衣多以棕榈制作。棕榈制成的蓑衣,结实得刀枪不入,可以当铠甲穿。但是,棕榈丝扎人如刺,躺在上边睡觉,无异于如坐针毡。用蒲草之类干草制作,可能会柔软一些,但是,御寒的性能极差。蓑衣当被,恐怕夜寒侵体,人为瑟瑟,根本无心赏月的。《汉书·王章传》的“牛衣对泣”,讲的是书生王章贫病交加,连妻子都无法养活,只好劝妻子离开自己去另嫁他人,谋求生路。

总而言之,读诗时不妨认为诗人描写了牧童轻松惬意的生活,但是,现实世界里,牧童的生活其实是非常艰苦的。谁见过富贵人家打发子弟去做牧童的呢?

当然,诗人实际上只是借牧童生活表现自己超脱世俗的思想,这是境界的问题,不必较真。

                                               2018-4-26

 

[关闭窗口] [添加收藏]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