嫁人当嫁苏东坡

作者:未知 来源:网络博客 发布时间:2018年04月23日 点击数:

苏东坡在我眼中,称得上十全十美。他是文人中写词最好的,词人中做菜最棒的;是最有怜花惜玉之心的,却又是穿行于花丛中最能洁身自好的;是最富有情趣懂得养身的,又是最豁达开朗刚正不阿的……难怪他生前就成为无数女性的偶像,宋代万千女粉丝上至太后,下至民间普通女子,一辈子以一睹东坡风采为荣。每想至此,小女子便不由得对天喟叹:嫁人当嫁苏东坡,奈何生不逢时啊!

现世既无苏东坡,小女子却还得嫁人对不?记得《核舟记》中有语曰:中峨冠而多鬓者为东坡。那么,苏东坡该是长着络腮胡子的。也算千挑万选的,嫁的那人,除了脸上一日不刮便“春风吹又生”的络腮胡子与我的偶像有一点点形似,其余横看竖看再无相似之处。

文才自不必说, 东坡先生旷世奇才,我家那位呢,相识20年,唯一在我手中的“墨宝”是一封长信,那可不是简单的情书,而是对我苦大仇深控诉他“罪行”之后的回应。那次吵架,完全是我一个人的事,我这边指手画脚声嘶力竭,他那厢不动声色若无其事,我的重拳砸在了棉花上,自觉无趣,只好草草收兵。第二天,我在枕头底下发现了这厚厚的长信,在信中,他用化骨绵掌,把我招招致命的降龙十八掌一一化解。从此,西线无战事。

再说厨艺。那年去杭州,美美地品尝了一下正宗东坡肉,那肉,味醇汁浓,酥烂香糯。吃完一盆心想,要是我家那位能做出此等美味,我一定放弃任重道远的减肥大业。我知道这只是我的幻想而已,那次我卧病在床,他殷勤地跑前跑后,问我想吃什么,接着在厨房折腾了半晌,最后端至床前的,是一碗稀得照得出人影的粥外加两个炒鸡蛋。就这,已经不容易啦,从小到大,他可是连味精跟盐都分不清的呀!我勉强尝了两口,夸奖他鸡蛋炒得不错,从那以后,但凡有炒鸡蛋的任务,他就自告奋勇掌厨来了。

接着说怜花惜玉。在那个时代,文人墨客大多喜欢与歌妓往来,东坡先生也是如此,但他从未迷恋上哪个歌妓金屋藏娇,反倒是怜惜杭州名妓琴操的才气,规劝她赎身为尼。我家的那人呢,没啥机会出入烟花场所,也不懂得怜花惜玉。看我上擦下擦左擦右擦忙个不停,他从不主动相帮,顶多来一句:家里已经够干净的了,你别那么忙,过来一起看看电视好不好?我瞪他一眼,继续与灰尘进行不屈不挠的斗争。

苏东坡一生颠沛流离,却总能把日子过得有滋有味。你看他在黄州的那段日子,养花种菜栽树,建亭子,造小桥,吟诗作画,喝喝小酒练练瑜伽,简直赛过神仙。话说我在家也养了好几盆花,摆在外面小阳台上,葱葱茏茏一片碧绿。某日我去给花浇水,惊奇地发现花盆里居然散布着许多烟灰,在吊兰的枝叶间,甚至还有几个烟屁股。这一发现令我火冒三丈,你说这人,不光继续偷偷吸烟,完全没有东坡先生的健康意识,还如此糟蹋我的花草。见我满脸怒气,那人嬉皮笑脸道,我现在一天就抽几根烟,你咳嗽,我只好到外面阳台抽。再说,这烟灰还是很好的草木灰肥料呢……我一时气急,简直说不出话来,你说这相隔千年的两个人,差距咋那么大呢?

某日,我终于忍不住一声长叹:唉,嫁人当嫁苏东坡啊!

那人扫了我一眼,坏笑着说:要不要穿越一下试试?我看哪,苏东坡不见得喜欢一个整天迷恋着《宫》、《步步惊心》的女人哦。

唉,也是啊,我等本是凡夫俗女,那些十全十美的,只能是心目中的神罢了。与其羡慕嫉妒恨,不如静下心来,细细体味身边庸常的幸福。

[关闭窗口] [添加收藏]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