议论文素材——生与死的抉择

作者: 来源: 发布时间:2018年03月12日 点击数:

议论文素材——生与死的抉择

一、生以践志

 

【勾践】

越王勾践卧薪尝胆的故事耳熟能详。被夫差俘虏后,他不惜做夫差的马前卒,在夫差病重之期,亲自为其尝粪,来测试他的病情。诚然这样很难,亦非凡夫俗子所能为之,然勾践却能忍辱负重,韬光养晦,委实令人感叹!蒲松龄曾写过这样一副名联:“有志者,事竟成,破釜沉舟,百二秦关终属楚;苦心人,天不负,卧薪尝胆,三千越甲可吞吴。”是啊,苦心人,天不负,勾践用行动洗刷了自己的耻辱,用行动诠释了信念的内涵。然而当今社会有些人却不明白这个道理,终日醉生梦死,纸醉金迷,把失败归结于什么“天亡我也”,一点东山再起的勇气都没有,这些人不是被别人所打败,而是被他们自己所打败!鲁迅先生曾经说过:“真的猛士,敢于直面惨淡的人生,敢于正视淋漓的鲜血。”勾践,直面屈辱,直面惨淡的光景,最终打败了夫差的不可一世,打败了夫差的狂妄自大,屈辱求生,却求得了自己的人生价值,也求得了越国的崛起。

 

【司马迁】

屈原用一死来成全自己的名节,固然值得敬佩,但是却有另一群人,在困境中,甚至在绝境中,依旧选择隐忍而活,用自己残存的生命,来完成毕生理想,这样的坚持,也值得感佩。司马迁就是其中之一。他早年屈受宫刑,奇耻无比,在《报任安书》一文中,他这样写自己的痛苦,“每念斯耻,汗未尝不发背沾衣也”。于他而言,死似乎是更轻松的事。但最终,在生与死的抉择之间,他选择了继续生活下去——为了完成被誉为史家绝唱的《史记》。毕淑敏曾说过:“优等的心,并不华丽,但必须坚固。”司马迁忍受奇耻大辱,直面敢世俗的种种不公,择生践志,这种对理想信念的不屈坚守,即使穿越千年,仍然能感染后人的灵魂。

 

二、死以明志

 

【屈原】

坚守自己的信仰,报效民族和国家,可以有不同的方式。有人择生而践志,有人择死以明志,屈原选择了后者。他曾在《离骚》中这样写道:“亦余心之所善兮,虽九死其犹未悔。”在少年壮志尽毁,抗秦理想无望,城池陷于敌手之际,屈原毅然自沉于汨罗江中,以明其忠贞爱国之志。蔡琴在《渔父》这首歌中这样唱道:“他们说你是一个孤独的诗人,他们说你有一颗忧郁的灵魂。”而在我看来,屈原的孤独、忧郁,正是因为他对正道、对理想的追求,他纵身一跃的姿势,定格成永远的风景。其热血化作滔滔波浪,随着江水悠悠流淌千年,以其精神滋润了整个民族的灵魂!

 

【史可法】

明末乱世,扬州城下,梅花岭畔,史可法用生命谱写了一曲不屈的英雄悲歌。当时,清兵围城,扬州城内,已然弹尽粮绝。清将多铎派明朝降将多次劝降,后多尔衮又屡次致书诱降,但史可法回信,严词拒绝投降。城破之日,史可法衣冠不乱,面对高官厚禄的诱惑,他斩钉截铁地说:“城存与存,城亡与亡。我头可断,而态不可屈。我意已决,即碎尸万段,甘之如饴,但扬城百万生灵,不可杀戮!”遂壮烈就义,年仅45岁。“天下事”,史可法已经竭尽全力,但是天道如此,时运如此,无力回天。选择生,纵使前途似锦,荣华无尽,但是,要背弃臣子的风骨,背弃对道义的坚守,绝非忠烈所为。史可法毅然决然地选择了死,用生命筑起了一座不朽的丰碑。清代散文家全祖望等梅花岭,写下了“其气浩然,常留天地之间”这样的赞语,英雄已逝,但气节长存天地间。这,可能就是英雄对后世的意义。

 

三、隐以全志

 

【张志和】

现代繁忙的都市人,似乎只有在吃鳜鱼时才想起张志和了,也只知道他是个诗人。实则,张志和年少就有才名,十六岁就考取了明经,后来在策对时,给肃宗皇帝留下的印象极深,皇帝封了他一个官,还赏了他一个新名字——“志和”。但他似乎天生厌烦官场的尔虞我诈,以为母治丧的借口回到了老家,从此,便不再做官,长期在太湖一带游逛,又因为常常乘一叶扁舟出入烟波浩渺之中,且好钓鱼,所以自称“烟波钓徒”。姜子牙直钩钓鱼,是为了炒作,吸引眼球,等大人物来发现自己;而张志和钓鱼完全是修身养性,没什么功利目的。在白鹭翻飞、桃花流水的天然美景中,他获得了精神的逍遥。弃功名,择山水;弃俗尘,择心安,坚守自己的内心,不为俗世的标准所动摇,这未尝不是一种熠熠生辉的别样风骨。

 

【林逋】

也许正是对这类结果的大彻大悟,西湖边又悠悠然站出来一个林和靖。他似乎把什么都看透了。隐居孤山20年,以梅为妻,以鹤为子,远避官场与市嚣。他的诗写得着实高明,以“疏影横斜水清浅,暗香浮动月黄昏”两句来咏梅,几乎成为干古绝唱。中国古代,隐士多的是,而林和靖凭着梅花、白鹤与诗句,把隐士真正做地道、做漂亮了。在后世文人眼中,白居易、苏东坡固然值得羡慕,却是难以追随的;能够偏偏到杭州西湖来做一位太守,更是一种极偶然、极奇罕的机遇。然而,要追随林和靖却不难,不管有没有他的才分。梅妻鹤子有点烦难,其实也很宽松,林和靖本人也是有妻子和小儿的。哪儿找不到几丛花树、几只飞禽呢?在现实社会碰了壁、受了阻,急流勇退,扮作半个林和靖是最容易不过的。这种自卫和自慰,是中国知识分子的机智,也是中国知识分子的狡黠。不能把志向实现于社会,便躲进一个自然小天地自娱自耗。他们消除了志向,渐渐又把这种消除当作了志向。安贫乐道的达观修养,成了中国文化人格结构中一个宽大的地窖,尽管有浓重的霉味,却是安全而宁静。于是,十年寒窗,博览文史,走到了民族文化的高坡前,与社会交手不了几个回合,便把一切埋进一座座孤山。              ——余秋雨《西湖梦》

 

[关闭窗口] [添加收藏]
更多
上一篇:必修四文言知识总结[ 10-10 ]
下一篇:课本剧《渔父》[ 03-1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