细读对话,教好小说——以肖培东老师的《孔乙己》为例

作者:贾龙弟 来源: 发布时间:2017年11月30日 点击数:

细读对话,教好小说——以肖培东老师的《孔乙己》为例

 

贾龙第   

 

【内容摘要】本文针对小说教学内容缺乏个性和丰富性的弊端,提出了细读小说对话,丰富小说教学内容的观点,以肖培东老师的《孔乙己》为例,详细阐述了小说小说对话细读的几个点,希望以此为切入点走进文本,走近人物,开启小说艺术的大门,从而更能教出“这一篇”小说的丰富个性魅力。

【关键词】小说;对话;细读

 

 

著名作家、小说理论家曹文轩教授说:“一部完全没有对话的小说,注定了是沉闷的、毫无生气的。在似乎无休止的叙述与描写暂时停止、从而转让给人物对话时,将会使阅读进入充满兴趣的状态,其情形犹如走在荒寂的野道上,忽然听到了人的谈话声。”①一个优秀的小说家,必然会苦心经营自己小说中人物之间的对话。

事实上,我们应该有共同的体会,我们可能忘了小说中的某个人,某个场景,某个情节,但是,那些极富个性的对话沉淀在心底,甚至鲜活在我们的生活中,比如孔乙己的“多乎哉?不多也。”,比如阿Q的“儿子打老子,妈妈的!”,比如祥林嫂的“我真傻,真的”。小说因为对话而充满魅力,读懂了小说中的对话,就等于拥有了一把走进小说之门的钥匙。本文以经典小说《孔乙己》为例,谈谈如何细读小说对话。

一、话题的控制与被控制

“人物对话能够明显地显现人物之间的关系,一般较为强势者总是在对话中提出并且控制话题。”②关注交流话题的控制与被控制者,能帮助我们读出人物之间的关系和境遇。

正如上文所述,小说《孔乙己》中,孔乙己和短衣帮以及掌柜的对话过程中,控制话题的始终是短衣帮和掌柜,每次都是由他们主动出击,挑起话题,并且一定逼到孔乙己难堪,没有招架之力才罢休。他们这些质问连珠炮般咄咄逼人,不容孔乙己争辩,也不想听孔乙己回答。这时发话人显然不是为了交际的需要而发问,其目的在于显示自己的优越感,相比长衫客,这种优越感也是蛮可怜的。

细细品读这种控制与被控制,逼与被逼的对话,可以读出社会的凉薄和孔乙己的悲惨处境。请看肖培东老师教学《孔乙己》的片断:

师:好,就到这里,接下来我们再细细读读酒店里的对话。孔乙己一到店,大家说的那句话怎么读?

一生读“孔乙己,你脸上又添上新伤疤了!”(声音有点低)

师:是这样说的吗?同学们,这句话怎么说,你说说看。

生:“孔乙己,你脸上又添上新伤疤了!”(声情并茂)

师:声音为什么比他响?

生:就是要表现出一种外人对孔乙己的嘲笑。

师:哪个字可以看出这样子的嘲笑?

生:叫道。

师:对,是有人“叫”道,声音要拉高拉长的。来,你再来叫叫看。

生:“孔乙己,你脸上又添上新伤疤了!”

肖老师紧紧抓住“叫道”一词,品与读的结合,让学生设身处地体会说话者的语用意图,因为说话者的语用意图决定了他的话语表达方式,在这里可以说是非大声叫,无以让嘲讽别人的满足感得到淋漓尽致的宣泄。值得指出的是,肖老师的“孔乙己一到店,大家说的那句话怎么读?”一句看似随意,其实着意,这里关系到语用环境,关系到对谁说的问题,在现实社会中,人与人之间总是存在着不同的关系,在不同的关系中,对话的语气、用词、口吻等等绝不会相同。在这里,正因为是对孔乙己说话,而不是那些长衫客,所以即使是那些短衣帮也敢直呼其名,肆无忌惮地大声的叫,借此让自己麻木的身心“快活”一下,所以,才会是“叫道”,就是要“叫”给你听,“叫”给在场的所有人听,一个“叫道”,写出的是孔乙己被取笑的话语地位。下面的片断也是如此:

师:来,你再把这句话读读看。

生读“你一定又偷人家东西了”。

师:同学们说这样读行不行?

生:我觉得读得还可以,但还没有刚刚的响亮。

师:你知道为什么要读得够响亮的。我们一起看看这句话,“他们又故意的高声嚷道”,哎哟喂,这里又有一个“又”字,而且说话人已经不是他,注意啊,是他们,因此这句话众多酒客一起嚷出来的。我们一起来嚷,好不好,预备起——生齐读:你一定又偷人家东西了。

师:故意的味道没有,你要给我摆出点故意的味道来。“故意的”预备起——

生齐读此句,师再读此句。

我就是故意的,你能奈我何!一个“故意”,读出的是说话者有意让孔乙己难堪的心态,孔乙己的不堪地位于此可见。

小说中孔乙己始终没有自己的话语权,和掌柜的是如此,和短衣帮们是如此。和酒店小伙计是如此,甚至和小孩子们面前也是如此,对于那句“不多不多!多乎哉?不也多也。”在孩子们的笑声里孤独地消散,只剩下一个孤独的,被社会遗弃的自己。

二、语气语调和标点

作为最常见的话语形式,汉语的句子从语用角度可以分为陈述句、疑问句、祈使句和感叹句四种,语调不同,语用意义也有别,即使是相同的话语结构,语调也可以区分出意义。“语调是同说话人的目的意图紧紧相连的。说话人的某种语用意义常常通过不同的语调表示出来。”③

与语调密切相关的语气词和标点,一定的语调总是要通过相应的语气词和标点来实现的。因此,细读对话,可以从标点和语气词入手,揣摩对话双方的语气语调,从而深入理解人物的说话意图,进行把握人物的个性特点。

请看肖老师的一个教学片断:

师:那现在同学们,再找个同学来读读这个掌柜的,肖老师来读喝酒的人,我们一起来读读看。

师读“他怎么会来?他打折了腿了”

生读“哦”(很平淡)

师:哦,他是这么说的吗?就这个“哦”字怎么读?你来。

生:哦。(读出好奇惊讶)

师模仿读,再邀两生读。

师:刚才这两位同学读“哦”,大家能听出是什么标点符号吗?

生:第一个同学平平淡淡,应该是句号。第二个同学,感觉是问号。

师:句号,问号。同学们考虑一下,句号,问号,那小说为什么用感叹号呢?来,再读,“他打折了腿了”——

生:哦!

师:哦!为什么发出这声感叹?读书时有想过这问题吗?

生:没有。

师:读书就要潜入文字当中,甚至不放过一个标点。来,同学们,我们一起来试试看,句号时怎么说,“他打折了腿了”你们说——

生齐说:哦。

师:问号时怎么说,“他打折了腿了”?

生齐说:哦?

师:感叹号时又怎么说,“他打折了腿了”?

生齐说:哦!

师:哦!(声音延长)这个感叹号里包含怎样的感情?

生:对孔乙己打折腿的惋惜。

师:对孔乙己打折腿的惋惜?平时你表达惋惜会用感叹号的吗?

生:我觉得是对他打折腿的惊讶。

生:不关心腿,更想知道是怎么打折的,很好奇。

师:对,惊讶好奇,想知道这个过程有着怎么样的新奇,它将成为这个酒店里的一个谈资一个笑点。所以,他不是关心孔乙己生死,而是猎奇这段所谓的痛快淋漓的被打。来,同学们,感叹号读读试试看,“他打折了腿了”——

师生齐说:哦!

这是咸亨酒店内大家谈论孔乙己被打惨状的一段对话,当店内酒客说看到孔乙己被打折腿后,掌柜的反应是“哦!”,一个语气词,加上一个感叹号,一个很多教师都容易忽略的细处,肖老师却带着学生反复地比较揣摩,让学生联系语境体会掌柜的为什么此时这样说,而不是那样说,从而走进人物的心灵世界,体察“看客”的卑劣心理,真的是带领学生“潜入文字当中”在读书。更为精彩的还在后面,请看:

师:很好,我们再来看最后一句话。喝酒的人在说他的最后一句话的时候,用了一个什么标点符号?“许是死了”后面是句号。掌柜的第一声是感叹号,让他也感叹号结束可以吗?读读看,你来。

生读:许是死了!

师:你再来读读句号结束。

生读:许是死了。

师:为什么用句号?

生:用句号表示一种不太肯定的语气。

师:比之感叹号,这里句号确实有不太肯定的语气,还有其他意味吗?

生:用句号表示对孔乙己漠不关心。

生:不轻不重的,随意说说。

师:生死无所谓了,没有人会去在意他的生死。这里的句号更能显示冷漠与生命的无足轻重。我们再一起来读读喝酒人的最后一句话。

邓彤老师说:“关键在于这些人物为何要如此说?为何会在此刻说?关键在于这些话语到底折射出怎样的人物心理?”④此一时,彼一时,为什么前面用的是感叹号?为什么这里用的是句号?其间折射出的是不同的人物心理。

语调是属于口头交际的成分,书面的阅读如何把握它,并领会其中不同的语用意义呢?选择适当的表达方式以达成话语目的,是小说人物言语交际与日常言语交际所具有的同性。不同的人出于不同的语用意图,在不同的语用环境中,会选择相应的语气语调,运用相应的标点,来实现其交流目的。在教学时,教师联系语境和说话人的意图便可以推知和复现话语的语调,从而较好地理解其中的含义,肖老师在比较朗读中实现了这种复现,让学生走进人物的内心世界。

     三、反复出现的话

为了突出强调某种意义而对某一词语或句式反复使用,这便是反复的辞格。小说中人物反复出现话,往往是作者要着力凸显表达意图的地方,在研读时需要格外关注。《孔乙己》中:

他们又故意的高声嚷道,“你一定又偷了人家的东西了!”

掌柜仍然同平常一样,笑着对他说,“孔乙己,你又偷了东西了!”

几乎见面就可以肆无忌惮地提“偷东西”,就揭孔乙己的伤疤,不管你愿意不愿意,一句句嘲讽的话,像一根根针扎在孔乙己的身上,让我们感受到了人情的淡薄,社会的悲凉。又如:

有一天,大约是中秋前的两三天,掌柜正在慢慢的结账,取下粉板,忽然说,“孔乙己长久没有来了。还欠十九个钱呢!”

掌柜也伸出头去,一面说,“孔乙己么?你还欠十九个钱呢!”

到了年关,掌柜取下粉板说,“孔乙己还欠十九个钱呢!”

到第二年的端午,又说“孔乙己还欠十九个钱呢!”

为什么要出现如此多的“孔乙己还欠十九个钱呢!”?为什么孔乙己会被人记住或忘记呢?细细品读这几个重复出现的句子,就会深得其意。请看肖老师的教学:

师:于是掌柜的就慢慢的算他的账,孔乙己是一个可有可无的人,没人去关心他的生死,没人去关心他的生命存在与生命状态。这些酒客惦记的是他伤疤里的笑料、被打折的腿里的故事。那个掌柜呢?他最惦记什么呀?

生:掌柜的记住的是孔乙己欠他的钱。

师:欠他的钱,第几段?

生:12段。

师:你读一读。

生读:孔乙己还欠十九个钱呢!

师接读:到了第二年的端午,又说——

生读:孔乙己还欠十九个钱呢!

师:这个“又”字文中又出现了。掌柜的说欠钱的时候用的是什么标点啊?感叹号,为啥用感叹号呀?

生:这里说明掌柜的对孔乙己欠钱的事非常关心。

生:孔乙己还不如这十九个钱。

师:对欠的钱非常关心,但对这个人的生与死根本不在乎,所以,掌柜记得的永远是孔乙己的钱。一起来读读这两句话。“到了年关,掌柜取下粉板说”预备起——

生齐读,师接读到这段结束。

师:你看掌柜的终于把粉板给取下了,取下粉板其实也就代表着什么?你来说说看。

生:说明孔乙己现在已经无法偿还这个债务了。

师:哦,还有吗?

生:没有太大希望了。

师:没太大希望了,钱来不了了。

生:他也许觉得孔乙己已经死了。

师:孔乙己可能死了。孔乙己对掌柜的来讲,他只是粉板上的一个名字,一个符号,绝对不是一个活生生的人。

反复出现的这句话,只是表明掌柜的记住只是孔乙己的“十九个钱”,至于孔乙己“这个人”则是无所谓的,“十九个钱”就成了孔乙己被人记住的唯一线索,掌柜在反复念叨中,学生在反复的朗读中,人情的淡薄不再是写在纸上的东西的,早已沉淀在学生的心底。

四、凸现话语意图的字词

话语中往往有一些词能有效凸显说话者的表达意图,它们可以是一个副词,一个形容词,一个数词等等,在教学时必须引导学生细心揣摩,领会说话者的表达意图,理解人物的说话心理。请看肖老师的教学片断:

师:这些人记得孔乙己的什么?

生:伤疤。

师:从哪个字可以判断出大家对孔乙己的伤疤记得特深?

生:“新”字,说明老伤疤大家都没忘记。

生:“又”字,说明这样的嘲笑不止一次。

师:“新”字有味,“又”字更有味。来,我们将“又”字去掉,读读看。“孔乙己,你脸上添新伤疤了!”“孔乙己,你脸上又添上新伤疤了!”这个“又”字说明什么?

生:因为那些人不是第一次这样嘲笑孔乙己了,也说明孔乙己也不是这样因为偷书被打而落下伤疤。

师:说明他们惦记孔乙己的伤疤已经不是一次两次了。同学们,一起来读读这句“叫道”。

生齐读“有的叫道,‘孔乙己,你脸上又添上新伤疤了!’”。

师:后面说话还有“又”字吗?

生:“你一定又偷了人家的东西了!”(读得很响)

师:你为什么读那么响呢?

生:这个时候店里的人都在嘲笑孔乙己。

师:哪几个词要加重了这样的嘲讽语气?

生: 又。

师:还有呢?

生:偷。

师:这个“偷”字当然得说很响。最能表达他们对这个事情的认定感的是哪个词?

生:“一定”。

肖老师引导抓住了“又”、“新”、“一定”等词,体会酒客对孔乙己极尽嘲讽之能事,由凸显话语意图的关键词走进说话者的内心。

 “小说是进行中的生活的生动体现,他是生活的一种富有想象力的演出;而作为演出,它是我们自我生活的一种拓展。”⑤无论是“进行中的生活”,还是想象中的生活,只要是生活,就应该是丰富的、个性的。从这个角度来看,小说教学教什么?人物、情节、环境这些当然应该教,但有时候,如果每篇小说都是教这些,可能一方面由于大而无当,不一定有效果,另一方面由于千篇一律,学生也不一定感兴趣,要真正找到一把走进文本,走近人物,开启小说艺术大门的钥匙,小说中极富个性魅力的对话许是不可或缺的一个内容,那样可能更能教出“这一篇”小说的丰富个性魅力。(梁艳老师推荐)

 

参考文献:

1、①曹文轩.小说门[M].北京:作家出版社,2003: 237.

2、②④邓彤,细读对话:小说教学的重要抓手[J].中学语文教学,2011(6):50 .

3、③王建华. 语用学与语文教学[M].杭州: 浙江大学出版社,2000: 16.

4、⑤美国克林斯·布鲁克斯和罗伯特·潘·沃伦编著,主万、冯亦代、丰子恺、草婴等译,小说鉴赏[M].北京:世界图书出版公司,2012:16.

     

 本文属于转载,其先后发表在《语文教学通讯》(2016年第1期)《初中语文教与学》(2016.6)

[关闭窗口] [添加收藏]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