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三国:大哥是怎样做成的

作者: 来源: 发布时间:2017年11月30日 点击数:

大哥是怎样做成的

老冀

 

上篇

 

《水浒传》里第一号人物,乃是及时雨呼保义宋江宋公明。研究《水浒传》,第一要研究宋江;而研究宋江,第一要研究他争权夺利、坐上梁山第一把交椅,而后又利用这个身份和一百零八条性命的资源,求得加官进爵的谋略和行径。说得客气些,宋江是梁山泊一百零八条好汉中间最有城府、思想最为复杂的一个;说得不客气一些,宋江是梁山泊好汉中最小人的一个。

 

宋江甫一出场,书中就交代,他“吏道纯熟”。何谓“吏道”?迎茶送水,谄媚上司,包揽词讼,行贿受贿,刮地皮,揩油水,都应该算其中的内容。宋江用这些搜刮来的银两,结交江湖好汉,也就是结交那些个打打杀杀、有黑社会倾向、惹着他就跟你拼命让你无可奈何的主儿。我们注意到,在结交这些朋友的过程中,宋江也不是光花不挣,有时候他向黑社会出卖政府绝密信息,也能换来许多钱财。黄泥冈事发之后,他给晁盖通风报信,过后晁盖就送他一百两金子。按照宋明时代的换算价格,大概有五千两白银,而根据购买力来计算的话,明朝一两银子相当于现在人民币二百元,那么这些钱相当于一百万元人民币。看过《白银资本》的都知道,明朝的白银还算是便宜的,宋朝的金银,比明朝更值钱呢。当然,这一百两金子,宋江没有照单全收,而是“就中只取了一条”,天知道这“一条”是一两、五两还是十两五十两?他周济江湖好汉之外,剩下的三文两文,也去给张三买帖膏药,给李四送口棺材,凭着这些小恩惠,博得一个好名声。———提请诸位注意,不要一看见“搜刮”就以为是针对穷人。其实穷人刮尽了才值几个钱?纵观历史,我们可以清楚地看到,所谓“搜刮”者,无论是朱元璋要沈万三出钱营建南京城,还是希特勒一手制造的“水晶之夜”,主要都是针对地主富户的,原因很简单,可以取得事半功倍的效果。行文到此,我这个穷人心里不免有一种快感,几乎要赞美“搜刮”行为了。

 

想当年我生长在农村,精神生活贫乏至极,尤其是暑假期间,天天看蚂蚁拖着死掉的青虫游行,寂寞得简直要发疯。被逼无奈,不到九岁就开始坐在榆树底下磕磕巴巴地读一本破烂不堪无头无尾的《水浒传》,常将“朱仝”念成“朱全”。当时不但不认识其中的许多字,尤其不明白啥叫“吏道纯熟”,光看见宋江到处大把银子给人,就心里羡慕。不是羡慕宋江,而是羡慕宋江的朋友。我们村里有个小朋友,他家里是万元户,当时也算是富甲一方,我就天天在他面前拎块砖头卖弄气力装好汉,想让他认我为兄弟,平白无故给我三毛两毛买冰棍吃。可是,虽然我替他打过好几次架,他就是不给我钱;只在他自己吃冰棍的时候,偶尔让我咬一口。于是我就把宋江的故事绘声绘色讲给他听,希望他能感受到榜样力量的影响。可是他听完故事,明显表现出不相信的神气,反问道:“我就不信,宋江又不是大官,他怎么就有那么多钱?”真是一句话惊醒梦中人,我当时忽然有了所谓醍醐灌顶的感觉,也开始怀疑起宋江的不明收入来。要说柴进仗义疏财可以理解,人家祖上做过皇上;你宋江不过是个县城押司,充其量也就是个科级干部,为什么这么有钱呢?家里有个庄园,似乎也发不了大财。后来我才渐渐明白,原来是纯熟的“吏道”,帮助宋江聚敛了大量的财富。

 

扯得远了,言归正传。宋江凭着“吏道”赚取的钱财,结交天下朋友,一时间闻名四海,应该说,他绝不是一个本分的人。但是,请注意,他杀掉阎婆惜、犯下杀头的罪过之后,并没有想着投奔梁山,而是选择了另外三条道路:横海郡小旋风柴进处、白虎山庄孔太公庄上,还有清风寨小李广花荣处。因何不上梁山?不想落草为寇固然是其中原因之一,梁山上没有亲信,恐怕是更深层次的因素。当时梁山的形势是,林冲火并了王伦,但是他知道自己势单力薄,做不了山寨之主,所以当听到晁盖说“今番却请林教头做山寨之主”的时候,吓得连连摆手说“晁兄差矣”。呵呵,如果不是“差矣”,抑或林冲不识好歹真要坐了头把交椅,那么王伦的下场,就是林冲的归宿。林冲聪明,当时就见风使舵,奉晁盖为首领。不但奉晁盖为首,而且还搬出什么“鼎足三分”的花架子,把晁盖的心腹吴用、公孙胜统统顶到前面,甚至还要继续谦让。只不过晁盖等人实在不好意思了,才“苦苦”让林冲坐了第四位。这“苦苦”两字,真是令人读来乐不可支!林冲以下,是刘唐、阮氏三雄,也都是晁盖的人。至于杜迁、宋万、朱贵等辈不足道。可以说,此时的梁山,乃是晁盖的天下。宋江去了能做什么?如何安排?最多也就是个友情出演,随便给个座位,算是列席罢了。宋江需要继续行走江湖,而且要更加有意识地培植自己的人力资源。

 

于是宋江在江湖上跑了些时候,先后结识了武松、孔明、孔亮、燕顺、郑天寿、王英、花荣、秦明、黄信、吕方、郭盛,自信虽然未必羽翼丰满,但是足以和晁盖势力相抗衡了,于是打定主意,上梁山!然而就在去梁山的途中,遇见石勇,得知父亲死讯(当然,是假的),才不顾前程,径自回家。闪得花荣、燕顺没有办法,只好硬着头皮,拿着宋江的书信投奔晁盖。晁盖见来了这许多猛虎,又都是宋江的人,欲待不接纳,他又是个粗鲁汉子,想不到那么多,况且还有宋江书信的面子,于是就收了。收是收了,仍然不能交心。当花荣说自己箭法高明时,晁盖明显表示不相信,说“改日却看比箭”。却好天空有大雁飞过,给花荣一个炫耀的机会。花荣射雁成功,晁盖这才心里服他。这是宋江的第一拨弟兄,在梁山潜伏下来,耐心等待着他们的宋大哥上山,指东打东,指西打西。

 

宋江这一回家,当时被官府擒住,刺配江州。因这一去,又交了李立、李俊、童威、童猛、薛永、穆弘、穆春、张横、张顺、戴宗、李逵、侯健等第二批心腹弟兄,政治资本更加雄厚。行文到此,感慨良多。记不清是哪位老人家说的(敢是毛主席?),有人的地方就有政治。我大胆再续一句,叫做有政治的地方就有帮派。政治者,“争执”也,你没有帮派,争执个啥?拿啥争执?所以说,人等于政治,政治等于帮派,也就是说,有人就会有帮派。梁山上也是如此,帮派众多,让人眼花缭乱。头一个就是黄泥冈派,吴用、刘唐、阮氏三雄等人;接下来就是青州派,花荣、秦明、王英等人;然后是江州派,戴宗、李逵、张顺等人;登州派,孙立、解珍解宝等人;三山(二龙山、白虎山、桃花山)派,武松、鲁智深、杨志等人;以及军官派,关胜、林冲、徐宁等人;独立派,如杨雄、石秀、时迁等人。这些派别中,只有黄泥冈派,是晁盖的嫡系,却还都欠着宋江的救命之恩;其他的派别,多多少少,都和宋江有千丝万缕的关系。尤其是青州派和江州派,都是宋江的嫡系,可以合称宋江派。宋江浔阳楼上题反诗要处决,好汉们舍命劫法场,也都是青州派和江州派最积极主动。劫了法场,众好汉在白龙庙里小聚义,这个时候,宋江的领袖地位,已经基本上奠定了。也正是这领袖地位的奠定,才使得宋江不听晁盖速速回山、徐图报仇的意见,执意要取无为军杀黄文炳,且在作战部署和安排上,令皆出于宋江,连晁盖都要听从吩咐了。

 

下篇

 

宋江至此上了梁山,接下来就是怎样和晁盖争夺权势。从人数和能力上看,宋江派占据了绝对的上风。然而,宋江终不成像林冲一样,武力火并了晁盖。他从物质和精神两个方面,大树特树自己的权威。

 

物质方面,他有意识积累军功,同时继续大力培植势力。在战争年代,想在一伙武夫当中出人头地,没有军功是肯定不行的。宋江打祝家庄、打高唐州,迎战呼延灼、大破连环马,乔装改扮,大闹西岳华山,这些篇目,都是水浒里面的精彩部分。通过这些大小战役,宋江不但锻炼了作战能力,而且也锻炼了队伍、培养了骨干。此外,还充分发挥拉拢人的本领,与战士们的感情也随着峥嵘岁月的流逝越发融洽。

 

宋江拉拢人的本领,于杨雄、石秀身上体现得最为鲜明。杨雄、石秀初上梁山,备说自己在祝家庄偷鸡因此折了时迁的故事,晁盖听了,傻乎乎地摆出一副正义凛然的姿态,当即命令刀斧手把这俩人斩了。众人问这是为啥?晁盖说俺们梁山好汉,“一个个弟兄下山去,不曾折了锐气。新旧上山的兄弟们,各各都有豪杰的光彩。这厮两个把梁山泊好汉的名目去偷鸡吃,因此连累我等受辱。”也就是说,在晁盖眼里,梁山泊的好汉不偷便罢,一偷就是大件东西,珍宝玉器之类;而偷鸡是小贼的作为,是不齿的行径。杨雄、石秀哪见过这阵势,估计当时就傻了。宋江多聪明,立刻劝阻晁盖,完事儿后还亲自去安慰杨雄、石秀,说:“贤弟休生异心!此是山寨号令,不得不如此。便是宋江,倘有过失,也须斩首,不敢容情。贤弟只得恕罪。”这一席话,让人听了多温暖!杨雄、石秀从此死心塌地服侍宋江;对晁盖,即使没有痛恨,也须有个感情比较,自不必说。

 

要说晁盖也不傻,也经常要求亲自带兵下山打仗,然而却总被宋江百般阻挡,说什么“哥哥是山寨之主,岂可轻动”之类的鬼话。呜呼!当初晁盖因义气下山舍着性命闹江州劫法场救他的时候,却怎么不说不可轻动的话头?闹江州之后,晁盖就要速回山寨,然而宋江却为了出一口气,非要大家冒险攻打无为军,这时候却怎么不说不可轻动的话头?山寨之主不可轻动,这样说话,实际上就是把晁盖软禁在山上了也!晁盖在山上,终日里看宋江率领着一伙如狼似虎的弟兄,呼哨一声哗然而去;呼哨一声哗然归来。南北纵横,功劳卓著,出尽风头,好不威风!再看自己,每天跟寥寥几个兄弟,就在那山上饮酒,放眼望去,只是一片水。许多弟兄,渐渐地只知有宋公明,不知有晁天王矣!可怜的老汉,他有些坐不住了。

 

就在这个时候,曾头市一帮不开眼的家伙们,劫了梁山的宝马,还夸海口扬言说要“扫荡梁山清水泊,剿除晁盖上东京”。晁盖听了,莫名其妙地勃然大怒,一定要下山厮打。晁盖的发怒,如果真是为了曾头市一匹马以及这些扬言,恰恰说明他心胸的狭小偏窄来。可是看晁盖的为人,除了出道之前夺人家西溪村的石塔一事表现得非常小家子气外,其他时间,总算还是个磊落的英雄,所以不应该为此小事儿上火。他这发怒,大概只是针对宋江。宋江的态度一如既往,继续劝阻,说:“哥哥是山寨之主,不可轻动,小弟愿往。”措辞跟前番几乎一字不变。没想到这回晁盖不客气地说:“不是我要夺你的功劳(一句话点破了宋江的心思,明显已经翻脸了也!),你下山多遍了,厮杀劳困。我今替你走一遭(呜呼!这叫啥话!到底谁替谁?)。下次有事,却是贤弟去。”真是打开天窗说亮话、撕破脸皮道衷肠,宋江只好作罢。然而晁盖这一下山,遇上了史文恭,被史文恭一箭射死,这大概是他没有想到的。如果他知道自己下山就送命,我相信他宁愿继续在山上喝醉了酒,望月抒怀,临风洒泪。

 

当然,晁盖只下山一次,结果就死了,不得不让人怀疑其中的蹊跷之处。只是没有证据表明这不幸的事件跟宋江有关,所以只好承认在这件事上,宋江是清白的;何况你看晁盖死的时候,宋江痛哭流涕,“如丧考妣”。当然这眼泪里面,大概也有欣慰的成分——皇上驾崩的时候,急于即位的当朝太子一般都有这样的感受。然而,估计谁都没有想到的是,晁盖却在咽气前给众人留下一个遗言,就是谁能抓得史文恭为自己报仇,就让他做山寨之主。看到此处,我们认为,晁盖其实明显不信任宋江了。他知道当前的形势,自己死后宋江继位是水到渠成的事儿,为了不让梁山大权落在这黑心黑面的黑三郎手里,他在那生死之际灵光一闪,想出这么一个阻挡的法子来,因为他知道宋江哪有捉史文恭的能耐!然而问题是,宋江把他的遗言,只是当作耳旁风而已。笑话!你活着我尚且不把你放在眼里,何况死了乎哉!要是把你的遗言当圣旨,岂不是我多年的心血白费了也!于是,他就授意林冲与公孙胜、吴用并众头领,“商议立宋公明为梁山泊主”。这段内容,读来让人拍案叫绝!看书上写道:

 

“次日清晨,香花灯烛,林冲为首,与众等请出呼保义宋公明,在聚义厅上坐定。吴用、林冲开话道:‘哥哥听禀:治国一日不可无君,于家不可一日无主。今日山寨晁头领是归天去了,山寨中事业,岂可无主。四海万里疆宇之内,皆闻哥哥大名,来日吉日良辰,请哥哥为山寨之主,诸人拱听号令。’宋江道:‘却乃不可忘了晁天王遗言。临死时嘱道:如有人捉得史文恭者,便立为梁山泊主。此话众头领皆知,亦不可忘了。又不曾报得仇,雪得恨,如何便居得此位?’吴学究又劝道:‘晁天王虽是如此说,今日又未曾捉得那人,山寨中岂可一日无主。若哥哥不坐时,谁敢当此位(这句话说得真实在!)?寨中人马如何管领?然虽遗言如此,哥哥权且尊临此位坐一坐。待日后别有计较。’”按说宋江如果像曹丕、司马懿,就应该再谦让几番,谁知他当时就表示说,“军师言之极当。今日小可权当此位,待日后报仇雪恨已了,拿住史文恭的,不拘何人,须当此位。”咦!就同意了!怕是吴用等人准备好的一番言辞恳切、晓之以理、动之以情的谏言还未说到一半哩!

 

后来,卢俊义抓了史文恭。这下可有得好看了,且瞧瞧宋江如何处理?宋江假惺惺作出一副遵照晁天王的遗嘱让位的姿态,同时授意吴用以及那些亲信们百般劝谏,上演了一出绝好的丑剧:宋江在堂上刚说要排位子,还没有说到谁当寨主哩,吴用便先发制人,定性似的说:“兄长为尊,卢员外为次。其余众弟兄各依旧位。”接着给堂下兄弟使眼色,李逵、武松等宋江的铁杆就在堂下大吵大骂起来,好一通乱糟糟:“黑旋风李逵大叫道:‘我在江州舍身拼命,跟将你来。众人都饶让你一步。我自天也不怕!你只管让来让去做甚鸟!我便杀将起来,各自散伙。’武松见吴用以目示人,也发作叫道:‘哥哥手下许多军官,受朝廷诰命的人,也只是让哥哥。他如何肯从别人?’刘唐便道:‘我们起初七个上山,那时便有让哥哥为尊之意。今日却要让别人!’鲁智深大叫道:‘若还兄长推让别人,洒家们各自都散。’”乱到最后,情绪激动,几乎要兵谏,搞陈桥驿黄袍加身的鬼把戏出来。最终,卢俊义说了一句话,说老宋您可千万别再让了,否则,“卢某安身不牢”。这个“安身不牢”,正说到点子上。卢俊义不傻,他知道自己的兄弟只有燕青一人,真要跟宋江抢位子,我的天!弄不好死无葬身之地矣!于是宋江满意地宣布丑剧闭幕,安心地坐上了第一把交椅。呜呼!只可惜了晁盖,在那黄泉路上,大概也会听得见宋江得意的笑声。

 

宋江不但物质上广立军功培养势力,他还很重视梁山的精神文明教育,真正做到了两手抓、两手都要硬。我觉得这和他出身文官有重要关系,文官出身的将领,惯会做思想政治工作。宋江刚上梁山,大模大样地坐了第二把交椅,就不顾晁盖的感受,说起天命所归之类的谣言来。这样的谣言,是历代农民起义的领袖哄骗下属的经典台词。宋江把那“耗国因家木,刀兵点水工。纵横三十六,播乱在山东”的童谣说出来,还借批判黄文炳的机会,一一解释其中的深意,听得那些个头脑简单的壮汉们如痴如醉。果然李逵就跳出来说道:“好!哥哥正应着天上的言语!”接着又胡说八道什么“晁盖哥哥做大皇帝,宋江哥哥做小皇帝,吴先生做个丞相,公孙道士做个国师,我们都做将军”之类的话来。呜呼!丞相国师大将军,都是好做的;一个大皇帝一个小皇帝,这叫个啥!成何体统!天无二日,俩皇帝搁一块儿好得了?不斗个天昏地暗你死我活怎肯罢休!所以戴宗听见大惊失色,说铁牛你这家伙再胡说砍了你的头!李逵见状,也觉出问题来了,便扯个淡,大家一笑过去了。但是,对于李逵的胡言乱语,晁盖、宋江这俩当事人竟然全部失语,只听见他们各自肚里小九九打得叮当乱响。

 

接着,宋江更加装神弄鬼,表演得简直不堪入目。他回乡搬取父亲上山团聚,被官差发现,四处捉拿。慌不择路,躲进一个破庙里睡了一觉,醒来就胡说八道,说自己遇见九天玄女啦!九天玄女告诉他,他其实不是凡人,而是天上的星宿下凡;而且这星宿既不是恒星也不是行星,更不是人造卫星,而是星主!我的天,星星的主人,那还了得!九天玄女不但告诉他这个机密,还请他吃了仨枣,喝了三杯酒,给他三卷天书。他怕别人不信,就弄了一身酒气,袖子里还藏了仨枣核,也不怕污了衣裳不好浆洗。最狠还在后面哩,九天玄女再三嘱咐这天书“只可与天机星(也就是吴用)同观,其他皆不可见。功成之后,便可焚之,勿留在世”。也就是说,这天书可不是当初人民公社的扫盲普及读本,可以随便给人看的;只能宋江跟吴用俩人才有资格研究其中的奥秘。呜呼!既然是天书,为啥要瞒着一把手晁盖,不让他看?分明在故弄玄虚,让人觉得晁盖没啥本事,看不懂。吴用是何等聪明人,当然知道这其中的玄机。他跟晁盖虽然是“自幼相交甚厚”,但他毕竟是读书人,有读书人独具的识人慧眼和变通能力,他发现宋江更有发展前途,所以并不说破,没事儿就跟着宋江关起门来神神道道地演习起天书来。吴用都给拿下,宋江的前程还用得着担忧么?我相信此时宋江的眼里心里,根本已没有晁盖这两个字了矣!只是喝酒的时候,炫耀似的端起碗敬一敬而已!

 

余篇

 

值得一提的是,精神文明建设不但是宋江和晁盖争衡的法宝,即使在晁盖死后,它依然是宋江统一思想、维护统治、准备受招安的重要手段。比如宋江最喜欢搞一些劳民伤财的大型礼仪活动,最典型的莫过于七昼夜的罗天大醮,其华丽奢侈,不亚于皇家祭天之礼。大概正因为这场面宏大,感动得天眼开,地下挖出一块石碣来,上面镌刻的天文,将一百单八将的身世道破。这么一来,宋江作为天罡星也就是“星主”的地位,更加牢固不可撼动了。可以说,罗天大醮场面越宏大,地下石碣的骗人效果越好,这比把什么“陈胜王”的帛绢事先放到鱼肚子里高明多矣!

 

礼仪活动之外,宋江还喜欢大搞理论建设。首先是“聚义厅”的招牌换成“忠义堂”;再就是搞出一个“替天行道”的口号,还把这口号当作标语刷到杏黄旗上糊弄人。宋江对这口号是极为重视的,因为口号就是山寨,也就是宋江本人。所以你平时怎样都行,就是不许怀疑“替天行道”的神性。故此李逵误会宋江强娶刘太公的女儿,因而怒骂宋江并砍倒杏黄旗的时候,堂上堂下的好汉,“众人都吃了一惊”。央视版电视剧拍得更绝,说李逵事后负荆请罪,宋江问他都有哪些罪过?李逵说不该辱骂哥哥。宋江说还有呢?李逵粗人,想不出来。结果宋江一脸正气,掷地有声地说:“你不该砍倒我梁山替天行道的大旗!”看到此,心里佩服导演的理解能力,真是读懂了宋江也!

 

最为搞笑的是,宋江还在那忠义堂的“堂前柱上,立红牌二面,各有金书七个字,道是:常怀贞烈常忠义,不爱资财不扰民。呜呼!动不动就要“大秤分金银”的好汉们忽然标榜“不爱资财”,这只能说明山寨里劫掠的金银太多以至于不稀罕;但这又恰恰说明他们“扰民”的程度之深,尽管这被扰的“民”,可能大部分是一些富户。

 

读点:

1、经典是传统文化的蓄水池,学习传统文化的一个捷径,就是阅读经典名著。尤其是像《水浒传》这样的名著,它几乎全息地记录了一个时代的生活图景,是认识社会与人生的最佳资源。

 

2、本文虽然有点“戏说”的意思,但秉诸原作,言之凿凿,论之凿凿,令人信服。文章解剖宋江从一个“吏道纯熟”的小吏到江湖霸主的发迹史,表面上揭露的是江湖秘史,实际上却折射出了中国人的生存与生活之道,折射了中国文化的某些秘密和基因。

 

3、作为江湖领袖,以宋江为代表的江湖好汉们,与政府对抗,剑走偏锋,却又以招安寻求正常的功名之路,他们奉行的是另一套生存法则,即所谓的“江湖法则”。对于这样游离于正常与主流社会之外的一套道德规范和行为准则,确实需要理性的辨析和慎重的对待。

 

4、宋江是个复杂的人物,从李贽到金圣叹,再到如今众多的读者和研究者,人们的理解和意见差别很大。只要尊重原作的文本和基本逻辑,即便对他及《水浒传》的理解分歧很大,也是正常的文学阅读。

[关闭窗口] [添加收藏]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