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省新高考背景下学生心理辅导

作者: 来源: 发布时间:2017年11月13日 点击数:

浙江省新高考背景下学生心理辅导

化学组:谭雨晴

【摘要】:高中学生正处于身心发展的关键时期,由于生理上日趋成熟,而他们的社会阅历浅,心理上比较稚嫩,因而不善于处理生活和学习等中所发生的各种心理冲突,在突然的打击或挫折面前容易心理失常。新高考环境下,这种心理冲击尤为突出,需要我们班主任高度关注。

【关键词】  高中生   心理     负担

浙江新高考如火如荼地开展了三年多,作为第一届新高考学生的班主任,我的体会尤为深刻。改革者初衷是为充分体现学生的个性发展和减轻学生的负担。而实际的三年经历,我目睹了学生来自各方面的心理负担。

案例一:第一次选考成绩公布前后

有人称新课改高一学年期末时,学生就要面临7选3的心理困惑。这个观念我不苟同,因为最终抉择还是在家长。然而高三第一学期10月份进行第一次正式选考,选考前学习高度紧张,选考后需要大半月左右才出成绩。这段时间学生心理空荡荡,整天漫无目的。10月下旬的成绩公布就是一种无比的煎熬。

  第一次选考我班有20多位同学获得赋分100,其中还有3位同学获得双百。A同学是我班成绩名列前茅的同学,因这次选考未获得一个满分,整个人跌入低谷。在接下的一个月时间里,她不与同学和老师交谈,完全进入自我封闭状态,模拟考试成绩一次比一次差。为了该生更好地发展,我的建议是放弃一门赋分97的学科。可是,该生觉得平时比自己差的同学都能够考到100,坚决不同意。多次谈话失效后,我只好聚集任课教师、家长和学生四方会谈。从整体到局部,从机遇到挑战,从置之死地到后生,终于一起攻破了该生的心理障碍。在放弃一门选考科目后,其中精力突破,该生在埋头苦读中也渐露了笑脸,第二次选考中获得双百的成绩。

上述案例并非班级个案,而是一种普遍现象。无论是从高考应试提分角度,还是从学生身心健康发育的角度看,都值得我们班主任关注和干预。

案例一:第二次选考成绩公布前后

第二次选考结束其实意味着高考成绩的部分揭晓。正因为如此重大,对于大部分学生,在成绩揭晓的那一刻都将冲击巨大。这里所指的大部分学生指的是未获得300分的优秀同学,尤其是第二次选考成绩未进步甚至退步的同学。

 B同学是我们班一位品学兼优的学生,他一直梦想着中国人民大学。在第二次选考中共取得294分的成绩。第一次选考中B同学获得了2个100分,就剩下化学一门学科,相比于别的同学,他无论是从心理上还是时间上都远远优势于其他同学。第二次选考结束,我起初一直未太在意他。然而选考结束后的第三天B同学就开始整天愁眉苦脸,自修课和课间经常不见人影,与家中父母也不屑沟通。最为离谱的是,晚上夜自修结束,外面倾盆大雨,他居然避开父母徒步淋雨回家。后来经过父母与他的深谈才明白:孩子觉得自己很努力、学科素养也行、时间花费比别人也多,但成绩未提高,可能会因此与中国人民大学失之交臂,产生了复读的念头。B同学一直是一位自制力比较强的孩子,不大让父母和老师操心,也是一位完美主义者。正是这种完美主义思想让我几次谈话屡屡失败。本想让孩子与心理老师谈谈,无奈要强的孩子坚决拒绝。最后只能心理老师教我方法,我再去开导孩子。经过5至6次的谈话,孩子才出现明显好转,最终回到正常。第二次选考结束后班级里需要这种心理干预的孩子有十多个。

  新的高考中学生考试的机会多了,自然心理问题的次数也就多了。以前6月份高考后出一次成绩即可,学生分散在家,没有了学业任务等等一系列有助缓解心理压力的条件。新高考多了考试的机会,也给学生多了份心理压力。学生在繁重的学习任务下顶住这份压力是需要强大的心理素质的。然而不是所有的孩子都有这么强大的心理素质,这是就需要我们班主任细细观察和耐心辅导。当然有时问题严重时,作为非心理专业教师的班主任可能还要借助外界的帮助。总之,只要有这种心去抚慰孩子,一切都会好转的。

[关闭窗口] [添加收藏]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