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年政教人(一)

作者: 来源: 发布时间:2017年11月05日 点击数:

                                      十年政教人(一)

                                                                                                       舟山中学  邹碧艳

2017911日下午,我搬离了政教处办公室,算是与政教说再见了。距离200710月进入政教处,已经有整十年的时间了。“十年政教人”这个词语,在我心里盘旋了许久。我想应该为自己的政教工作经历写点什么,给自己,抑或是给岁月。

     一、思想教育得用心

初进政教,那时还在老校区,舟山中学的政教处就是学生的德育工作处,主任是王平健老师,我坐在他对面。当时,政教处还有个另外的称呼“派出所”。学生谈政教处而色变,教师谈政教处而苦笑。政教处里有个老教师卢天声,他做一些文字处理工作,除此以外,他经常还要担任“消防员”灭火工作。然而,大家还是觉得政教处就应该是这样,尤其那时候,学校招了不少镇鳌班学生,个别镇鳌学生分数低纪律意识差,给原本从严求实的学风,确实带来不少冲击。

当时我还担任着文科实验班的班主任,时任校长张裕良,或许是看中我比较注重思想教育、善于开展德育活动的工作特点,让我去政教处工作,希望能带来一些改变。然而当班主任,和当政教处副主任,是完全不同的。我不会忘记第一天进入政教处办公室工作的场景,第一天,我就被一个镇鳌学生的家长来了个下马威。

她的孩子犯了什么错误,被叫到政教处,王主任让他把父母叫来,来了一位伶牙俐齿的妈妈。然后,我的每一句针对孩子的批评,都被她妈妈狠狠地“怼”了回来。到最后,我被气得浑身发抖,哑口无言。

那天,天高云淡,风清气爽。而我的政教处生涯就是在这样一个尴尬的场景中开始了。

然而,也正是从那一天起,我开始思考如何批评学生的方法,如何面对家长的艺术。我家先生当初在劳教所工作,他管的是一些社会上的“坏”人,在他那儿,多的是对付这些人的办法。我向他学到了很多,更何况,我们镇鳌的学生只是一些违反了校纪校规的同学,一般来说,只要在言辞上、方法上施点小技,便往往能让他们“缴械投降”,然后再晓之以情,动之以理,直到最后让他们认识到自己的错误,并接受政教处的处理。不要害怕问题,因为办法总比问题多,关键还在于用心。

总结起来,孩子们犯错总有这样几个原因:1、没有认识到“规则”的重要性;2、有规则意识,却心存侥幸;3、不知如何控制自我的情绪;4、不知如何去解决生活中的问题和矛盾;5、学习找不到成就感,得不到足够的帮助,心生怨恨和迷茫;4、对老师或家长产生一些负面情绪,不知如何处理关系等等。总之,我始终觉得孩子的问题,往往是家庭的问题,学校的问题。很多孩子的错误背后也都有一个心酸的成长故事。不要简单地看到学生的错误表现,不能只有批评,更要有纠正和指导。老师要帮助孩子分析其错误产生的原因和心理背景,只有找到了问题的原因,找到了帮助他解决问题的办法,你所讲的话,才能使切入他的内心,并最终让他心服口服,然后再告诉他们,人,还得要为自己的错误承受代价。

 当然,还得把握一下教育的契机。一些学生,初被叫进政教处的时候,往往浑身是刺,他在心理上和语言上已经做好了与政教处老师“对抗”的准备。所以我采取的做法是让他先坐下来,用文字把发生的事情的前因后果都写下来,再写一写他对这件事的认识。写检查的过程,其实就是平静的过程,思考的过程。如果是几个孩子同时犯错误的,我一般让他们分开在不同的位置或房间写认识,隔离的环境,才能确保他们不会彼此交流达成谎言。之后,再根据他的文字认识来分析教育。不要简单地凶,要给他们讲道理,讲清楚因果。而思想教育,只有在心平气和的时候,才能进行。

在后来的思想教育过程中,我充分地利用了家长的力量。进入政教处第一天的教训,让我意识到把父母简单地叫到学校来,是一件有风险的事。我从心理角度来揣摩家长:绝大多数的家长听到政教处的电话,第一念头往往是觉得自己的孩子在学校接受“严刑拷打”,一定是受了无尽的委屈。所以他们是为保护孩子而来的。如果政教处老师当着家长的面批评或呵斥孩子,只能遭致家长的包庇或反击。这时候所谓的“家校合作”教育早已名存实亡,而为师的颜面更是荡然无存。

所以政教处要明白让家长到学校来的目的,是要家长配合,共同对孩子进行教育,并且适当地把学校的教育理念传递给家长,而不是让家长来骂孩子,更不是老师去骂家长。孩子有自尊,家长有尊严,老师不要高高在上。所以家长来到学校后,我的第一件事,是给他们倒杯茶,请他们到一个单独的房间坐下来,由班主任或政教处把孩子的问题和情况与家长做个反馈,并且告诉他们,学校和家庭都爱孩子,我们的目的是一致的,学校批评和处分孩子也都是为了孩子的将来,如果不能及时让孩子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就等于在纵容他继续犯错。其实绝大多数的家长都知道自己孩子存在一些问题,一般都会认同,并表示愿意与学校一起教育孩子。在这一番共同谈话之后,再出现在一些犟头倔脑的孩子面前,家长和老师基本就站在同一条战线上。沟通在先,交换真诚,家校合作,无往不“胜”。

百度贴吧里有个“舟山中学贴吧”。曾经有一个帖子这样写道:舟中最会打的是哪一位?后面跟帖中有这样一个回复:“邹碧艳,专打心灵。”我不由得哑然失笑。看来,多少是有一些孩子受到过心灵的触动。

[关闭窗口] [添加收藏]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