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想与欲望

作者: 来源: 发布时间:2017年11月02日 点击数:

                            理想与欲望

记得小时候,老师问每个人的理想时,我们都能不假思索地答上来。仿佛那和自己一点关系也没有,无知在那手拉手排队回家的时代是一种快乐。当然这种快乐是没有未来的,我没有精确计算过这份快乐在我脑中消失的时间,只是发觉时已是苍茫。
     其实,没理想照样能活下去,生老病死也不以理想的意志而转移。但包括我在内,总想为理想找出个答案。这个答案可能是道光,也有可能是座岛,世界就在那些找到答案的人手中前进或者倒退着。
     有人说这就是人生的动力,人就应该为了理想而活着。特别是在长辈眼里,没有理想是很没有出息的一件事,于是这个理想便不再属于你,说严重点儿,你的理想变成了长辈们自己未完成的心愿,以至于上升到了孝道上面去。从亲情的角度上看,与其说父辈们强制你有理想,不如说他们的舐犊深情对你一生的牵挂,他们希望你能借助理想生活得更安逸。
    但是,千万不要把赚几百万之类的当作是理想,因为它带不来幸福,那只是一种欲望。幸福和欲望之间的差别在于,一个满足的是你的身体,一个占据的是你的灵魂。虽然面对的都是人生,但却方式不同,现实一点说,是物质文明和精神文明的两个极端。需要注意的问题是,追逐欲望现在被当作理所应当,现代的经济学研究又为它铺平了一切理论之路,在这种背景下,探求理想就成了需要勇气的事。
    大家都有这样的经验,当说出自己的理想的时候,总有一句不切实际的评语从某个地方一跃而出,紧接着云云道出现实生活中的种种迹象来说明:虽曰理想,实是幻想。没办法,这就是社会必须遵循生存的法则。于是,有大部分人妥协了。其实妥协的最大原因就没想过硬币除了正面和反面,它还可以立起来——理想和生活是可以隔离的。
    想一想上世纪初瑞士专利局里面的那个三级鉴定员,谁会预见到他鉴定出的不是什么新式产品而是相对论呢?回忆一下那位曾经在一家保险公司干了十几年的老实员工,天天只知道上班下班,又有哪个能猜到他会成为西方现代派文学奠基人呢?他们干着的一份工作只是养活他们躯体的手段而已,而他们更在乎的理想则和现实完全游离,默默地滋养他们的精神……

这样的人从不会觉得生活的无趣,他们的幸福可以和现实隔离,那里有一条精神之路悄悄地通向理想之国,静谧,富饶。

 

 

 

理想与欲望

         得分  52

理想与欲望是人生幸福的两个方面。欲望得到满足,使人能安抚这一具躯壳,获得生而为人最起码的尊严——物质的满足;而追求理想,则使人生的价值得到进阶,使人在碌碌的人生中创造额外的价值,同时获得来自自我与社会的认同感,从而实现更高层次的幸福。

理想与欲望似乎是不相容的。理想是高岭之花,高远美好,似乎遥不可及;欲望是脚下的大地,塌(踏实)实,是时时处处必须面对的现实。在一些人眼里,理想便意味着崇高,伟大,脱俗绝尘;欲望便是低级趣味,必须“屏蔽”。理学家们提出的“存天理,灭人欲”早已为时代所抛弃,而卡普莱特与蒙太古两家的世仇也未能阻挡罗密欧与朱丽叶的真心相爱。本真的欲望并不是道学家们所想象污浊贪婪,它是洁净清新的,是人类在追求幸福的过程中的必然。因此,不能为了所谓的理想一味拦截欲望,不必拦截,也拦不住生命追求幸福的跃动。

理想与欲望来自同一个母亲,就是对于现实的不满与对未来的期许。孔子不忍见到诸侯混战生灵涂炭,于是萌发了拯救苍生的欲望,对百姓的关怀与礼乐制度结合成就了他那沂水春风世界大同的理想。因为看到美好的事物不能得到,就萌发了想要得到的欲望,然后勇敢地追求,理想常常就这样萌发于看似渺小的想要改变现状的欲望。如果扼杀欲望,就会堵塞理想的源泉,人活着便没有了欲望满足趣味和理想实现的目标,将如同行尸走肉。

既然满足欲望是人生的必然,欲望又是理想的来源,我们是否应该“解放”欲望,让一切欲望涌流?答案显然是否定的。(这段转折过渡得好!)

为了实现人生幸福,理想与欲望必须齐头并进。市场经济的发展打开了每个人享有的物质资料定时定量的禁锢,欲望正以排山倒海之势向我们涌来。但是极大丰富的物质欲望满足并不能带来真正的幸福,就像想要的商品永远都在推出新品,没有最终满足的那一天,单纯满足欲望只是不断地在消耗,消耗你的热血,蹉跎你的岁月,而理想却能让你拥有希望与前进的动力,拥有有深度的幸福。而物欲横流所造成的信任危机如食品安全与贪腐问题,还有每个人的生命质量,都需要重塑被欲望扰乱的信仰与理想。

无论在怎样的时代,坚持理想的人总是让人敬佩,无论是那些在山村坚持支教十余年的教师,或是用自己辛苦钱帮助和自己一样需要帮助的人,你总能从舍弃欲望享受的他们身上,看到“想让这个世界一点点变得更好”的理想光芒。理想,和怀揣理想的他们,就像是时代的北极星,抬头仰望,便不会迷失。

人总归是人,总有着种种弱点,需要欲望的满足,但人之所以区别于其他生命体,就是因为人有着高贵的理想。如何在经济发展的大潮下依然呵护理想,避免欲望的横流,这个问题不是能够轻易解决的,但又是我们必须面对的问题。但作为个人,不应该盲目地随着潮流走,应像鲁迅先生说的:“愿中国青年都摆脱冷气,只是向上走……有一分热发一分光,不必等候炬火。”只要坚持理想,就能把深不见底的物欲甩在身后,获得恒久的幸福。(这两段,提升得好!)

理想与欲望之间,如何把握如何平衡,如何调和成恰到好处的幸福的比例,已不仅仅是坚守与否的问题了。(结尾有些平淡。是不是可以化用一些名句呢?)

高三10 陈昳慧

思路清晰,而且多角度,内容较为充实,过渡也比较自然。写得很不错。

 

[关闭窗口] [添加收藏]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