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如何阅读一本书》片段笔记

作者:吴琼 来源: 发布时间:2017年10月11日 点击数:

读《如何阅读一本书》片段笔记

 

(南海实验初中   吴琼)

提到《如何阅读一本书》,还要说到假期里的培训,很多专家介绍过这部书,这就成了我买来读得最初的缘由。这本书的理论性还是蛮强的,没有读完,但总觉得它对于我们传统的阅读方法给予了更细致更合理的方式。现在摘记其中的关于实用性的书籍的阅读建议,以供参考。

书中说,关于实用性的书有一件事情要牢记在心:任何实用性的书都不能解决该书所关心的实际问题。实用性的书多少还是可以提供一些可以应用在同类型特殊中的通用规则。任何人想要使用这样的书,一定要把这些规则运用在特殊的状况下,因此一定要练习特殊的判断力才行。换句话说,读者一定要能加上一点自己的想法,才能运用在实际的状况中。他要能更了解实际状况,更有判断力,知道如何将规则应用在这样的状况中。
    任何书里包含了规则——原理、准则或任何一种一般的指导——你都要认定是一本实用性的书。但是一本实用性的书所包含的不只是规则而已。它可能会说明规则底下的原理,使之浅显易懂。譬如在这本与阅读有关的特殊主题的书中,我们不断地简要阐释文法、修辞与逻辑原理,来解说阅读规则。规则底下的原理通常都很科学,换言之,属于理论性的知识。规则与原理的结合,就是事物的理论。因此,我们谈造桥的理论,也谈打桥牌的理论。我们的意思是,理论性的原则会归纳出出色的行事规则。
    但是阅读这样的一本书,与阅读纯理论的书还是有很大的不同。因为要解决的问题终究是实用的问题——行动的问题,人类在什么状态下可以做得更好或更糟的问题——所以当聪明的读者看到实用原理。这样的书时,总是能读出言外之意。他可能会看出那些虽然没有明说,但却可以由原理衍生出来的规则。他还会更进一步,找出这些规则应该如何实际应用。除非这样阅读,否则一本实用的书便没有被实用地阅读。无法让本实用的书被实用地阅读,就是失败的阅读。你其实并不了解这本书,当然也不可能正确地评论这本书了。如果在原理中能找到可以理解的规则,那么也就可以在由原理引导出来的规则或建议的行动中,找到实用原理的意义。
    一个人如果真正读懂了一本实用的书,他知道这本书的基本共识、主旨、论述是什么,就能觉察出作者的雄辩。他会觉察到某一段话是“情绪用字”他知道自己是被说服的对象,他有办法处理这些诉求的重点。他对推销有抵抗力,但并不是百分之百的需要。对推销有抵抗力是好的,能帮你避免在匆忙又欠考虑的情况下买东西。但是,一个读者如果完全不接受所有内容的诉求,那就不必阅读实用性的书了。
    另外还有一个重点。因为实用问题的特性,也因为所有实用作品中都混杂了雄辩,作者的。性格。在实用书中就比理论书中还要来得重要。你在读一本数学用书时,用不着知道作者是谁。他的理论不是好就是坏,这跟他的人格怎样一点关系也没有。但是为了要了解与评断一本道德的论述、政治论文或经济论著,你就要了解一点作者的人格、生活与时代背景。譬如在读亚里士多德的《政治学每之前,就非常需要知道希腊的社会背景是奴隶制的。同样的,在读《君主论》之前,就要知道马基雅维里当时意大利的政治情况,与他跟美第奇家族的关系。因此,在读霍布斯的《利维坦乡一书时,就要了解他生活在英国的内战时期,社会中充满暴力与混乱,使整个时代都沉浸在悲哀的病态之中。在这个论述中有一个明显的例外。譬如你读了一篇文章,是关于如何做巧克力慕斯的。你喜欢巧克力慕斯,也赞同这个作者的结论是对的。你也接受了这个作者所建议的达到目标的方法——他的食谱。但你是男性读者,从不进厨房,也没做过慕斯。在这样的情况中,我们的观点是否就不成立了?并不尽然。这正好显示出我们应该要提到的,区分各种类型实用书的重要性。某些作者提出的结论是很通用或一般性的——可供所有的人类使用——另外一些作者的结论却只有少数人能运用。如果结论是通用的——譬如像本书,所谈的是使所有人都能阅读得更好,而不是只有少数人——那么我们所讨论的便适用于每位读者。如果结论是经过筛选的,只适用于某个阶层的人,那么读者便要决定他是否属于那个阶层了。如果他属于那个阶层,这些内容就适合他应用,他多少也有义务照作者的建议采取行动。如果他不属于这个阶层,他可能就没有这样的义务。我们说,可能没有这样的义务,是因为很可能这位读者只是被自己愚弄了,或误解了他自己的动机,而认为自己并不属于那个结论所牵涉的阶层。取巧克力慕斯的例子来说,他不采取行动,可能是表示虽然慕斯是很可口的东西,但是别人一或许是他妻子——应该做给他吃。在许多例子中,我们承认这个结论是可取的,方法也是可行的,但我们却懒得去做。让别人去做,我们会说,这就算是交待了。

当然,这个问题主要不是阅读的,而是心理的问题了,心理问题会影响我们阅读的实用性的作品,因此,我们在这里有所讨论。

以上是我摘录的一些片段,说实话,读起来还是比较累的,因为不是特别好懂,但我想这书确实能唤醒我们对阅读的方式的重新审视,今后还是要多读多研究,当然也得多实践。

[关闭窗口] [添加收藏]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