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旁观者”的一生看什么是最好的教育

作者:徐世东 来源: 发布时间:2017年09月28日 点击数:

        英语里有一句谚语:if you don't believe the messenger, you won't believethe message. 如果你不相信一个信使,你就不会相信他所带给你的信息。按照同样的逻辑,我一直认为为了更好地接受一个人的思想学说,我们很有必要首先对这个人的成长经历有所了解,接受他这个人。

这两年有一个概念很流行,叫 “斜杠青年” ,说的是一个人 “一专多能” ,有多重身份。其实一个优秀的人原本就应该是 “斜杠” 式的,很难被一个标签定义,也不会只在一个领域有所成就。从这个角度来说,德鲁克早就过上了 “斜杠人生” 。德鲁克一生写过 39 本著作,加起来有 10000 多页,摞在一起差不多有1米8那么高。著作等身,诚不我欺。这些著作所论述的领域包括了管理学、社会学、政治学、经济学…,甚至还有两本小说。德鲁克在职业生涯的大部分时间里做的都是教师的工作。在长达60年的执教生涯中,他先后教授过政治学、哲学、管理学、社会学,甚至宗教学、日本的艺术等。德鲁克自己倒是没太强调自己作为教授的职业身份,在他看来 “写作是我的职业,咨询是我的实验室” 。他的咨询对象既包括那些 “财富500强” 里数得着的大企业,也包括众多的学校、博物馆、消防队、NGO这样的社会组织,还包括不同国家的政府部门。

德鲁克的知识经验和工作领域如此跨界,又能在每个领域都取得举世瞩目的成就,让我们不免对他的成长经历和所受到的教育非常好奇。德鲁克曾在一封给友人的长信中总结过自己的 “七堂人生课” ,在他的自传《旁观者》一书中也可以管窥对其后来所取得的成就有影响的人和事。透过这些记述,我们不难发现虽然高山仰止,但我们却不一定只能心向往之,而是有切实的原则和方法可以去遵循。我自己总结了以下六点,卑之无甚高论,重要的是知行合一,不断践行。  身教胜于言传:家庭教育是个人成长的首要因素

德鲁克出生在维也纳,是当时欧洲文化的中心。德鲁克的父亲是一名经济学家,也是奥地利文化部的一名官员,曾参与创办了延续至今的萨尔斯堡音乐节。德鲁克的母亲是一名医生,女性从事医生职业在当时是非常罕见的。德鲁克的奶奶是一名钢琴家,在维也纳交响乐团演奏。

有着这样的家庭背景,年幼的德鲁克每周是这么度过的。每周总有一个晚上,德鲁克的父亲会在家中组织一场沙龙,讨论各种政治、经济、国际时政方面的话题。另一个晚上,德鲁克的母亲会在家中组织另一场沙龙,讨论医学的前沿发展。有时,沙龙会由德鲁克的奶奶来主持,品评最新推出的音乐作品。这样 “谈笑有鸿儒” 的成长环境带给了德鲁克最好的启蒙教育,培养了他对新事物不懈的探究和好奇心。难怪德鲁克后来回忆说:“即便没有上过一天学,我也已经接受了当时最好的教育” 。值得一提的是,德鲁克后来在表述自己的很多思想时,经常会使用医学和交响乐团来做类比和示例,这显然也与童年时的耳濡目染有关。

对我们大多数人而言,恐怕都很难奢望拥有像德鲁克这样的家庭背景,但是这并不意味着我们不可以努力创造一个有助于孩子成长的家庭环境,更不意味着我们可以推卸家庭教育在孩子成长中的作用。比如现在有很多家长都认可阅读对孩子成长的重要性,为自己的孩子不爱阅读而深深烦恼,但是这些家长似乎很少会反观自己 “我自己爱阅读吗?我每天花在阅读上的时间又有多少呢?” 如果父母自己热爱阅读,家里又随处可见各类书籍,无需多费口舌精力,想必孩子对阅读也会产生一种天然的亲近吧。

家庭里常来做客交流的人和他们所谈论的话题、所做的事情,也是一种润物无声的教育。我出生在内陆一个普通的国营大企业里,对童年最深刻的印象之一便是家里经常会有一些大人来做客。他们或者意气风发,或者深沉慨叹,谈论的都是我听不懂但是能感觉到很重要的话题。我的朋友薛野兄告诉我,少年时他的父亲的一位朋友问了他一个问题 “你觉得现在的中国是一个什么样的社会?” ,然后告诉了他自己的答案。薛野兄说当时有种 “遭电击的感觉” ,由此引发了他对很多事情思考的兴趣。薛野兄笑曰:“这说明老爸有什么样的朋友还是很重要的。” 这话不假。有人问过比尔盖茨成功的秘诀。盖茨不假思索地回答 “Surround yourself with smart people.(让自己被聪明的人包围)”

所以,想要给孩子最好的家庭教育吗?多请一些聪明的人来家里做客,并且努力地让自己成为那些聪明人中的一个。

[关闭窗口] [添加收藏]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