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善新高考“七选三”制度的几点建议

作者:丁成云 来源: 发布时间:2017年09月20日 点击数:

一、浙江高考“七选三”模式下学科失衡的现状

浙江高中深化课程改革从2014级学生正式实施,取得了成果的同时实验中也出现了一

些问题。“七选三”导致高中物理学科的严重失衡,并不断波及化学学科。

1、  选考人数与物理学科内涵及现实需求严重失衡

从现实需求来看,物理是大学理工科的基础,是现代应用技术的基础,是工科学生继续

学习的基本保障。从大学公布的专业要求中,对物理有要求的占了有要求的总专业91%。然而与需求形成鲜明对比的是:从2014级到2016级选考物理的人数不断减少,估计2016级选考物理的人数不会超过总人数的10%,这种现实选择比例与大学专业需求比例的严重不对等是选考学科失衡的表现。

2、  爱物理的学生不敢选物理

在这场教育的改革中,最受伤的莫过于爱物理、偏理性、物理逻辑好的孩子,这些积极

上进选物理的学生,每天都在焦虑与犹豫中度过。今天是这一批学生在焦虑、动摇、流失,明天是另一批的学生在焦虑、动摇、流失,这种情绪不断地向顶端传导。由于选物理的优秀学生可能在赋分时得不到与之水平相应的分数,一批优秀的未来工程技术人员将会在浙江“七选三”的制度下埋没,理性思维好的学生上不了好大学将成为可能,这有背于技术创新的倡导,有背于科技强国的实现。“七选三”如果不及时干预,任其发展,物理逻辑好的一代学生将受到最大的伤害。

二、浙江“七选三”学科课程失衡的原因分析

导致选考科目严重不均衡是高考“七选三”科目的“相对分”制度设计的结果,正是这

个因素导致学生“惧选物理”的情绪快速传染。

1、“相对分”的制度设计

为了避免不同学科引起分值差异,采用看似公平的相对分,但其设计赋分制实际是极不合理、极不公平。赋分时采用的各部分人群进行等级划分,最后录取进却在整个高考人群中对比使用,不同的学科对比的人群不一样,选不同学科的考生即使赋分相同,其实际的学习能力与水平也有较大的差异。这种差异与选考人群的总体水平有极大的关系,这种“相对分”制度设计,类似于“田忌赛马”的原理。(据不完全统计,一个学校选考物理的同学比选考技术的同学平均分相差20几分,而事实上选考物理的同学的学习能力比选考技术同学的学习能力强,把这种相对分用在高考录取总分上是太不应该了。)

2、“七选三”模式下的“驱赶效应”造成心理恐慌及连锁反应

成绩优秀的学生数理逻辑能力一般较强,将来从事科研与工程技术的意愿更大些,优生选物理的机率自然大,因为物理学科的内涵及对将来在学校继续学习的重要性显而易见。优生选了物理,普通的学生即使喜欢物理也不敢选了,因为他选了物理,就极有可能为数理能力强的考生垫底(还不如选技术获得高分),这就是“七选三”模式的“驱赶现象”,也会在驱赶物理之后慢慢走向化学等一些大学专业有要求,而且又比较偏理性及数理推导较强的一些学科。(例如一所浙江省顶级重点中学,2014级选化学的学生为78.4%2015级选化学的学生为68.3%2016级选化学的学生不到62.5%。)

3、“七选三”模式下的“磁吸效应”

学生扎堆偏易学科。从考生功利角度出发,每一位学生都要争取自己分数的最大化,从制度的设计来看,是否能得到高的赋分不但要考虑自己的水平,更要看跟谁比较赋分。一般的同学肯定喜欢选基础起点较低易学学科,基础稍微好的一点的学生认为易学学科中的基础差的学校,其垫脚的人多一些,自然也跟着选上了易学学科;优生看到易学学科选择的人多一些,认为得高分的机会大一些,也就跟着选上了。因此起点较低的生物、技术对数理逻辑要求不高的历史、政治科目选的人会更多,各段的人都会拼命地往里挤,选某些易学科目的人越来越多,产生一种磁吸效应,在这两种效应的共同影响下,“七选三”学科一定会越来越不均衡,将来国家需要大量的工程科技人才将会严重缺乏,长此以往如何实现科教兴国?

三、完善选考制度的几条建议

1、  必须破除今后学生“惧选物理”的情绪蔓延与传染

让选择回归理性,让学生真正地可以按自己的兴趣与爱好选择,建议立即设置激励体制

斩断恐惧心理造成的连锁反应。当某一门学科(例如物理、化学)选考人数达不到一定要求时,赋分制已经无法衡量学生的真实水平,可采用传统中高校招生专业的人数(即以往文、理比例1:2)基础。例如:物理、化学选考的人数可按18万考生按比例赋分。这就相当于设置了一道防火墙,消除“驱赶效应”的恐惧心理,斩断底层“惧选”到顶层“惧选”的连锁反应,有利于各学科选考人数均衡发展,也有利于高校招生专业对高中理化学科基础要求,让选择回归纯真,让教育回归纯真。

2、  重新审视学科内涵与课程结构的关系

浙江选用“七选三”的模式,而全国各省市出台的改革方案均为“六选三”制,我认为

“六选三更比“七选三”模式科学和合理;20种组合比35种组合更有利于高中段学校的管理,也更有利于学生的健康成长和今后的发展,技术学科以动手为主,现改笔试,这实际是一种倒退,若浙江省一定要坚持“七选三”,我认为选考技术赋分制可在职业技术类院校招生中进行。

3、  利用好高校专业门类设置调控选考学科结构

在以往的文理科设置制度中理工科的招生人数高于文史类考生,这反应是一种学科需求。

在顶层设计中,通过由教育厅统一设置几大专业门类,不同的专业门类严格限定选考科目的组合,在设置选考科目的组合时不是只有一科满足的或者关系而是必须同时满足的并且关系,而且高校录取的一本线的总分可不同(例如像以前的文、理一本线)。这样就可以通过各门类的招生人数与专业选考要求来调控高中选考科目的平衡,也能在一定程度上使“七选三”或“六选三”更加有序可控,使高中教育课程结构更趋于均衡与稳定。

4、  快速处理改革中出现的新问题

(1)       选考和学考的时间从4月、6月、10月改为每年的1月和6月较合理,学考可给予一次考试机会,选考可以给予二次机会,而且限制在高三进行。

(2)       从新高考的制度设计到现在,虽然在实践过程中大家都发现了问题,但都没有进行实质性的调整,教育顶层设计者与高考改革设计者需要正视问题,及时快速处理,并发挥社会及学界的共同智慧,让高考改革更趋合理。

[关闭窗口] [添加收藏]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