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空间表现——路》

作者:倪海刚 来源: 发布时间:2017年07月04日 点击数:

评林大康老师美术课《空间表现——路》

 

舟山 倪海刚

 

 

2014年12月22日,浙派名师培训班一行40余人,在李力加教授的带领之下,闽南游学到了厦门英才学校,从上午9点开始,听了温州林大康老师一堂精彩的小学五年级美术课《空间表现——路》,这是一堂关于平行透视知识的课,在这40分钟时间里,笔者收获的和思考的都很多。

本课主题源自浙美版小学五年级的教学内容《弯弯的小路》,以透视中的“近大远小”这四字为核心。应该讲透视的知识很难教,知识性很强,并且这样的透视知识安排在小学五年级中,难度很大。林大康老师敢于“跨省”上这样一堂公开课,勇气可嘉,忠心可表。当然,这样的勇气是建立在大康老师过硬的专业基本功和高超的课堂驾驭能力上的。这种能力在课的开始前几分钟的“暖场”活动中就有所体现了,通过相互介绍,教师用幽默风趣的语言,亲切加一点点小顽皮的表情,拉近了师生之间的距离,并且给了学生以充分的自信。林大康老师这种幽默风趣的风格在课堂在也一直贯穿着。

林老师以谈话导入:“我们每天上学都会走在路上……”,然后引出一个小练习:“用简单的线条画一条通往远方的路,可以在路的两边添加树木等景物”进行了第一次学生练习。这可以说是一种对学生学情的前测,这一招很讨巧,但也很实在。林老师也非常聪明地让大家看到了学生的真实学情,即:作业中透视错误很多,学生对透视知识不清楚,不会应用。对于学生的初次练习品还有进一步的“利用价值”,为接下去的环节打下一个伏笔。

学生的初次练习品比较典型的都一一呈现在了黑板上了,林老师也不作任何评价,没说好坏,只是单纯地呈现,然后就“弃之不顾”,接着出示了园林景观的立体图与园林设计中的平面设计图,让学生体会有何不同(图1)。这一环节,笔者倒是认为可以删除。因为首先,这种立体效果图和平面图的对比,对于体现“近大远小”这四字核心,不是太典型和明显。二来,对于还没学透视知识的五年级小学生来说,节奏过于的突然,容易走入误区。删除此环节,还可以节约时间。当然林老师或许有他自己的想法,可能对于优等生是有帮助的。

 

图1

接下来,林老师揭示课题“空间表现——由近及远的小路”。此课题比之前公布的要更具体了,在路的前面加上了“由近及远”四字,更加体现了“近大远小”的透视核心概念。

接着林老师回过头来,对于原先呈现在黑板上的学生第一次练习品进行了分类。一类是“平面的”,一类是“立体的”(图2)。这个环节相当漂亮。林老师对于学生的第一次练习品实际上仍没有评价对错,而是先分类,分类后,再提出这样一个问题:上面的画为何会给你带来这种立体的感觉?学生回答:“路上面小,下面大。”林老师小结:“近大远小。”由学生的初次练习作业的分类,自然而然地得出“近大远小”之概念,体现了建构主义教学策略之支架式教学。“支架就是教师能够帮助学生从现有能力提高一步的、就像沿着脚手架那样一步步向上攀登的支持形式。比如提供给学生线索,帮助学生在停滞时找到出路,通过提问帮助学生去诊断错误的原因并且找出修正的策略”[i] 其实不止这一环节,本课中很多地方都有体现这一策略。

 

图2

在得出“近大远小”更能体现立体感、空间感的结论后,林老师出示了“五里桥”图片。这是我们一路过来前几天所游学的一个景点,位于中国福建省泉州市晋江安海镇泉州市南安水头镇之间的海湾上,因桥长约5华里,俗称五里桥。这还真是随手取材了,五里桥直又长,近大远小的透视变化非常明显,拿来作为透视的教学的素材真是再好不过了。林老师提问:桥面发现了什么?学生得出这个答案并不困难,又是一个很好的“支架”。教师不是直接给学生答案,但要提供“支架”或“线索”。并且这个五里桥的图片是在已初步得出“近大远小”的结论之后呈现,可谓是对“近大远小”概念的进一步深化与检验。如学生能自然得出“近大远小”,则说明前一环节的教学是成功的,如不能得出或得出困难,就说明“近大远小”的概念还需要补充教学。

五里桥毕竟不在身边,而教室和学校走廊就是身边。并且学校走廊中的线条更为复杂。这一步,林老师把透视的知识又往前一步推了,除了大体的透视线,还关注局部的小的线条变化,即走廊中地面宽度线和柱子高度线的变化。林老师请一学生用笔去标出哪是长线,哪是短线。林老师是采用实物投影机投影一印刷在纸面上的图片来让学生画线,解决了数字照片不好画线的问题。不过这一步,部分学生没能听懂教师的意思,以至于第一次上来标线的学生标线有点问题。笔者认为这一步毕竟有点难度,教师可以在讲操作要求时,示范画一组线,这样学生会更明白。为了可以多次重复在图片上画线,纸质图片上可以蒙一张透明的塑料薄膜。好在林老师在学生第一次画线出现问题后,及时地发现和纠正了。这也体现了林老师敏锐的眼光和及时修正、调控的能力。

经过以上几个环节,林老师总结并板书了小结:路面——近宽远窄;柱——近高远低;树距——近疏远密。并让学生齐读以加深印象,也给课堂上听点响的,以振奋精神。

其实到这个时候,“近大远小”的知识点已落实得差不多了,但林老师还有更深的计划,落实到“人”。接着林老师在学校走廊的图片中出现了“人”(图3)。人有本班的学生及林大康老师本人,是前一天刚刚拍好的,很有亲切感和真实感。图片中站在远处的大康老师比学生还小,学生在笑的同时,更深刻地体会到了“近大远小”这个透视的核心知识。

 

图3

认知到这里,就要应用了。教师在简单小结方法后(近的画大,远的画小),让学生修改自己的第一次练习作业。这即是一个后测。学生如能正确修改自己的第一次练习作业了,就说明教学是成功的,目标是达成的。上台去修改的,绝大多数学生都改好了,不能要求透视完全正确,但基本达到要求了。这样一个前测与后测的安排非常好。

接着是一个有趣的游戏环节,一个赛车的小游戏。课堂的气氛进一步热闹了,同时也让学生感受到透视是无处不在的,不仅绘画中要应用透视,游戏的开发也离不开透视。在游戏中,林老师提问:游戏画面中树是怎样在变化的,人物是怎样变化的等。进一步引导学生观察和理解。游戏之后师生共同来画一条路,由教师先画一条曲线,请学生再加上一条线,变成一条由近及远的小路。路由直线变成曲线了,又是一步推进。

曲线的路之后,大屏幕出现了一组画家及摄影师的关于“路”的作品以供学生欣赏。有毕沙罗的《村口》、伊萨克·列维坦的《弗拉基米尔路》等作品图片。从画家的绘画作品中去体验“近大远小”的路,林老师可谓是全方位呈现“近大远小”之路。但美中不足的是,图片的呈现时间比较短暂,教师并没有更具体的讲解作品的基本背景,如弗拉基米尔路是沙俄时期被流放到西伯利亚的人的必经之路,是一条引领至虚空远方的孤寂道路。这种由“路”引申出来的人文的因素可适当提到一点,进而在学生自己画“路”时,是带着某种感情去画,而不是机械的纯技术活。美术课中要有“术之理性”,更要考虑到“感性的美术经验”。如何积累有价值的感性经验,形成好的艺术感觉,是艺术教育要考虑的关键节点[ii]

接着林老师由“路”引出了更多,如隧道,房子等。笔者认为这一步教师要得太多了,林老师有点贪心了,这种拓展可以作为课后延伸和拓展为好。接下来是学生作业,要求画一条体现近大远小的有趣的路,一条有纵深感的路(图4),同样的问题是,应该加一条要求:“画有感情的路”,会更好。最后的作业展示点评及小结也都可圈可点。而在“创新”环节,在类似隧道一样的一环一环的圈中加线,笔者认为也显多余,这本质上不是创新,而是对透视知识的加深。本课的教学不在于如何去让学生创新,而是在落实透视基本知识后去适当地应用,去有感情地应用,而不是一味加深透视知识。

 

图4

综上所述,林老师在本课的设计与实施上对“近大远小”透视核心知识点进行了分步骤、分层次的精心预设,也较好地达成了教学目标。看得出来林老师对本课的内容是充分“吃透”的,并动了大量的脑筋,可谓煞费苦心。对于课堂中出现的意外状况能敏锐地发觉并及时作修正,体现了一个优秀教师很强的课堂驾驭能力。除了几点美中不足外,整节课氛围很好,学生在轻松、幽默中学到了知识。很多环节的安排都能让笔者带来意外的惊喜和触动。美术课能上到此,已是难能可贵。

 

 

 

 

 

 

 

 

 

 

参考文献



[i] 王大根. 中小学美术教学论[M]. 南京:南京师范大学出版社, 2013. 149-150

 

[ii] 席卫权. 谈以学科本体为起点的感性美术教育[J]. 中国美术教育, 2014, (3): 4

 

[关闭窗口] [添加收藏]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