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切为了学生的学

作者: 来源: 发布时间:2016年11月19日 点击数:

一切为了学生的学

                  ——对提高初中语文教师教学能力的若干思考

舟山市定海第五中学    包国华

新课程改革已风风雨雨走过十多年历程,期间,教育行政部门、教研师训部门、学校组织开展多次关于新课程实施的专题讲座、培训、听课等活动。毋庸置疑,一次一次的学习活动的确使我们的初中语文教师观念有了一定的改变——满堂灌的少了,一言堂的少了,尊重学生的多了,强调反思的多了,把工具性和人文性的关系处理得更圆融了;课堂有了新的气象——多媒体使用越来越娴熟了,合作探究越来越频繁了,迁移拓展越来越广泛了。不过课程实施的主体是学生,《语文课程标准》在前言中开宗明义地指出:“语文课程应培育学生热爱祖国语文的思想感情,指导学生正确地理解和运用祖国语言文字,丰富语言的积累,培养语感,发展思维,使他们具有适应实际需要的识字写字能力、阅读能力、写作能力、口语交际能力。”因此,衡量课程改革是否取得成功要看学生的学习能力有没有实质性的进步。抛开精雕细磨的公开课、优质课、观摩课,从大量常规性听课后获得的信息来看,学生学得情况似乎不容乐观。在很多的常规课堂上,课堂结构模式、单一的情况比比皆是,学生思维难以点燃、课堂冷场的现象令人揪心,更不用说是课堂的智慧生成、学生对作品的创造性发现、以及行云流水般的言语表达,那么,回首往昔,回眸课堂,是否应该好好想想,我们到底给了学生怎样的教学,我们到底有没有一个教者应具的素养和品质。

一、我们是否有给学生一杯水自己先储满一桶水的学养。张大千说:“作画如欲脱俗气、洗浮气、除匠气,第一是读书,第二是多读书、第三是有系统、有选择地读书。”作画如此,想成为优秀的语文教师更是如此。俗话说“腹有诗书气自华”,对于教师来讲,应改为“腹有诗书气自稳”,有些老师平时忙于应付常规性的教学事务,无暇读书,无暇思考,靠着教参里的那点“辅料”敲敲打打,东拼西凑,甚至照搬照抄,不读“三国”讲三国,不读“红楼”上红楼,学生提个教材以外的问题就只能“王顾左右而言他”,靠不负责任的自圆其说来敷衍了事,课堂上自然显得底气不足、遇事慌乱。作家余秋雨在青年歌手大奖大赛中曾就读书有过精辟的论述,他建议读者要从三个层面读一个作家的作品:①系统地读其各个时代的作品;②横向比较,即读一点与其同时代的其他作家的作品;③纵向连贯,读一点他人或后人对其的评注。这是立体、纵深的读书,也唯有这样读书,才可以通过读“文”来读“人生”。举个自己教学上的例子,执教苏轼84字短文《记承天寺夜游》,为了给学生讲透“闲人”的内涵,备课前读了其在黄州期间主要的诗词文,如散文《赤壁赋》、《后赤壁赋》,词《定风波》、《念奴娇•赤壁怀古》等,又翻阅了林语堂的《苏东坡传》,这才敢在学生面前讲“闲人”的内涵,才能将“闲人”的含义讲深讲透,也才能将苏轼的人生情怀通过一篇短短的散文传递给学生,让他们终身受用。这就叫做“功在课前,利在课堂,益在学生”。

、我们是否有勇气打破模式化的课堂建构。有老师在听了大量的课后总结出“新课程六部教学法”——导入新课、知人论世、整体感知、品味鉴赏、合作探究、迁移练习。此话有理,回顾以往的公开课或常规课,陷入这种教学模式窠臼的何其之多。笔者连续参加三年的高级评审听课活动,所听课均为复习课,曾感慨于那么多个性迥异的语文教师面对不同风格的作家、不同体裁的作品,竟不约而同地选择了“知识梳理→品味鉴赏→迁移练习”的课堂模式。无论怎样科学、艺术的课堂结构,一旦陷入模式化的窠臼,就必然引起学生的审美疲劳。上海市著名特级教师黄玉峰曾介绍他当年执教鲁迅的小说《药》,就只设计在课堂上深情并茂地朗读这一环节,一遍朗读下来,课堂气氛庄严肃穆、学生热泪盈眶,我没有亲自聆听,但只到现在,我还在想象这堂课的奇妙境界。其实面对不同作家的不同作品,我们完全可以根据学生的知识水平和认知结构选择不同的教法。面对较难较深的作品,教师难以组织有效的课堂对话,多点“一言堂”也无妨;面对较浅较淡的作品,教师可以纵横捭阖,以点驭面,多点拓展和迁移,让平淡的文字变诗意,让单薄的思想变厚重。诗歌要有诗歌的上法,散文要有散文的教法,千篇一律、顺其大流,只能淹没个性、惹学生厌。

三、我们是否有能力准确地解读文本。解读文本是教师的基本功,文本解读得准确、到位,教师才能选择合宜的教学内容,才能找到合理的切入口,才能设计合适的教学设计,才能更好的帮助学生学。现在不少老师在文本的解读上存在两个问题:一是照本宣科的读。二是误读。照本宣科的读,长期以往,抹杀的既是教师的个性,更是学生的个性。而误读,更是对作品和作者写作意图的歪曲,损害的还是学生的利益。上师大王荣生教授在《教的根本目的是帮助学生学》一文中举过这样一个课例:他到初中学校与教师们做“共同备课”的主题教研活动,听了很多节讲《背影》的课,结果大家不约而同把教学重点都安排在“父爱”这个主题上。而《背影》是一篇散文,回归散文的体例,散文其实更关注的是抒发了作者怎样的情感。所以教学《背影》,不仅要赏析“父亲”的形象,更要体察“我”的心情。由此联想到前不久刚刚教过的《走一步,再走一步》,前几次在执教的时候都把“我”走出绝境的主要原因归功于父亲的指导,直到这一次执教才幡然醒悟,真正帮助“我”走下悬崖、走出绝境的是自己长期以来对成为强者和勇者的渴望,因为无论是最后的感悟,还是文章的详略安排和前面的铺垫伏笔,都在强调那一次成功爬下悬崖的原因,内因其实比外因更重要。这样想来,不知还有多少文本曾被错误地解读,错误地传授给学生。

四、我们是否有决心尊重学生的话语权。有人打了个形象的比喻,说一堂好的语文课是一根藤儿三个瓜,思路是藤,语言、情感、交往是瓜。现在的初中生是个性张扬、青春独立的时代少年,在这个年龄段,他们的思维已经有了一定的深度和广度,只要教师课堂设计合理有效,他们是愿意并善于和老师交往的那个群体。但现实的语文课堂是教室里鲜有群情激昂、百家争鸣的场面,鲜有教师和学生酣畅对话的交往场景。年轻的学子,甚至是七年级的新生都反常态地一副拒绝交往的老气横秋相。可是当教师抱怨课堂死气沉沉的时候,是否应该反思一下自己:自己有没有给学生发言的机会?是否处在话语霸权的中心。相对于孩子来说,教师是更成熟、更主动、更强势的一群,如果教师能尊重学生的发言权,对学生的表达和言语,能弯下身体,认真倾听,真诚地与学生沟通交流,不打压和棒杀,就会给学生的生存状况带来巨大的改善,让学生产生表现自己、表达自我的欲望。

语文课程实施的关键最终还是体现在具体鲜活的语文课堂上,而语文课堂教学的最终责任,还是落实在语文教师的执教能力上。那么,怎样的语文教师才算是一个真正符合新课程理念的执教者呢?

⒈能充分关注学情。重视学生的学更甚于重视自己的教。确定一堂课的教学目标和教学内容,不是只在乎教参告诉了我们多少或自己读懂了多少,而是要真正关注学生能接受多少,因此目标的确定和内容的选取要合宜、有效,要让绝大多数同学都能参与到课堂教学中来。学生都懂得可以舍弃不讲,要让学生学会的一定要呈现清晰、设计有效、讲析分明,要根据学生的习得情况不断调整教学计划,对于教学设计中自己满意学生难以达成的环节要坚决舍弃。

⒉能潜心读书思考。读书使人充实、思考使人明智。不读书则内存空虚,不思考则流于俗表。潜心读书、认真思考,才能与作者对话、与作品对话,与学生对话,才能让课堂成为学生、教师、作者、教材相互碰撞出思维火花的生命舞台。常读书、常思考的老师才能出口成章,修炼气质,让学生在课堂上得到优美的言语坏境的熏陶,自然而然提高言语表达能力。不读书、不思考的老师最多只能沦为教书匠,不能成为专业的创造者。

⒊能独立解读文本。面对文本,不会只迷失在网络的丛林里,不会只沦为教参的传声筒。解读文本,能出乎其外又入乎其中。“入乎其内”就要学“庖丁解牛”,小到从字的缝隙里进去读文章,读出作品的言外之意、弦外之音,读出自己对作品的个性化理解;“出乎其外”就是要将自己对作品的理解通过巧妙的切入口有层次地、纵深地传递给学生。也就是说,对于文本,既要有化整为零的细节意识,又要有以点驭面的全局观念。

⒋能构建课堂模式。课堂不应是僵化死板的名利场,语文是跟不同风格的作家打交道、跟灵动丰厚的语言文字打交道,跟童心盎然的学生打交道,僵化拘泥的课堂模式将会把语文课一步一步逼仄到惹人厌的死胡同,教师要善于根据不同的文体、不同的作品构建张扬个人风格的课堂模式,让语文课常上常新,让语文课堂永远充满灵动和活力。

⒌能进行有效评价。要放下师道尊严和唯教师论的架子,尊重学生的发言权,用宽广的胸怀、信任的目光、赏识的态度、幽默的话语营造一种安全、和谐、快乐的课堂气氛,消除学生的顾虑,让他们敢于发表自己的见解。但鼓励不等于捧杀,对于学生的回答要做出有效地评价,正确的要及时肯定,错误的应及时指正,“以讹传讹”损失的不仅只是学生的学业,可能还是教师的尊严。

⒍能经常反思教学。养成反思的习惯,一堂课结束后,要想想学生究竟学到了哪些东西;有哪些目标达成了,哪些目标在设计时出了偏差,不符合学生的认知水平;哪些环节落实到位,哪些环节还有待完善……善于反思的教师,懂得将已消逝的课堂转化为新的课程资源,这样才会在反思中不断进步,在不断进步中丰厚自己的底蕴。

说一千,道一万,课程改革的目的就是为了解放教师的教,提升学生的学,而教师的教是否有价值最后还是要通过学生的学来检验。因此,为了一切的学生,一切为了学生的学,教师应该心中装着学生的需求,不断提高自己的专业素养、不断苦练课堂教艺,才能始终挺立课改的风口浪尖,作无愧于时代的弄潮手。

[关闭窗口] [添加收藏]
更多
上一篇:我眼中的美国语文课堂[ 11-19 ]
下一篇:一树桃花的盛宴[ 03-3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