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主语承前省略的几个问题

作者:朱楚宏(长江大学文学院) 来源:《长江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08年第3期 发布时间:2016年10月10日 点击数:

前言:关于主语承前省略问题,我们中学教师一般持承前句主语或宾语省略的原则,非此则一般认为犯了“成分残缺”的毛病。然而现实的情形又常常使我们困惑,即经常会看到一些句子,虽然从“理”上讲是有语病的,但我们的感觉却并不真心接受。这其实可以说明,主语的承前省略未必仅限于前句的主语或宾语。本人搜索到很多篇探讨这一问题的文章,从其大量语料来看,主语确确实实可以承前句(甚至更前句)的非主宾名词性成分省略的。正如本文所说:“大凡能够借助语言环境(主要是指上下文和对话)表意确切而清晰者,主语皆可以承非主语而省略。被承成分既可以是句子成分的宾语,也可以是句子成分之成分的宾语;既可以是句子成分的定语,也可以是句子成分之成分的定语;既可以是句子成分的兼语,也可以是句子成分之成分的兼语;既可以同时承两个成分而省略,也可以同时承三个成分而省略。”这里,本人从大量论文中选取较为短小清晰的一篇转发于此,希望能对中学语文同仁有所帮助。(注:本文从“中国知网”录出,不知这样的作法是否侵犯了作者和期刊及知网的版权。如果侵权,敬请版权所有者通知本人,以便及时删除。)

 

摘 要:从结构上看,主语承前省略的成分不是单一的,可以是承前主语省,也可承前非主语省。从内容上看,主语承前省略一般是可以根据语境明确还原的,有时由于表达的需要,省略还原有一定的灵活性。从表达上看,主语省略是连贯语义的一种组句手段,省略是同层次内的省略,不能跨越层次,否则会导致文气不畅。

关键词:主语;省略;话题链

省略是语言运用中出现的同句法、语义、语用都密切相关的一种句法成分在结构中的空缺现象。[1](P277- 291)主语省略,是一种复杂的语用现象,也是汉语语法句法结构的灵活性和语言表达的简练性特点的表现。[2]下边就主语承前省略成分的多样性、主语省略还原的明确性以及主语省略的同层次性等三个方面,谈谈主语承前省略及其运用中应该注意的几个问题。

一、关于主语承前省成分的多样性

对于主语承前省略成分的多样性,人们认识不太明确,不太一致。在学界有这样一种假想与推断:既然是主语省略,那就肯定是承前主语省略了,于是,对于承前定语省、承前宾语省等,就认为是非正常省略,是成分残缺,是误用。例如:

(1)从此以后,谷口村的锁山艺术远近闻名,( )竟成了英国一个旅游点。(1994年普通话水平测试大纲朗读作品31号)

批评者说这一例是“逻辑悖谬”:“锁山艺术……竟成了……旅游点”,从逻辑规则上看,这里的主项(主概念)“锁山艺术”和谓项(宾概念)“旅游点”在外延上没有关系,由此即造成主谓失合的判断错误,应在“竟成了”前面加上“那里”,或将“竟成了”改为“竟使那里成了”。[3]其实,原句是主语是承前定语省略,但批评者对此却并不认同。请看下边的例子:

(2)我的活力这时大约有些凝滞了,( )坐着没有动,( )也没有想,直到看见分驻所里走出一个巡警,( )才下了车。(鲁迅《一件小事》)

此例也是承前定语省略主语,恐怕没有人说是病句。再如:

(3)7000~ 8000米的高空俯视贡嘎山,像一座银色的金字塔耸立在气势磅礴的云海之上,阳光照得闪闪发亮。(《地理知识》)

有学者说这一例有“成分残缺”的毛病:第二个分句的主语“决不能少”,应在“像”字前加上“它”,第三个分句应在“阳光”前加上“被”字,使其“与第二分句共用一个主语‘它'”。评析者说:“这样句子的结构才是完整的,表达的意思也才明确。”[4](P226- 227)其实,此句并不缺少什么成分,表达本来就是明确的。《地理知识》中介绍的就是“贡嘎山”,第二个分句“像”之前不用“它”,意思照样清楚。这是很典型的主语承前宾语省的例子,不能算是语病。同样,第三个分句之前不必加“被”,“阳光照得闪闪发亮”这个句子的意思也很清楚,因为可以看成是“阳光照得(贡嘎山)闪闪发亮”这个句子的简省。[5](P246- 260)

华宏仪先生说,汉语中,主语承非主语而省略的语言现象极其复杂而又极其灵活。大凡能够借助语言环境(主要是指上下文和对话)表意确切而清晰者,主语皆可以承非主语而省略。被承成分既可以是句子成分的宾语,也可以是句子成分之成分的宾语;既可以是句子成分的定语,也可以是句子成分之成分的定语;既可以是句子成分的兼语,也可以是句子成分之成分的兼语;既可以同时承两个成分而省略,也可以同时承三个成分而省略。例如:

(4)虽然我把主要精力用于数学,但并没有放弃古诗文的学习,时常写点诗,( )既丰富业务生活,( )又练了自己的文笔,( )对于写作论文也有很大帮助。(苏步青《语文和数学》)

上例,第四、五、六分句主语均承第三分句的谓语“写”、定语“点”、宾语“诗”而省略。[2]

二、关于主语省略还原的明确性

关于省略句的条件,吕叔湘先生说:第一,如果一句话离开上下文或者说话的环境意思就不清楚,必须添补一定的词语意思才清楚;第二,经过添补的话是实际上可以有的,并且添补的词语只有一种可能。[6](P67- 68)被省略的主语一般是可以准确地补出来的,这一点没问题,而在有的时候却有几种填补的可能性,这就要从语用上加以分析。例如:

(5)若英收到您的信,她也想见见您。可是东海25号不合适,( )想约您上另一个地方,行吗。

这一段从上下文看,括弧里似乎可以填写“她”,但是改变约会地点的主意却是“我”出的,所以也可以填写“我”,填写“我们”也是通的。这样,由于不出现人称代词,有时会有某种含糊现象。李临定先生分析这个句子时说:“但这并不是缺点,恰恰是交际的需要。”例句是剧中梁若英的朋友李新群的一段台词,是对章玉良(梁若英以前的丈夫)说的。如果在括弧里填“她”,则不太符合事实,如果填“我”,又在事理上可能有误解。这样省略形式恰好在这里帮了忙。[7](P56- 57)

有时,主语省略还原看起来也有几种可能,以至于有学者认为是残缺,不是省略。请看例句:

(6)我便用吊兰长长的、串生着小绿叶的垂蔓蒙盖在鸟笼上,它们就像躲进深幽的丛林一样安全;从中传出笛儿般又细又亮的叫声,( )就格外轻松自在了。(1994年普通话水平测试大纲朗读作品3号)

有学者批评说,“格外轻松自在”的主语是什么,难免发生歧义,并且,用“我”或“它们”充当主语,也都理据不足,因为,根据主语的隐现规则,主语承前省略的“前句”应当理解为紧邻该句的前句,可见这里主语不能是“我”,是“它们”吗?这又会给人一种错觉,似乎“传出”“叫声”的和“格外轻松自在”的不是同一对象;再则,仅用副词“就”是表示“前后事情紧接着”而并非同时发生,更非“就”后的事情发生在前,这也是有悖作者题旨和实际事理的,修改的方法有二:一是在“就”前明确以“我”做主语,二是在“就”后加上“说明它”或“是它”。[3]

批评意见主要有二:一是句中空位添补的词语不是惟一的,有歧义,是主语残缺;二是承前省“应当理解为紧邻该句的前句”,所以“我”不能做主语,“它们”(小鸟)也不能做主语。

本例出自著名作家冯骥才的名篇,题目是《珍珠鸟》,文章“题旨”告诉我们“格外轻松自在”主语不会是“我”,而只能是“它们”(小鸟)。至于“紧邻前句省略”,这种看法本没有什么问题,只是分析中显得过于拘泥。汉语的句子成分有一定的灵活性,比如“从中传出”的主语是什么,有无主语,都是可以讨论的问题。有这样一个句子夹在中间,要讨论“紧邻前句省略”的问题,当然就有点说不清道不明了。其实,从表达是否清晰考虑,这个句子是完全没有问题的。句子的具体脉络是:“我蒙盖鸟笼……它们安全……传出叫声……轻松自在”。另外,“就”在句中并没有“前后相接”的意思,而是表示一种主观推断,显示了作者对小鸟的关爱与赞赏。这样,以“我”的动作为起点,以“我”的推断为落脚点,写的是珍珠鸟,表达的是“我”的感受,“物我一体”,情文并茂,充满了艺术的感染力。段尾的一句主语明确无误,而采用省略的方式,在一定程度上淡化了主语,这正好适应了作者所营造的人鸟相亲的感人氛围。

吕叔湘先生说:“实际语言中省略的情况是复杂的,有的省掉了的成分甚至在句子里找不到或者根本说不清楚,谈省略不必过于拘泥,它实际上是汉语句子简洁生动的一种表现。”[8]

三、关于主语省略的同层次性

朱德熙先生说:“通常说主语是话题,就是从表达的角度说的。”[9]汉语中主语与话题基本上是对应的。话题是表达的出发点,一般代表旧的信息,话题确立后,其语义覆盖范围延伸到好几个句子,后面的句子往往围绕话题而展开,主题范围内的句子形成一个话题链,表达一个整体意义。在同一个话题之下,后续句的话题往往可以不出现。[10]不同的话题显示不同的层次,下一个层次的句子一般是不能承接上一层次的句子省略主语的。例如:

(7)a.李大林今年十七岁,

b.(0%)高雄人,

c.(5%)现就读富华中学高中二年级,

d.(75%)从八岁起就喜欢游泳,

e.(0%)天天吵着服务于台塑公司的父亲带着他到游泳池泡水。

f.(10%)从此就与水结下了不解之缘。

此例各分句之前的百分比标示的是代词“他”在句首出现的几率。也就是说,只有句d之前最有可能出现代词“他”。这是因为这个段落分两个层次:前三个句子表述的是李大林的基本情况,后三句表述的是李大林的特长爱好。这两个层次组成两个话题链,只有在一个话题链的统摄之下,后续话题才能隐去。从以上百分比显示中可以看出,邻近层次之间的话题省略存在着一定的随意性。下边是李临定先生所引例句及其分析:

(8)他太可怜了。( )到内地就被人挟嫌诬告,( )从牢里出来之后,他泥里水里不辞辛苦地作了好几年抗战工作,( )这次回到上海他才发现他什么也没有了。

这一段出现四个“他”,省去三个“他”。第一句的“他”是始发句的主语,不能省略,其他三个“他”都可以省略;特别是第二个和第三个“他”省略后,并不会引起什么误解,这两个“他”也可以移动位置,比如把第三个“他”移到第三个括弧里也完全可以。可见当话语较长时,说话人为了使语句更加清楚、连贯些,便在中间加若干个“可以不用”的人称代词,它们加在哪儿,也不是固定的。[8]

尽管代词“他”在句中的位置存在一定的随意性与灵活性,但从语句表达的整体格局上看,代词的省略是不能跨越层次的,这一点必须明确。比如上例第二个“他”一般是不能省略的,因为这个“他”领起的是下一个层次。

功能语法认为,省略或零替代(ellipsis or substi-tution by zero)是使篇章连贯的一种重要的语法手段,省略是指话语中留下了一些特定的结构空位,这些结构空位可以根据别处的情况填补还原。正因如此,结构空位的话语就同别处的话语发生了联系,从而形成了连贯。[11]而跨层次省略则会淡化层次,降低语义表达的清晰度,影响文气的顺畅。例如:

(9)结果苦苦等了将近40年,杳无音信,//为了计回公道,刘连仁从1990年开始寻求法律帮助,终于在律师团和支持会的支持和参与下,于1996年3月在东京地方法庭提出诉讼,至今也已五年有余,//含恨与世长辞。(《悲苦刘连仁九泉之下当含笑》,《楚天都市报》2001年7月15日第17版)(按,双竖线为引者加,用以显示层次)

这一段表达不够清晰,与“含恨与世长辞”一句之前主语省略不当有直接关系。此外,刘连仁去世的时间也不明确,段尾的这一句可改成“2000年7月,刘连仁含恨与世长辞”。

这一段话可分三层,以上引文中已用双竖线将三层意思分开。这三层意思可以概括为:第一层,索赔未果;第二层,寻求上诉;第三层,与世长辞。第一层主语没有出现,但很清楚,既可以看成承前省(原文有上句),也可以看成蒙后省(蒙第二层省);第二层出现了主语,主语出现后,第二层内部已有一次承前省,即“1996年3月”之前的主语承前省,紧接着又有一个时间插叙句———“至今也已五年有余”。在这种情况下出现第三层这个主语承前省的句子,主语跨层次省略,这就造成了表达上的不顺畅。为使层次清晰,还可在每个层次的结尾处用句号。

主语承前省略是同层次内的省略,因而,在一般情况下,主语的承前省略不能隔句承前省。在口语中,在现场对话语境的作用下,“承前省略的句子也可以被另一个主谓句隔开”[7]。例如:

那天我原想跟你们一道去送刘金妹的,贝贝回来了,( )没有去成。

综上所述,从结构上看,主语承前省略的成分不是单一的,可以是承前主语省,也可承前非主语省。从内容上看,主语承前省略一般是可以根据语境明确还原的,有时由于表达的需要,省略还原会有一定的灵活性。从表达上看,主语省略是连贯语义的一种组句手段,省略是同层次内的省略,一般不能跨越层次,否则会导致文气不畅。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参考文献:

[1]范晓.汉语的句子类型[M].太原:书海出版社,1998.

[2]华宏仪.主语承非主语省略探讨[ J].烟台师范学院学报,2002(2).

[3]王泽龙.典范的“失范”———普通话水平测试朗读作品语病摭谈[J].语文学刊,1999.

[4]刘兴策.语言规范精要[M].武汉:华中师范大学出版社,1999.

[5]朱楚宏.汉语规范化的策略与实践[ M].武汉:湖北人民出版社,2002.

[6]吕叔湘.汉语语法分析问题[M].北京:商务印书馆,1979.

[7]李临定.人称代词的省略[J].语文学习,1983(4).

[8]吕叔湘.汉语句法的灵活性[J].中国语文,1986(1).

[9]朱德熙.语法讲义[M].北京:商务印书馆,1982.

[10]丁俊苗.试析话题与复句后分句主语的简省[ J].甘肃广播电视大学学报,2002(4).

[11]陈伟英.省略与省力[J].浙江大学学报,2005(6).

[关闭窗口] [添加收藏]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