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滴眼泪换一滴水》译题琐谈

作者:尚继武 来源:网络 发布时间:2016年10月09日 点击数:

  由陈敬容翻译的、人民文学出版社于2002年出版的《巴黎圣母院》,其第六卷第四部分标题即为《一滴眼泪换一滴水》。仔细读后觉得标题与本部分小说情节未尽吻合。后经查阅,发现早在1982年,人民文学出版社出版的、陈敬容翻译的《巴黎圣母院》,其第六卷第四部分使用的也是这一标题。此外,还有程曾厚等人翻译的《雨果文集(第一卷)·小说·巴黎圣母院》,原译文的第六卷第四部分标题也是《一滴眼泪换一滴水》

  几经思索,窃以为陈、程二位先生的译本本部分标题译为《一滴眼泪换一滴水》不妥当,理由有三点。现提出并申明拙见,以求教于大方之家,并请陈、程二位先生指正。

  首先,从故事情节看,是“一滴水”在前,“一滴泪”在后,而不是如《一滴眼泪换一滴水》标题所揭示的那样:“一滴泪”在前,“一滴水”在后。小说中这部分情节所描写的那些看客,其实与伽西莫多毫无仇怨,用今天的话来说,他们属于“非利益相关者”。联系愚人节把伽西莫多推选为“愚人王”的情节来看,他们肆意侮辱、恶意咒骂伽西莫多,无非是为了发泄他们歧视弱者、嘲讽可怜人的恶劣情绪。他们冷漠无情,只会恶作剧似地捉弄着受了酷刑的伽西莫多,而这一切,只是因为伽西莫多外貌丑得惊人。因此,他们对伽西莫多要喝水的呼唤毫不在意。而天性善良的爱斯美拉达——这个最有理由对伽西莫多进行如此咒骂和侮辱的姑娘——则怀着对弱小者的同情、对受苦人的怜慈,送给了他渴望并呼喊了三次的“水”,伽西莫多感动得流下了眼泪。正是因为先有蕴含着仁爱和怜悯的爱斯美拉达的“水”,而后才有伽西莫多心灵受到震撼后流出的平生“第一滴眼泪”。照此,最起码是“一滴水换一滴眼泪”,而不是“一滴眼泪换一滴水”。

  其次,从人物关系看,是美丽善良的爱斯美拉达的善举唤醒了伽西莫多长期被愚昧顺从所掩盖了的善良天性,唤醒了他作为人的意识,唤醒了他内心的情爱意识。伽西莫多在堂·克洛德副主教的唆使下劫持爱丝美拉达而被捕,成为“替罪羊”而被处以笞刑。他不明白自己即将面临的处境,当“那精致的皮鞭就挥起在半空中,发出水蛇般的嘶嘶声,一鞭又一鞭疯狂地落到那可怜人的肩膀上”时,伽西莫多好像忽然惊醒似的蹦了一下,“才明白是怎么回事”。面对残酷的笞刑,他似乎失去了反抗,也许正如作家所说,他是“对西班牙斗牛士的打击向来不在意的阿斯杜里公牛”。但是当周围的看客对他施以无情的侮辱、辛辣的嘲讽、恶毒的咒骂、冷漠的戏弄时,他被激怒了,愤怒充斥着他的胸膛——“愤怒、憎恨、失望逐渐在那可怕的脸上增多,成了一片厚厚的阴云,逐渐蓄满电流,变成了千万道电光,在那怪人的独眼里闪闪发亮”;看到收养了他的堂·克洛德骑着骡子走过时,伽西莫多的眼光变得温柔了——只有在堂·克洛德这儿,伽西莫多才感受到了“慈父般”的仁爱。但是堂·克洛德这个劫持爱斯美拉达的主谋,却因为害怕阴谋暴露而无情离去,浇灭了伽西莫多燃烧起的希望之火。爱斯美拉达在众人一片冷漠与无情中,带着同情与怜悯送来他呼唤多次的水,伽西莫多心中还在诅咒她:“他十分相信她也是来向他报复的,也是像别人一样来打他的。看见她真的迅速走上了石级,愤怒和轻视使他透不过气,他真想把刑台打个粉碎,假若他的独眼能够发出雷电,那波希米亚姑娘一定会给雷电击毙,上不了刑台啦。”出乎意料,这个最不可能送水来的姑娘却送来了水,刹那间,伽西莫多的仇恨焰火消失已尽,“这时,人们看见他那一直干燥如焚的独眼里,滚出了一大颗眼泪,沿着那长时间被失望弄皱了的难看的脸颊慢慢流下来。这也许是那不幸的人生平第一次流出的眼泪”。这眼泪是因为这带着关爱的“水”、因为姑娘善良仁慈、宽厚温柔的心灵而流的,是“水唤来了眼泪”,而不是“眼泪换来了水”。

  最后,从人物行动特征看,伽西莫多不是以自己的“一滴眼泪”换来了宝贵的“一滴水”。伽西莫多确实需要水,也多次呼喊着“水”,小说是这样描述伽西莫多三次呼唤“水”的

  (他)用嘶哑、愤怒的声音大吼一声“水!”

  伽西莫多用失望的目光扫视一遍,然后更加撕心裂肺地喊道:“水!”

  “水!”喘着粗气的伽西莫多喊了第三遍。

  由此可以看出,伽西莫多对“水”的呼唤没有乞求的成份,更不是对众人辱骂诅咒的屈服,在一定程度上还蕴含着呐喊与抗争,是带着愤怒的控诉。因而,不是伽西莫多哀求的泪水打动了爱斯美拉达,更不会是伽西莫多感恩的眼泪感动了爱斯美拉达,把她召唤到了他跟前,送给了他渴盼已久的水。从这个意义上讲,不可能是“一滴眼泪”换来了“水”。

  带着这些思索,笔者查阅了其他译者的译文。发现由李玉民翻译的《雨果小说全集·巴黎圣母院》,其中第六卷第四部分标题为《一滴眼泪报一滴水》;陈筱卿翻译的《巴黎圣母院》,其第六卷第四部分标题译为《为一滴水而流出一滴眼泪》。这两种译法比较符合第四部分故事情节发展的先后关系,并且突显了伽西莫多心灵受到的震撼,让读者鲜明地感受到伽西莫多潜伏的人性苏醒了过来。但是,其中仍然隐含着一个被忽视的问题,那就是小说中明明这样写到:“喝完水,那可怜人便伸出黑黑的嘴,无疑是想吻一吻那帮助了他的美丽的小手。但那姑娘有些疑惑,想起了前一晚那件未遂的暴行,便像小孩害怕被野兽咬着似的,惊恐地把手缩回去了。”可见姑娘并没有忘记这个丑陋的人给她带来的威胁与恐惧。但是爱斯美拉达为什么会送水给这个妄图劫持自己、而且外貌丑陋以致招致自己厌恶的敲钟人喝呢?

  《巴黎圣母院》创作于1830年,雨果还不到三十岁。此时的雨果在思想上持人性论的观点,他从宗教出发,把人类的情感划分为真、善、美和假、丑、恶截然对立的两极。在这对立的两极的斗争过程中,基于人的天性的爱是唤醒善、抛弃恶的唯一途径,“爱可以创造奇迹,爱可以弃恶扬善,爱可以使人性失而复得”。《巴黎圣母院》这部小说借中世纪的历史题材影射19世纪波旁王朝复辟时期的社会现实,“抨击了封建专制王权统治时期的残暴与黑暗,封建教会的虚伪与反动,以及司法机构的罪恶行径,赞颂了下层人民淳朴善良的品格、正直勇敢的斗争精神”,其中融入了作者对人性、人道主义的理解和诠释。小说中的爱斯美拉达正是雨果带着这样的人性观、人道观塑造的理想的、完美的艺术典型。她在小说中有过两次让人关注的行动,一是她讨厌紧追她不放的诗人甘果瓦,但是在甘果瓦尾随她进入“奇迹王朝”而面临性命危险的时候,爱斯美拉达主动提出和他结为夫妇;一次就是为受到当众鞭笞的、口渴难熬的伽西莫多送水喝。这两次行动的动因完全是出于天性,出于善良仁爱的本性,经过雨果的特意刻画,着力突出,具有了超乎功利主义之上的意味,正如李倩所说,“这种以德报怨的行为完全出自于她仁爱的天性”,是不需要任何回报的。正是这没有任何回报期待的发自心底的爱的天性,在作者看来有着无比强大的力量。因而,笔者以为用《一滴眼泪报一滴水》,仍然不尽切合作者的原意。

  后翻检管震湖译的《雨果文集·巴黎圣母院》,其第六卷第四部分的标题译为《一滴水,一滴泪》,觉得以此为标题译文,准确而贴切。这一译法符合汉语表达的含蓄性、意蕴的丰富性等特点,留给读者丰富的艺术欣赏再创造的空间,有着特殊的张力。它以并置的方式委婉点出了“一滴水”和“一滴泪”的内在联系,较好地凸现了原文的意旨。这样的标题不仅符合故事情节的进程,而且蕴含着爱斯美拉达送水、伽西莫多受感触而流泪的因果关系,更能够反映出爱丝美拉达送水的举措是发自内心、不需要任何回报的,做到了严复所提出的译文要做到“信、雅、达”的标准,是比较得体的标题译法。

  

  注释:

  ①[1](法)维克多·雨果著,陈敬容译.巴黎圣母院[M].北京:人民文学出版社,2002.

  ②(法)维克多·雨果著,程曾厚等人译.雨果文集(第一卷)·小说·巴黎圣母院[M].北京:人民文学出版社,2002.

  ③(法)雨果著,陈筱卿译.巴黎圣母院[M].北京:十月文艺出版社。

  ④(法)维克多·雨果著,李玉民译.雨果小说全集·巴黎圣母院[M].石家庄:河北教育出版社,1999.

  ⑤李倩.人性、人道、革命和爱——雨果小说对爱的独特理解[J].淮阴师专学报,1996,(03).

  ⑥徐鸿荣.论雨果的人道主义思想——雨果创作思想发展轨迹[J].河北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00,(05).

  ⑦(法)维克多·雨果著,管震湖译.《雨果文集·巴黎圣母院》[M].上海:上海译文出版社,2002.

  

  (原作者:尚继武 江苏连云港师专初等教育研究中心)

源:《现代语文(教学研究)》2007年第10期

[关闭窗口] [添加收藏]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