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言散文阅读教学涵泳六法

作者:包国华 来源: 发布时间:2016年09月25日 点击数:

文言散文阅读教学涵泳六法

                                        ——以《记承天寺夜游》教学为例

  包国华

一“涵泳”的概念及教学意义

   “涵泳”是我国古代文论术语,或称“涵咀”,《古代汉语词典》对“涵泳”的解释是“玩味,细细体会”。早在西晋,文学家左思在《吴都赋》中提出“涵泳乎其中”的说法,认为对艺术作品的鉴赏应该在反复品味中以求获得其中奥妙或“味外之旨”。至宋代,大教育家朱熹把“涵泳”定义为语文学习的一种方法,他说“学者读书,须要致身正坐,缓视微吟,虚心涵泳,切己省察”;同时代的罗大经在《鹤林玉露》卷十三中写道:“正渊明诗意,诗字少意多,犹可涵泳”,则是对朱熹这一提法的肯定。现代学者俞平伯认为“对文学艺术作品的鉴赏应该沉潜其中,反复玩味和推敲”,应该是对“涵泳”说法的进一步肯定。可见,作为一种文学艺术的鉴赏方法,“涵泳”自古以来被历代文学家所重视,尤其是阅读经典的文言散文,“涵泳”更能体现出其中的价值。

北大温儒敏教授在《语文教学中常见的五种偏向》中指出,新课标强调语文能力的综合培育,理解、感觉、体验、察悟,包括语感,主要靠在大量阅读中去逐步习得。这就是“涵泳”,浸润性习得,语文阅读教学最佳的境界。语文课要想办法让学生多读,尤其是诗词课,还有文言文的课,更要求阅读主体的融入,没有反复阅读,那情味就出不来,语感就出不来。集体诵读也有必要,但不能取代个人的默读,如果缺少个人的阅读体验与感觉,没有个性化的阅读,而教师讲得太多、太细、太零碎,就可能破坏“涵泳”的感觉。现在最需要改进的就是增加学生阅读时间,让学生在默读与细读中咀英嚼华,涵泳浸润。[1]温教授的这段话至少传递出两个信息:⑴“涵泳”是文言文阅读中最得法的一种方法;⑵常态文言文课堂教学存在“两多两少”问题,即教师讲得多、“对话”多,涵咏少、默读少。

《记承天寺夜游》是苏轼贬官黄州期间写的一篇仅为85字的文言小品文,词约义丰是该文的特点,叙事自然和顺、写景含蓄形象、语言精约简洁、情感内敛深沉,代表了杂记类文言文的最高成就,通过涵泳法教学这篇课文,在品读精约简洁的文字中感受文脉的曲折有致、内容的丰富厚实、情感的深沉绵远,会觉得余味无穷。在教学这篇文章时,尝试用涵泳的六种常用方法引领学生在语言文字中走一个来回,在浸润咀嚼中感悟诗人的情怀和情趣。

二、文言散文“涵泳”常用方法

(一)细读法

细读法是指为深层领会作者匠心,而对重要语段或关键语句进行多角度、多层面细细咀嚼的一种阅读方法。对文本进行细读并不是沉湎于个别细节,而是在对文本的回溯性阅读中,寻找细部的多种意义。苏轼在《文论》中评论自己的文学创作“吾文如万斛泉源,不择地皆可出”,又云“常行于所当行,常止于不可不止”。“常行于所当行,常止于不可不止”是一种圆融纯熟的写作技巧,不细读可能认为是无技巧的散漫安排,而细细品读则能读出文章独到的情韵文脉。

比如《记承天寺夜游》的开头“元丰六年十月十二日夜,解衣欲睡”一句,作为游记的开头,交代了时间和原先要做的事情,似乎没什么可品味。但细读文字,会觉得每个词语都隐藏着苏轼被贬黄州时的心情。“元丰六年”是因乌台诗案贬谪黄州的第四年,失意寂寥;“十月十二日”为初冬季节,凄清伤骨;“夜”字更是透露出了“长夜漫漫”的寂寞感,同时这种寂寞感又可以从“解衣欲睡”中读出,苏轼的本性好交友,爱唱和,在穷乡僻壤、乏人问津的黄州,“解衣欲睡”实在是不得已而为之的无奈之举。开头寥寥十余字,初读平常无味,细读情味顿生,在对词句的细读细品中自然地走进这位失意骚客的情感世界;同时“解衣欲睡”又引领了全文的情绪走向,给全文的情脉理出了头绪。当然细读不是玩技巧,更不是对词句作支离破碎的分析,而是沉浸在语境中去感悟文字深处的内涵和情味。

(二)体验法

体验是阅读教学的一个核心特征,离开体验就不会有真的阅读产生。常见的体验可分为言语体验、生活体验和文化体验。言语体验是以生动丰富、形象可感的言语,营造出特定的学习氛围,创设与文本相适应的情境,帮助学生在言语所构建的世界里畅快地游走;生活体验则是让学生在虚拟的生活体验中将自己的生活经验和阅读感悟融合起来,形成新的体验;而文化的体验是在言语体验与生活体验的基础上,让学生感受传统文化的精髓,并努力创造新的文化。[2]177体验教学要求创设情境让学生直观地触摸文字的温度,体验是从文字通向情感的一座桥梁。

比如“月光入户,欣然起行”这一句,尽管“欣然”一词直接表露了心情,但仅凭“月色入户”四个字的简笔描写,学生对“欣然”的理解是勉强的。这时候,教师如果能创设一个体验的环节,引导学生调动自己的生活体验,想一想农历十二(接近满月)的月光透过窗镂照进屋内的情景,并用精美的语言把这种情景描绘出来。学生美美地想过了这个情境,又美美地表达了这个情境,就不再是被动地接受“欣然”的意思,而是在体验的过程中自觉地将自己的情绪和作者的情感交融起来,产生对作品的深刻共鸣。此外,还可以借助文化体验感受明月朗照的旷达心境,如勾联“海上生明月,天涯共此时”(张九龄•《望月怀远》),“举杯邀明月,对影成三人”(李白•《月下独酌》),“明月松间照,清泉石上流”(王维•《山居秋暝》)等。因此,体验法能有效地帮助学生浸润到文本的情境之中,在具体形象的情境中通过涵泳文字获得对作品的深度理解。

(三)替换法

即用意义相近的词语来替换语境中的原词,让学生在对比辨析中甄别语言的高下优劣。替换法也包括增字法、减字法,有时候还可以替换标点符号。

比如赏析“庭下如积水空明,水中藻荇交横,盖竹柏影也”这一句就可以用减字法。将“盖竹柏影也”替换为“盖竹柏也”,删去一个“影”,表达的效果就大不一样。竹柏是实景,“竹柏影”则虚实相生,且“影”字给人以影影绰绰的感觉,符合月下之境的特点,更体现出中国画的意境,林逋《山园小梅》中“疏影横斜水清浅,暗香浮动月黄昏”的描写就有类似的美感,是写景的佳句。再比如赏析“何夜无月?何处无竹柏?但少闲人如吾两人者耳”这一句,这句话中,“闲人”的品读是教学的重点,也是一个难点,不少教师在教学“闲人”含义的时候,最终选择了讲析而不是涵泳品味的方法,通过替换法则能有效地品读“闲人”这个文眼的深刻内涵。将“何夜无月?何处无竹柏?但少闲人如吾两人者耳”替换成“夜夜有月,处处有竹柏,但少闲人如吾两人者耳”,两句比较,语意变化不大,但原句为反问句,改句为陈述句,语气则发生了较大的变化,通过替换可以品味出,“何夜”“何处”显然更能表现出作者对环境、时空的超越,更能让读者读出一种不惧环境、随遇而安的乐观从容之心态。于是“闲人”的含义就基本显豁了,“闲”字虽然也包含“空闲”“闲置”“清闲”等意思,但通过语境涵泳,更多地体现为在逆境中的“闲适从容”之意,“闲人”即“忘怀得失的闲适从容之人”,“闲”字含义的这种理解一方面照应了欣赏“月下之景”时宁静欣悦的心境,同时也符合苏轼在黄州期间的处世观。

(四)意象分析法

这里说的意象指文学意象,即融入作者情感、观念或哲理的物象,在写景类文言散文中,作者往往借助客观物象表达自己的主观情意,所以通过分析意象能准确地领会文章的意蕴。

《记承天寺夜游》是一篇游记,作者集中写景的句子是:“庭下如积水空明,水中藻荇交横,盖竹柏影也。”这句话虽然全句无一个“月”字,却无不在写“月”,如果把省略的成分补上,全句则是:“庭下(月光)如积水空明,水中藻荇交横,盖竹柏影也。”整句话用了两实两虚四个意象:月光、竹柏影、积水、藻荇,前两个为实象、后两个为虚象。这四个意象中,月光是最核心的意象,因为积水、藻荇、竹柏影这三个意象的运用无不为了烘托 “月光”,作者用“积水”喻指月光之清澈灵动,用“水中藻荇交横”烘托了月光笼罩下整个庭院的空明通透。而如此“空明澄澈”的月光恐怕也只有“空明澄澈”的心态才能欣赏到。再比如“竹柏”意象的运用,在承天寺月光朗照下的庭院里,入景的不可能只有竹子和柏树的影子吧,“竹柏”在中国文化中寓意高洁,选用它们来烘托如此空明澄澈的月光自然妥帖,还能折射出作者即使身处逆境,可是面对大自然的清风朗月依然沉醉其中,获得片刻宁静欢悦的旷达心态。

(五)修辞赏析法

文言小品散文中常常用一些修辞格将作者的情感形象外化出来,常用的有比喻、拟人、夸张等,通过分析修辞的运用,能更好地领会诗人积蓄其中的情感。

全文最后几句话几乎都用了修辞手法。“庭下如积水空明,水中藻荇交横,盖竹柏影也。”这一句运用两重比喻写了月光之明、竹柏影之美。上面分析了意象选用的匠心,其实在这个比喻句中,喻体“水”的选用同样别有深味。作者那天晚上明明为满院的月光所吸引,可刹那间充盈眼眸的是如见“满池积水”的错觉。“水”,随物赋形,圆融通达,能够随环境融合变化,更像是一位生活的智者。“月光如水”的比喻虽然常见,但却是传达作者平静、通达心境的最佳形象。还有这一句“何夜无月?何处无竹柏?但少闲人如吾两人者耳。”反问的运用同样达到了出神入化的艺术效果,前面已有分析,不再赘述。

(六)诵读法

诵读,是一种带感情的朗读,它重在“因声传情”,是口与心,声与情的结合。无论前面讲了多少种涵泳的方法和手段,都替代不了诵读法的作用。

在《记承天寺夜游》短短的85字言语中,作者的情感一波三折,微妙复杂,“解衣欲睡”时的孤独,“月色入户”时的欣喜,“念无与为乐者”时的感伤,“怀民亦未寝”时的慰藉,面对满院月光时的清朗空明,最后感叹时的潇洒旷达……情感起伏曲折,情韵由弱到强。留足够的时间给学生,让他们沉浸在文字的微言大义中,读出一点语气、语调、语速的变化。抑时弱,扬时强,抑扬有致;诵而思,思而诵,诵思并进,在诵读中激发阅读兴趣,通过诵读创设阅读情境,帮助学生清理文本的情感走向,进入文本的情感内核,感受作品的艺术魅力。

当然,文言散文阅读教学涵泳的方法不止这六种,教师可以根据不同的文章选择甚至创造最合适的方法引领学生达到涵泳的效果。涵泳的基础是默读和细读,不能留足够的时间让学生自己读书、自己体验,不会选择和创造最佳的涵泳方法引领学生品味语言,进入文本的言语世界和精神世界,以教师的过度阐释、过多讲析,甚至是肢解式的无效分析来替代学生的阅读实践,久而久之,学生的思维会日益怠惰,语感会日益迟钝,鉴赏力和审美情趣会日益低下,而阅读的功利化倾向则日益强盛。所以给学生留一点阅读的自主空间,营造一点涵泳的氛围,培养他们的文言文阅读兴趣和阅读方法就显得特别重要了。

[关闭窗口] [添加收藏]
更多
下一篇:论感悟的三个层面[ 09-25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