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体育课程标准实验中几个问题的哲学思考

作者:薛黎明 来源: 发布时间:2019年09月26日 点击数:

随着《体育(与健康)课程标准》(以下简称《课程标准》)实验工作的深入,各种问题和矛盾的产生,使不少体育教师重新陷入迷茫和困惑之中,认识上步入了误区,行动上出现了偏差。深化体育课程教学改革离不开哲学的思考。本文试图运用辨证唯物主义的思想,对当前课改实验中出现的一些问题,作如下分析

一、关于学习目标的主次问题 

《课程标准》里的课程目标、五个学习领域、六个水平目标的全新文本内容,使教师们怀疑过自己的领悟能力,有心人与无意者通常感到其复杂而不去理解,无所适从与消极等待两种态度共存。实际操作时,画蛇添足者有之,节外生枝者也有之。其症结虽与多种目标提出的复杂性有关,但更多的是实践者不理解运动技能这一操作性知识学习目标与其它四个学习领域目标的关系。 

领域之一运动参与,对群体来说,是体育教学的基本保证条件;对个体来讲,是属于态度问题,应归属于心理健康方面。从另一个角度上分析,主动参与兴趣的形成与培养敢于展示自我观察与评价同伴等等,都和我们体育教师在传授运动技术过程中的教育思想、运动素质、言行表现及教学方法等有着密切的关系。 

领域之三身体健康,是指发展体能,增强体质,虽然是一个浅显而又实际的问题,但我们体育教学系统是难以撑起这份重担的。在仅有的学时内,对人体生理机能的改善,人体形态的改造,都会因负荷效果的累积不够,锻炼时间的不足而苍白无力。加之人们长期习惯把身体练习与增强体质不加思索地串连起来,认为学生体质的好坏与体育教学有直接的联系。一位学者的剖析有道理

运动能力+运动素质=体能

体能+身体素质=体力

体力+适应外界的能力=体适能

体适能+身体形态=体质

:体力好和运动能力好并非就体质好。运动能力和身体素质也不一样,运动能力好与体能、体力好也还相差很远。因此,运动能力好并不意味着体质、身体好,增强体质绝不是单靠身体练习可以实现的。 

领域之四、五心理健康社会适应虽有目标指向,但无具体的学习内容。运动技能领域的目标与心理健康社会适应的目标是递进的关系,只有通过操作性知识的学习、反复操练才能得以落实。那种鼓励将来用什么,现在就学什么实用主义思想是对社会适应的错误理解,忽视迁移效能与触类旁通的做法是违背体育学科基础教育规律的。 在实验中,有些体育教师在学习目标设定时,误把五个领域的目标绝对分开割裂设置,使之主次不分,关系不明,条理不清。因此,我国体育课程研制组的专家们,曾多次强调在教学实际中不能将五个领域分割开来,抓住了运动技能核心领域,便能在看得见摸得着的学习内容上施以新的教学模式、方法与手段,才能不会反复提出还要不要运动技术的稚问,方能使其它学习目标得以贯穿达成。不理顺五者之间的主次关系,将会违背《课程标准》贯彻落实目标的要求。在此,我们要理直气壮地说:“运动技能领域的目标是主要目标。 

二、关于学习内容的扬弃问题

一切社会文化的发展,都是继承性与时代性,民族性与世界性相互碰撞与相融的结果。任何事物没有继承就没有发展,体育教学中的学习内容也同样如此。 在实验中,教师们通过简化规则,简化技战术,降低难度要求,充分利用场地器材等方法对现有运动项目进行改造,非常有必要。注意时代性,注意学生的时尚追求,对新兴运动项目进行改造和不断革新,并补充到体育教学中来,同时,摒弃那些教育意义不大、学生不喜欢、相对过易或过难的学习内容,也是必须的。 

百年传承下来的田径、体操两大学习内容,坚持在体育教学中保证有充足的教学时数。 

田径,是世界体育文化的结晶,是人类不断对极限挑战的领域,是一切运动的基础。无论是过去、现在、还是将来,无论是从健身的作用或是运动技能形成的功能,无可非议地应当成为中小学生学习的重要内容。 

体操,是世界体育艺术的珍品,是所有活动的起点,无论是昨天、今天、还是明天,无论从美育的陶治或是动作技巧熟练的价值,毋庸置疑的会为广大青少年的成长做出贡献。 

这两大学习内容不能因为所谓的枯燥和以安全为由,就完全否定它们的功能和价值,甚至放弃。 

体育教师在选择教学内容时应坚持

1.田径、体操是基石(根据各水平目标的不同需简化)

2.球类、舞蹈要常备(符合各水平阶段学生的实际多变形)。 

3.新兴项目勤更换(激发学生直接兴趣与间接兴趣的延伸)

4.生活内容求创新(适应社会,提高生活质量的正迁移)。 

三、关于学习方式的优劣问题 

针对新一轮课程改革中学习方式的变革,在实验工作中,有人曲解了自主性学习方式,出现了节节课学生不整队集合,次次课教学内容让学生先练习再讲解示范,堂堂课讲究发展学生个性的状况,令人费解。 

因为学习方式的多样性和互补性其运用与选择,此时显得尤为重要。对待任何一种学习方式的运用,我们都要用辨证的,一分为二的观点分析对待。 

思考之一:整队集合利于清点人数,便于服装检查和纪律习惯的养成,无疑是精神面貌的体现,在基础教育的小学阶段与中学的起始年级更为重要。

思考之二:学生在学习新的内容时,若总是先体验再由教师讲解示范,不利于正确动作概念的形成,错误动作产生和定型后再纠正,耗时费力。设想一下,在认知的起始阶段,先练后学将会是一种怎样的结果?没有知识原型作为自主的基石,自主岂不是空中楼阁。传授知识技能是规范性行为,而规范的因素之一就是有一定的原始传递与传导性。如果学生仅凭自己主观意识,盲目的自主,能否在基础教育阶段打下全面的基础?我们的教学又如何系统进行?反之如果仅在教学过程中一味灌讲死学而缺乏,学生就成了知识的容器和练习的机器。 

提倡自主性学习是对传统教学方式的挑战,但绝不是对接受性学习方式的否定,不是对体育教学讲、示、练的否定。在体育教学改革中,我们提倡多样学习方式的并存与创造。无论是接受性学习、合作学习、探究性学习,或是其它学习方式,要在真正弄清其实质和全面分析其优缺点的基础上,根据实际需要,从有利于学生有效地进行学习出发来选择运用。 

四、关于评价形式的新旧问题 

亚里士多德整体大于部分之和的哲学命题,正是现代系统论的关键性原理。发挥评价的整体效益,有利于学生的健康成长和全面发展,有利于《课程标准》中各个水平目标的完成。 

整体的全面发展与个体的个性化发展相联系,其操作性遵循的是重鼓励、重过程的动机与身、心、情、技、行的效果统一原理。新的评价并不是对旧的技术与标准定性与定量评价的否定,而是以更理性的思考,科学地加以研究运用。高质量的评价存在于新与旧的评价方式之中。 

在这里,我们不去讨论各种评价方式的优劣,但哲理的分析与判断能使我们在具体操作中找到答案。采用一种评价方式时,作为教师必须知道它的优与劣,这样才能以多种形式,在最佳时期去弥补评价形式单一的不足。 

教学评价中的学生自评与互评,对于学生学会学习和激发学生自主学习具有重要意义。但在六个水平目标的十二个年龄跨度里,学生评价、教师评价的比例是否应该有所区别?区别究竟多大?我们提倡用等级评定替代分数评定学生的学习成绩,是否会产生由于差异不大带来负面影响?建立学生成长记录档案袋,详细记载学生个体的发展轨迹,固然很好,但面对1:400以上学生的体育教师们如何才能完成?再如,派生的无劣评价如何体现公平?又如何让学生知其差距和责任?我想这些都是值得我们深入研究的。

五、结束语 

作为《课程标准》实验工作前沿的体育教师,必须坚持不盲从,不保守,哲学思考,以求真务实的态度,从事体育学科的实验,学用哲学的智慧,克服惯性思维影响下认识的误区和操作时的偏差,步入辨证思维的殿堂。教育本是求疑求异,不是求忠求同。我们应当保持一种质疑的态度去印证知识。这种质疑的态度,是可贵的,须积极提倡。面对课程改革,应该多一些怀疑,多一些比较,多一些联想,多一些实践,这样才能在遇到新问题时迎刃而解,这样才是名副其实的实验。

[关闭窗口] [添加收藏]
更多
上一篇:没有了!